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西九條例草擬 街頭表演制肘多 黑鬼:違反街頭藝術精神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網頁】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於日前公佈「公眾休憩用地附例」,設定未來西九文化區的使用守則。當中一些草擬條例惹爭議,包括街頭表演者需通過試演參與「街頭表演者計劃」,或者付費申請「演出許可證」。街頭表演者 JL ,則認為條例制肘多,難以鼓勵街頭表演藝術。而曾在澳洲生活的香港街頭表演者黑鬼,亦指條例的設定甚荒謬,亦違反了街頭藝術的精神與本質。

西九文化局管理局於「西九文化區公眾休憩用地附例」草稿列明:「除非獲管理局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在公眾休憩用地為娛樂公眾之目的進行活動。所有在西九文化區中街頭表演者必須申請「街頭表演許可證」。申請者需填寫表格,提交有關表演類型及內容與設備資料。而申請者亦須演示其項目及表演至少 5 分鐘,以確保演出與提及的資料相符。許可證有效期為一年,且申請時會收取費用。許可證上有表演者照片,不可轉讓他人。而若為團體表演,每一位表演者都須持有一張獨立的表演許可證。若表演者違反了指引,或在申請時作出虛假、誤導或欺詐的事實陳述,管理局可能會撤銷或拒絕發出表演許可證。一旦許可證被吊銷,管理局將不會再發出新的許可證。

而管理局亦特地為高質素的街頭表演另設「街頭表演者計劃」。申請者必須通過試演並獲得接納方可成為計劃成員。試演會定期舉行,會籍為 10 年期。計劃成員可獲優先安排在西九文化區內較佳位置(如藝術廣場、公園內的文化大道)演出,更會助他們作宣傳推廣。條例上列明:「計劃對象是高質素的街頭表演者,他們需具備專業精神、擁用高超技巧,並能提供精湛的演出及豐富的表演項目,足以娛樂和吸引市民大眾。」

就西九所草擬的條例,JL 和黑鬼都分別表示「不具鼓勵性」及「不甚樂觀」。

違反街頭藝術本質

黑鬼認為街頭藝術應於城市裡的街頭發生,現規定表演區域是在西九文化區中,他不甚認同:「政府這樣的思維、理解其實是很錯和矛盾的,這充其量只是提供場地給人表演,但並非街頭藝術。當表演並非在街頭發生,其實違反了街頭表演的精神。」他指,西九文化區是由政府所營運的藝術區,這樣的安排充其量只能稱作:政府分享場地藝術家讓藝術家演出而已,卻並非街頭藝術。

JL 認為西九文化區現時人流不多,並非實踐街頭藝術的理想場地:「當有人於那空間活動,才叫做街頭。因城市隨時都有人的存在,我們才想做街頭表演,為的是想和人分享。」當街道上沒有人,演出者又能和誰分享?

西九文化區與人來人往的街頭有一定的距離,離車站距離 5 至 10 分鐘,亦非人們時常使用的交通要道。人們如非特地到公園去遊玩,甚少機會行經此地。黑鬼表示:「當你要刻意走到那西九公園,我自己對這計劃一點也不樂觀。」而 JL 則表示,自己並無必要原因離開街頭去那裡表演,認為西九需要提供誘因和動力,才會令人對此有興趣。

發牌制度令人卻步

JL 又指街頭表演者需領取牌照才能演出的規定,令人卻步:「如牌照只能讓我在西九文化區表演,還要付錢申請,更要每年更新,其實不具鼓勵性。」他認為牌照可以用作確認身份,但同時也會衍生更多制肘:「每人都要有牌照才能演出,其實並不可行。」他指在街頭表演中,常會出現有觀眾或別的樂手在演出途中即時加入的情況:「例如會有朋友只來玩幾首歌,或是有朋友想請我們一起唱生日歌——隨時都會有人出乎意料地參與和交流。」每個人都要有牌照才能演出,並不實際。

