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表演藝術「走出去」— 跟余振球談香港演藝展演會

部分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身處香港,我們對各類展覽會、展銷會及國際會議絕不會感到陌生。單以貿發局於灣仔會展舉辦的展覽會為例,每年便達三十多個。主題由家庭用品、珠寶以及抽象一點的「國際授權展」也有。展覽會給買方和賣方一個機會互相認識、交流,繼而促成貿易。不過,原來有關表演藝術的展覽會,世界各地時有舉行,這種展覽讓該國藝術家及演出得以「出口外銷」。當政府及業界均異口同聲認為表演藝術必須產業化之時,「香港演藝展演會」又能否成為香港藝團的新出路?

香港表演藝術發展正處瓶頸

製作多、觀眾少及場地不足一直是表演藝術界近年面對的嚴峻問題。而當中場地不足導致藝團不能靠延長演期來建立口碑,從而增加票房收入達致收支平衡,則與觀眾不足的問題造成惡性循環。劇場空間創作總監余振球(Jacob)便指出,現時政府雖間或補貼表演藝術團體,但未能對症下藥,致使業界不能健康發展:「康文署以緊絀的財政預算委約演出,變相要藝術家與政府一同補貼入場觀眾。自由身表演藝術家為了兼顧生活,也只好身兼數職,這樣對長遠發展其實是百害而無一利。」

「演藝展演會」可助藝團衝出香港

然而,單靠增加資助或興建新表演場地是否就可以解決問題?討論多年的表演藝術產業化又可如何落實?身兼澳門文化中心節目策劃及市場推廣的Jacob,過去十年就因工作關係,曾經出席全球多個藝術節及演藝展演會,他發現了一個狀況,就是香港藝團在外地的曝光率過少:「在外國的藝術節當中,我很少見到香港藝團的節目。而其他亞洲國家,包括韓國、日本以至越南,我卻很容易接觸到。」他指出,現時香港只有數個大型藝團有足夠資源,可以親自將節目推銷到海外的藝術節或藝術中心,不過成本也相當之高。如果要做到香港的中、小型藝團都能將節目外銷的效果,就必需邀請海外藝術節及藝術中心負責節目的人員(即買家)到港,然後於「演藝展演會」中集中向他們展演。Jacob以近年急速發展的韓國文化產業為例:「韓國近年的表演藝術外銷得非常好。為了打破語言隔閡,他們甚至集中推銷當代舞及沒有對白的節目,例如 “Jump” 等。更重要是,韓國文化體育旅遊局每年贊助的演藝展演會 "Performing Arts Market in Seoul, PAMS",積極地把傳統韓國音樂舞蹈及當代韓國舞台作品推銷給全世界,這種做法令國際劇場界,亦牽起了一片韓風。」

外銷了又如何?  

節目有了外銷渠道,藝團便有望增加收入,表演藝術家身兼數職的問題亦有望得以改善。但作為觀眾,最關心的莫過於對本地節目製作有何影響。談及這個問題,Jacob認為最重要的改變,卻是創作及製作人的心態:「現時香港的製作模式可以用『曇花一現』來形容。一個製作只演出四至五場,完了便將佈景和心血一同丟棄,創作人及表演者亦沒有改善自己的機會。相反,如果多了外銷渠道的話,高質素的節目便有機會巡迴演出數年,創作人於是亦可用更長遠的目光來創作。」換言之,若能夠外銷,香港演藝節目的水平只會進一步提升,而「演藝展演會」則成了箇中關鍵。「任何產業都考慮外銷,產業化後的香港表演藝術同樣可行。而且香港的製作及演出水準就是被放諸世界演藝市場裡也絕不遜色。」的確,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在2012年便獲邀到倫敦莎士比亞環球劇院演出《泰特斯》,且廣受好評。或許當香港有了「演藝展演會」之後,會有更多好像《泰特斯》一樣高質的演出,有機會於海外巡迴上演。

然而,如前所述,節目製作的語言會否成為外銷的最大障礙?Jacob認為不會:「我的印象是,中國觀眾可能比較介意演出語言,但西方觀眾卻不會。簡單的解決方法是用字幕,又或者可以仿傚韓國,先集中於推銷不含語言的節目。另外,借鑒日本的外銷節目,當中很多以文本為主導。其實外國觀眾往往就是希望欣賞別國的文化,因此語言方面反而不需要擔心太多。」

下一步又如何部署?

