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西九條例草擬 街頭表演制肘多 黑鬼:違反街頭藝術精神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網頁】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於日前公佈「公眾休憩用地附例」,設定未來西九文化區的使用守則。當中一些草擬條例惹爭議,包括街頭表演者需通過試演參與「街頭表演者計劃」,或者付費申請「演出許可證」。街頭表演者 JL ,則認為條例制肘多,難以鼓勵街頭表演藝術。而曾在澳洲生活的香港街頭表演者黑鬼,亦指條例的設定甚荒謬,亦違反了街頭藝術的精神與本質。

西九文化局管理局於「西九文化區公眾休憩用地附例」草稿列明:「除非獲管理局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在公眾休憩用地為娛樂公眾之目的進行活動。所有在西九文化區中街頭表演者必須申請「街頭表演許可證」。申請者需填寫表格,提交有關表演類型及內容與設備資料。而申請者亦須演示其項目及表演至少 5 分鐘,以確保演出與提及的資料相符。許可證有效期為一年,且申請時會收取費用。許可證上有表演者照片,不可轉讓他人。而若為團體表演,每一位表演者都須持有一張獨立的表演許可證。若表演者違反了指引,或在申請時作出虛假、誤導或欺詐的事實陳述,管理局可能會撤銷或拒絕發出表演許可證。一旦許可證被吊銷,管理局將不會再發出新的許可證。

而管理局亦特地為高質素的街頭表演另設「街頭表演者計劃」。申請者必須通過試演並獲得接納方可成為計劃成員。試演會定期舉行,會籍為 10 年期。計劃成員可獲優先安排在西九文化區內較佳位置(如藝術廣場、公園內的文化大道)演出,更會助他們作宣傳推廣。條例上列明:「計劃對象是高質素的街頭表演者,他們需具備專業精神、擁用高超技巧,並能提供精湛的演出及豐富的表演項目,足以娛樂和吸引市民大眾。」

就西九所草擬的條例,JL 和黑鬼都分別表示「不具鼓勵性」及「不甚樂觀」。

違反街頭藝術本質

黑鬼認為街頭藝術應於城市裡的街頭發生,現規定表演區域是在西九文化區中,他不甚認同:「政府這樣的思維、理解其實是很錯和矛盾的,這充其量只是提供場地給人表演,但並非街頭藝術。當表演並非在街頭發生,其實違反了街頭表演的精神。」他指,西九文化區是由政府所營運的藝術區,這樣的安排充其量只能稱作:政府分享場地藝術家讓藝術家演出而已,卻並非街頭藝術。

JL 認為西九文化區現時人流不多,並非實踐街頭藝術的理想場地:「當有人於那空間活動,才叫做街頭。因城市隨時都有人的存在,我們才想做街頭表演,為的是想和人分享。」當街道上沒有人,演出者又能和誰分享?

西九文化區與人來人往的街頭有一定的距離,離車站距離 5 至 10 分鐘,亦非人們時常使用的交通要道。人們如非特地到公園去遊玩,甚少機會行經此地。黑鬼表示:「當你要刻意走到那西九公園,我自己對這計劃一點也不樂觀。」而 JL 則表示,自己並無必要原因離開街頭去那裡表演,認為西九需要提供誘因和動力,才會令人對此有興趣。

發牌制度令人卻步

JL 又指街頭表演者需領取牌照才能演出的規定,令人卻步:「如牌照只能讓我在西九文化區表演,還要付錢申請,更要每年更新,其實不具鼓勵性。」他認為牌照可以用作確認身份,但同時也會衍生更多制肘:「每人都要有牌照才能演出,其實並不可行。」他指在街頭表演中,常會出現有觀眾或別的樂手在演出途中即時加入的情況:「例如會有朋友只來玩幾首歌,或是有朋友想請我們一起唱生日歌——隨時都會有人出乎意料地參與和交流。」每個人都要有牌照才能演出,並不實際。

而曾在澳洲實踐街頭藝術的黑鬼,指澳洲亦有街頭表演發牌制度。但其收取的費用是為幫助市政府運作,並會發電郵幫助街頭表演者交流資訊,亦會籌辦街頭表演安全守則課,以及多個活動,收費是合理的。可見,政府為何要收取費用、又會如何運用該收益,亦值得我們關注。

分級分等 顯示不尊重

另外,JL 亦對西九將因應表演者的藝術水平來決定其能否得到較佳的位置:「剛入門的要付錢申請『街頭表演許可證』,而表現較好的卻能參與『街頭表演者計劃』,享有較好的區域……我覺得這樣的等級之分令人很尷尬。」他認為應對表演者一視同仁,才能顯示對街頭表演者的尊重:「如果因為藝術水平而令人有不公平對待,是否代表政府不支持先天資質較差的人,透過表演慢慢培養、進步?藝術水平的分野,可以從觀眾角度反映:看看多少人打賞、又有多少人留下聆聽。這樣的區分,不能由一協助藝術發展的組織自行去定斷,那是對我們的不尊重。」

黑鬼認為街頭藝術其實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因街頭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是在公共空間分享能量,不應區分等級。然而他在乎的是,表演者的目的是否從分享藝術出發,這才是分野所在。

街頭表演者計劃不可行

JL 進一步懷疑「街頭表演者計劃」的可行性:「坦白說,如技巧很高超,那他會否考慮街頭表演呢?」若高質素的表演者,或可選擇受邀作收費演出,未必會考慮遠赴西九定期作表演。而黑鬼亦認為:「街頭表演者都是自由工作者,有其獨立意志,想要自己作主。如此,很難要他們簽十年約,還要定期演出,這其實很荒謬。」

最後,JL 認為若要鼓勵街頭表演文化,與其限制表演者在特定的區域中演出,「不如想想如何令他們更自由,讓他們可在任何一個地點做表演。如真要推進這種藝術,那就不能有太多條件和限制在其中。」

除了街頭表演方面,條例亦列明,若想在公園內進行外景拍攝或攝影,必須事先申請並要繳交費用才能進行。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4, 2018

林丰 x 張駿豪 x 黎智禮《禾.日.水.巷》 呈現香港另一種美景

從香港拆解出「禾、日、水、巷」,再以古典音樂混合爵士樂,並注入具電影感的流麗影像,委婉細膩卻充滿城市脈動、重新呈現不一樣的香港,打造別樹一幟...
Dec 11, 2018

為何而奏?──黃家立與黃家正的《立正之時》

你覺得自己是甚麼人?「正常人。」音樂家呢?「唉。」大提琴家黃家立輕嘆。他說自己並不是自小立志讀音樂,「我覺得叫自己做音樂人有少少多餘,因為我...
Dec 04, 2018

《好人不義》公義與憐憫,你會點揀?

若公義與憐憫不能並存,你會怎樣選擇?牧師張宇海外歸來後,遇上駝背的陳喜婆婆,他懷著善意,扶起她並送至醫院,怎料一個屈尾十,婆婆控告他用車撞倒...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2, 2018

【創作雜記】日本live house

上一篇講過日本有很多賣樂器、樂譜和唱片的地方,可說是音樂愛好者的天堂。除此之外,日本更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音樂表演場所。除了大型的音樂廳之外也有...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