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界七一齊上街 以創作發聲

藝頻記者:潘德恩 | 部分圖片來源:互聯網、黃宇軒

2014 年七一遊行,突破 10 年新高,大會保守估計遊行人數多達 51 萬。市民上街的原因及關注的議題或許各有不同,但大多力求爭取真普選。藝術家就用了不同的創作方式參與遊行,向政府表達不滿,參與的藝術家包括黃國才、莫穎詩、俞若玫等。

在這樣紛亂的社會裡,在堅硬強勢的高牆面前,人民沒有槍械、權力,能夠依靠的或僅是人們相依緊扣的臂彎,還有在危難中以各種方式發聲,以喚起更多的人「覺醒」。

《香港人警告》突顯警察濫權

瞧,這班人,不是香港警察嗎?不,他們的證件寫明:「我不是香港警察」,而是「香港警告人員」。然而他們戴上墨鏡,穿上黃白間條背心,手執叫人驚懼的黃色警告,似乎提醒著我們已瀕臨被捕的邊緣,儼然就是一副香港警察的暴力形象。

這是黃國才的作品《香港警告人員》。他道:「這作品由兩個概念組成的。一個是反映最近香港警方的暴力威嚇手段不停提升。時常看到警察,看到人便會拿出黃旗:『你已經越過警戒線了!』但那線是能夠移動的;又或者他們拿出旗,說︰『你已經犯了法,我們將會使用暴力……』不斷地威嚇示威者,我們對此感到非常遺憾。」

的確,無論是之前的反東北抗爭示威還是學生的佔領中環行動,示威者堅持和平非暴力抗爭,卻仍遭警察拘捕。且警方的選擇性執法,已有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平原則。這著實令人害怕:我們還受法律所保護嗎?當我們並無做出暴力行為,何以警方的暴力卻能被包容,在拉上警車窗簾後能對示威者使用武力,在清場時強屈其手腕、箍頸、掩口?警察究竟在保護市民,還是已淪為當權者壓制民眾的棋子?黃只有裝束、語氣、舉旗行為模仿著警察,並無暴力行為,但已足夠引起民眾對警察的反感和恐懼。「我覺得,警方應持一個專業中立角度,而不是一種威嚇市民的角度吧。」透過這作品,或可叫人思考到現今香港警察在社會上的角色,亦在諷刺警方辜負了市民對他們的期望。

含糊警告 靈感源自政府

「第二件事,就是那些議題。我們橫額上的旗,寫了黨國、愛黨、搶地、偽共、白皮書……」警告總予人恐懼和危機感,而黃所舉起的旗幟正正是香港人所害怕的。而這些字詞在近年,卻漸漸迫近港人,叫市民難以喘息和接受:「黨國不分、強迫大家愛國、愛黨,這些劣質的愛國主義,我們是不會接受的。」

黃國才與其團隊貌似香港警察,卻又申明自己並非警務人員,其身份甚是模糊;其手舉的黃色警告旗幟,究竟是為人民而作的警告,顯示白皮書、愛黨思想對香港高度自治、司法獨立的損害,還是在警告著港人,必須服從中央指令,要愛黨、接受白皮書與一黨專政?「《香港人警告》是可以兩邊剖析的……它是可以兩邊閱讀的,而不是單一的。我其實刻意想做一能多層面剖析的作品,而非很單元的作品,我不想很清楚的去講。因為這樣藝術才有趣味。」黃進一步解釋那含混性,靈感來自政府:「這些說法是很含糊。但你猜中央說的話很清晰嗎?還是一樣的含糊。整個政府都很含糊,總叫大家要愛國、愛黨。然而其實我很愛國,我愛國還比你多呢!可你如何證明這事呢?事情就是這樣的荒謬。」

不是警察 卻保護市民

而有趣的是,黃雖然裝束、語氣像警察;實際上他身上只戴了橫額、水樽,並無手槍或警棍;此外,他還走在藝術家遊行隊伍旁邊,猶似警察般擔負起保護示威者或市民的責任。其實黃不過是普通市民,卻反而擔當了警察真正應該肩負的職務。這樣的行為,是否意味當警察失職時,港人唯有堅強起來以自救?而當真正警察與黃的香港警告人員站在一塊時,我們卻難以分辨出誰是警察,警察亦難分辨誰是同僚。若警方發覺與其造型相近的香港警告人員,選擇保護而非壓制民眾,不知可否叫他們反省起自己的行為,與身為警察應負的責任?