而曾在澳洲實踐街頭藝術的黑鬼,指澳洲亦有街頭表演發牌制度。但其收取的費用是為幫助市政府運作,並會發電郵幫助街頭表演者交流資訊,亦會籌辦街頭表演安全守則課,以及多個活動,收費是合理的。可見,政府為何要收取費用、又會如何運用該收益,亦值得我們關注。

分級分等 顯示不尊重

另外,JL 亦對西九將因應表演者的藝術水平來決定其能否得到較佳的位置:「剛入門的要付錢申請『街頭表演許可證』,而表現較好的卻能參與『街頭表演者計劃』,享有較好的區域……我覺得這樣的等級之分令人很尷尬。」他認為應對表演者一視同仁,才能顯示對街頭表演者的尊重:「如果因為藝術水平而令人有不公平對待,是否代表政府不支持先天資質較差的人,透過表演慢慢培養、進步?藝術水平的分野,可以從觀眾角度反映:看看多少人打賞、又有多少人留下聆聽。這樣的區分,不能由一協助藝術發展的組織自行去定斷,那是對我們的不尊重。」

黑鬼認為街頭藝術其實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因街頭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是在公共空間分享能量,不應區分等級。然而他在乎的是,表演者的目的是否從分享藝術出發,這才是分野所在。

街頭表演者計劃不可行

JL 進一步懷疑「街頭表演者計劃」的可行性:「坦白說,如技巧很高超,那他會否考慮街頭表演呢?」若高質素的表演者,或可選擇受邀作收費演出,未必會考慮遠赴西九定期作表演。而黑鬼亦認為:「街頭表演者都是自由工作者,有其獨立意志,想要自己作主。如此,很難要他們簽十年約,還要定期演出,這其實很荒謬。」

最後,JL 認為若要鼓勵街頭表演文化,與其限制表演者在特定的區域中演出,「不如想想如何令他們更自由,讓他們可在任何一個地點做表演。如真要推進這種藝術,那就不能有太多條件和限制在其中。」

除了街頭表演方面,條例亦列明,若想在公園內進行外景拍攝或攝影,必須事先申請並要繳交費用才能進行。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25, 2017

美樂應在佳場奏

在香港,西九故宮爭議聲不絕,對筆者來說,最關心的是說好的音樂中心會否建成。畢竟香港表演場地長期不足,而有良好聲響設計的場地更是付之闕如,需知...
Apr 24, 2017

香港本土文化與保育──「思前想後藝術節」- 皇都慶典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辦的「思前想後藝術節」,於四月二十日至二十三日假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開為期四日的活動。於此藝術節中透過視覺藝術...
Apr 24, 2017

韋羅莎:人人都可以學做戲

學演戲就是想做專業演員?原來不一定。韋羅莎 Rosa 從七、八年起開始斷斷續續舉辦戲劇工作坊,教成人做戲。學員都是一般打工仔,大多沒有轉行往...
Apr 21, 2017

「今天的指揮家必需有良好的溝通能力」 葉詠詩談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

近年不時聽到有香港年輕指揮到國外參加指揮大賽奪冠,可見本地有不少極出色的音樂人靜候機會展現才華。事實上,綜觀亞洲區,這些指揮比賽寥寥可數,令...
Apr 10, 2017

經典的現代詮釋——進劇場《伊底帕斯》

悲劇英雄的塑造,面對不可抗拒的命運,那份抗爭到底的意志,及最後那一份悲憫承受……是希臘悲劇的特點,也是其最引人之處。就算劇作距今二千多年,到...
Apr 04, 2017

關於藝術教育,我想說的其實是......——訪藝術新人黃美諺

三月藝術月份剛剛過去,為著文藝活動全城熱血沸騰,但文化藝術發展在香港一直受到阻撓,到底藝術界畢業生在香港如何生存?他們又怎樣看現有的藝術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