即使知道將節目外銷的好處有很多,但目前的確未有政府或大型機構可以舉辦這種「演藝展演會」,不過現今科技發達,業界又能否利用網上平台向海外買家作推銷?Jacob說這個很困難:「表演藝術講求親身經歷,是一個獨特的體驗,並非簡單靠一段網上短片便可取而代之。此外,展演會給予買賣雙方一個可當面洽談的重要機會。例如我為澳門文化中心購買節目時,最大的難題就是場數少。此時,我可以當面向海外藝團提出,問他們是否介意長途跋涉來澳而只演出一、兩場,海外藝團亦可以馬上跟給我們回覆。」

在沒有政府或貿發局等機構協助或資助的情況下,香港的表演藝術界要舉辦一個國際展覽會可謂非常困難。然而一個可以吸引世界各地表演藝術買家的國際展覽會,對香港旅遊業服務業及整體形象亦有所裨益。而出口演藝節目實質為無污染的文化產物,對各界來說均屬趨之若鶩的「高增值項目」。話說至此,Jacob寄語有關當局:「相信是時候要改變對表演藝術的觀念了,好的演出不應只上演四、五場。所以我們要對好的作品有信心,要有一個好節目可以演出數年的觀念。例如像Robert Lepage的創作,一個節目可以同時接受全球多個藝術中心的資金贊助,然後作世界性巡迴演出。在巡迴途中又可以接觸到新的買家,作品的生命便得以延續下去。」

補充資料

Jump

結合功夫、雜技及跆拳道的韓國劇場節目。2004年於首爾首演,2005年愛丁堡藝穗節票房收入第一位,其後在首爾及百老匯均有長期公演製作。2009年曾到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演出。(http://www.yegam.com)

Performing Arts Market in Seoul, PAMS (Korea)

韓國文化體育旅遊局贊助,Korea Arts Management Service (KAMS) 主辦的表演藝術展覽會,每年於韓國首爾舉行。活動包括選段演出、展覽、尋找國際伙伴、焦點小組及建立網絡活動等。2012年有約1,500人參與,當中包括223名來源全球53個國家人士參與。(http://en.pams.or.kr/main.asp)

Robert Lepage (羅伯特.利柏殊)

加拿大編劇、演員及導演。1994年創立劇團「機器神」,作品以結合多媒體影像見稱。2008年於葵青劇院演藝廳上演《安徒生計劃》。(http://lacaserne.net)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鄧樹榮戲劇工作室 (Tang Shu-wing Theatre Studio)

「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為註冊慈善團體,其前身是創立於1996 年的「無人地帶」。「無人地帶」創作的作品超過二十項,當中較具代表性的包括《生與死三部曲》──《三級女子殺人事件》(1997)、《解剖二千年》(1999) 及《我的殺人故事》(1999) ──《真面目》(1998) 、《我們互不相識的一小時》(2000)、《生死界》(2002)、《死亡實驗室》(2002)、《代理阿媽教》(2003)、《日落前後的兩三種做愛方式》(2003)、《人、椅、龜:一齣關於文化的冥想》(2004) 以及《泰特斯》(2008)。

......
余振球 (Jacob Yu Chun Kau)

經驗豐富的舞台工作者。自一九八一年起,余氏歷任香港話劇團、香港舞蹈團之助理舞台監督、舞台監督、技術監督。亦曾任中英劇團之製作監督及香港迪士尼樂園娛樂事務部製作經理。現任職澳門文化中心節目策劃及市場推廣。八七年夏獲柏立基基金,赴美國紐約羅察斯特大學深造舞台美術及製作。九三年獲香港演藝學院頒發專業文憑,主修燈光設計。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