藝術工作者各出其謀

除黃國才的《香港人警告》外,其他藝術家都紛紛以創作發聲。尊子為 622 投票繪畫的大橫額,被噴上「我要真選舉」,展示對公民提名的訴求;有藝術家以白皮豬喻白皮書,告誡人們如服從白皮書便頓成笨豬,必須要捍衛港人的高度自治;有藝術家穿上由筲箕製成的衣服,諷刺政府所指的普選有篩選;亦有藝術家製作了巨型白皮書放到路中心,讓市民可拿起鞭子鞭撻,發洩怒意與不滿。藝術公民之一的俞若玫,解釋用藝術參與抗爭行動的目的:「這些作品在視覺上是矚目的,這就是所謂的『吸睛』、『搶眼』……希望無論在視覺上、聽覺上、各感官上都能強一點,突出議題。令人想到:為何要扮警察呢?為何要拖白皮豬呢?希望透過感官上面的一種刺激,突出議題,刺激人思考。」

而香港演藝學院的一眾學生們,亦在遊行中高舉「馬逢國不代表我」、「議會失效、官逼民反」等橫額,表現對政府之不滿。而身處德國的藝術家黃宇軒和盧樂謙,亦在柏林的香港經貿辦事處,貼上各種聲援佔領中環的標語,鼓勵香港人爭取自由與人權。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俞若玫 Cally Yu

俞若玫,獨立創作人,藝術公民成員之一。寫小說、評論、現代詩和訪問,曾出版四本小說及一本訪問集;也從事概念及社區藝術創作,作品曾在本港及波蘭展出,亦策劃展覽及文化活動,如《啟德河是/不是一個譬喻》及「筆可能文學營之字在山水」,較近的創作有散文集《繁花千相——特行女子的另類踐行》及劇場文本《耳搖搖》等,亦曾是《六刀》的編劇之一2014年一月曾策劃「開口笑,畫寫跳」展覽。

黃國才,香港藝術家,「藝術公民」及「街頭設計聯盟」的創會成員。現為「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環境及室內設計系助理教授。1970年在香港出生,2012年獲香港藝術館授予「香港當代藝術獎」,2010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授予「年度藝術家獎」,2003年「香港藝術新進獎」及「優秀藝術教育獎」。美國康奈爾大學建築系學士,英國卻爾西大學雕塑碩士,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藝術博士。一直志於探索藝術家及設計師於社會/政治性議題上的參與可能性,他也是前度「Para/Site藝術空間」成員。

黃宇軒 Sampson WONG Yu-hin

藝團「城市創作實驗室」(前身為香港城市研究室)總監、「空城計劃」成員。畢業於香港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為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研究生。同時進行當代藝術創作、策展、研究、書寫、教學等,醉心於城市空間和文化生產。

莫穎詩 Vinci Mok

曾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修讀戲劇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院修讀時裝設計文憑課程。莫氏曾拜藝多位海外或亞洲的傳統舞蹈、現代舞蹈、舞踏、即興、劇場、形體、小丑(dark clown)大師作短期或多年研習或合作,影響較深的有G. Soto Hoffman、梅卓燕、Vangelis Lagakis、和栗由紀夫等。莫氏乃多元藝術工作者,熱愛游走於形體、劇場、舞踏、現代或即興舞蹈、民眾劇場、音樂、文字、演唱、電影美術、行為等藝術空間。2010年11月莫氏發起首個無派系、無障礙標籤的形體藝術推廣組織「形藝祭」。

盧樂謙 Lo Lok Him

涉獵多種創作形式的香港藝術家,先後畢業於英國薩斯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和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藝術系,2014年完成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學位。他以藝術於城市中尋找存在的方式,探索自我意識與身體「脫離/建立/塑造/重建」的關係,並通過強烈和陰翳的表達,表現時間的急切性。他曾出版繪本,包括《在樹上聽風》、《愛貓》和《白貓》。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