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街坊劇場之漫談巡迴劇

【圖:大細路劇團/劇場工作室】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社區文化大使、廉政公署、國際綜藝合家歡、存款保障委員會、銀行......

看似毫無關係的名字卻存在著共通點,是甚麼呢?開估吧!它們都跟社區或學校巡迴劇有密切關係。某個下午,某個巡迴劇的排練過後,幾個下星期將在街頭上演莎士比亞劇作的演員,聊起巡迴劇來。

盧 :盧俊豪
LU:賴曉珊
SC:Seth Chan

LU:    我參演過大細路劇團的半面具巡迴劇,還有浪人劇場及劇場工作室等劇團的巡迴演出。對自由身的我來說,巡迴劇是主要收入來源,舞台演出彷彿成了「副業」。我甚至曾經全職受聘於劇團專演巡迴劇,每天演兩場。

盧:    87至92年間,即是我初加入中英劇團的時候,主舞台和巡迴劇的作用可謂相輔相成。一年五至六個舞台製作,其餘時間演巡迴劇,所有全職演員都要參與,但卻少有一天演兩場。我們自行決定主題,決定翻譯劇本或創作新劇。內容包括身份認同、溝通,禁藥也有。

SC:    說到內容,我竟演過介紹存款保障的巡迴劇!

LU:    我也演過花旗銀行贊助的巡迴劇!

盧:    以前的巡迴劇多由劇團主導,目的是將戲劇帶給年輕和少機會接觸藝術的潛在觀眾,同時訓練演員本身。近年多了如廉政公署、禁毒處等有明確訊息要宣揚的機構在背後支持。吊詭的是,觀眾未看演出都知道吸毒的禍害,那何來戲劇衝突和討論空間?相反,我當年演過一個劇本《叛艦記》(The Bounty),觀眾可能支持艦長,也可能支持副艦長,觀眾有自己看法,劇本為觀眾提供思考和討論空間,我認為這樣令觀眾和演員都有更多成長機會。

LU:    我參演的銀行巡迴劇主要是教導小朋友理財,學會分辨「需要」和「想要」等。


SC:    這樣問題可就出現了。巡迴劇變成有既定立場和主題的宣傳工具,而巡迴劇又是不少劇場工作者的主要收入來源,如果主題跟你的個人價值有衝突,你們如何取捨?

LU:    那只好撫心自問。以銀行巡迴劇為例,我認為教導小朋友認識理財是件好事,我覺得沒有衝突。我會盡量多分享表演上的喜悅,不能太「硬銷」某些訊息,畢竟巡迴劇是培養觀眾好時機。

盧:    有趣的是,如果沒有這班「老闆」,劇團很難維持下去。但作為戲劇工作者,我們應有自己的堅持。我曾經為煤氣公司製作巡迴劇,但我沒法向學生推銷煤氣。我決定將主題改成環保,令學生認識世界發展,幸得煤氣公司接納我們的建議。但某些機構的議題是無法被接受的,例如提倡穿著動物的皮毛,當年中英劇團就拒絕過皮草公司的合作建議。

LU:    穿上一條生命來裝飾自己,於心何忍?

盧:    但以我所知,最終也有劇團願意承包。我以前參與的巡迴劇都很講求教育意義,例如自我檢討、溝通、成長等,覺得自己有點像社工。只是後來好像改變了,多了宣傳,亦有機構以此來宣傳演藝節目。

LU:    作為專業演員,接了工作就一定要盡力演好角色,所以我必事先了解劇本希望傳遞的訊息。我亦試過因為劇本和贊助機構的政治立場而推掉演出。

SC:    在學校觀看由校方安排的節目,學生很容易對這種軟性宣傳照單全收。

盧:    某些機構看準了這點,於是將產品、想法或價值觀灌輸給學生。我懷疑驗窗、驗樓、強積金等都未必是學生最切身的事項。

 

SC:    轉一轉話題,你們覺得演巡迴劇與舞台劇有甚麼分別?

盧:    八、九十年代的巡迴劇一般都沒有咪,演員要學懂運用聲線和身體將演繹放大,而靈活安排座位和演區亦成了關鍵。當時的有限資源對我來說反而是良好的磨練,日復日的演出、起景、搬運、拆景等工作亦是建立團隊合作的好時機。

LU:    我首個參與的巡迴劇是在地面上演出的,全場被學生包圍。跟觀眾零距離接觸過後,自信心由此建立起來,之後可說任何演出環境都不用再怕!

SC:    那有沒有遇過甚麼難忘經歷?

LU:    試過遇到一些無理要求。曾經有一個四十五分鐘的演出,卻因為學生進出禮堂等安排原因,老師要求我們二十分鐘內完成!有時候演巡迴劇,感覺就是不太被尊重。就算是業內也有種風氣,演巡迴劇好像是一個次選。

盧:    當我仍在中英劇團的時候卻沒此區分,當年我、陳永泉、李鎮洲等一班演員都是既演主舞台也演巡迴劇。以前在一些學校巡迴劇過後,我們會發現主舞台演出多了新觀眾。有朋友告訴我,他們是因為看過我演的巡迴劇而愛上戲劇,有些甚至投考演藝學院。

LU:    巡迴劇是好好的學習機會,有很多東西是主舞台也學不到的,例如應變,吸引注意等。學生和小朋友都是最純真和直接的觀眾,你演得好不好,他們給你最直接的反應。當每天面對這班最「嚴格」的觀眾時,自然會訓練到演技。

SC:    你心目中最想製作的巡迴是怎樣的?

LU:    很想參與可以給觀眾辯論,「用腳投票」的演出,觀眾的抉擇可以影響結局的那種劇。

盧:    我沒有一特定的形式,我只想觀眾很少,例如只有一個年級的學生,令我可以用目光接觸每個觀眾,可以閱讀他們的反應。我想要很「入心」,很直接的交流!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盧俊豪 William Lo

2001 年獲香港舞台劇獎優秀青年演員獎。2008 年成立阿盧製作,首個作品為《鬥角勾心》。2003 及 2008 年先後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 ( 悲劇 / 正劇 ) 、最佳男配角(悲劇/正劇) 。曾參與多個舞台演出及中小學巡迴演出的導演工作,如《俠盜張師奶》、《女大不中留》等。近期演出有《杜老誌》、《床前十分》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重演 ) 等。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校內曾獲獎學金。08年憑劇場工作室《反面情侶》獲提名第十七屆舞台劇獎「最佳女配角(喜/鬧劇)」。10年至12年間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賴氏近年接觸舞台上不同崗位工作,曾任《泰特斯》倫敦、台灣及德國演出之副導演等。現為自由身演員,校際戲劇節評判及戲劇導師。

陳永泉 Chan Wing Chuen

陳永泉為香港演藝學院表演系首屆畢業生,主修表演。普 劇場藝術總監。曾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贈獎學金,前往法國追隨 Ecole Philippe Gaulier 深造。 2015 年榮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男配角」(悲/正劇)獎項。 2001 年榮獲香港舞台劇獎「優秀青年演員」。 現為藝發局藝評員及香港戲劇協會香港舞台劇獎審。

李鎮洲 Lee Chun Chow

李鎮洲曾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及助理藝術總監,並演出大部份劇團 製作和導演多部作品。 1991年,李氏於英國跟隨菲利帕.高利亞研習演藝,其後更獲香港 藝術發展局頒發助學金,赴英國倫敦密德薩斯大學修讀東西方戲劇 研究。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