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要成長得更好,傷痛就得深——訪甄拔濤、鄧暢為《灼眼的白晨》

【文:何阿嵐 / 图:香港話劇團】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明明每個人也經歷過「青春」,但回頭看別人,總是帶著苛刻的眼光,年輕,其實是怎麼一回事?在成長的霧靄裡,脫去小孩時單純的外衣,又為眼前將要踏進去的成人世界感到尷尬而茫然,到底他們心裡所渴求的,堅守的信念,作為旁觀者又知道多少?劇場人甄拔濤與鄧暢為繼《西夏旅館》和《三千此身》後再度合作,以《灼眼的白晨》結合文本與形體,藉此闖入青年人的內心世界。

「我覺得19至25歲是一個變動中的年齡。」在甄拔濤對上一部編劇作品《少年一心的煩惱》中,焦點是放在反國教和雨傘運動期間的少年上,今次他身兼編劇導演兩職,這個故事又是否是前作的延續?「其實兩者之間有一種對讀關係,上部作品較正面回應這兩場大型抗爭運動,但今次我更注重年輕人在時代氛圍中的狀態——當他們身處的時代變動那麼大,在香港現時的情況,不論年青人自身,還是社會都有很大的變動,那麼對個人將會產生一種怎樣的體驗?可以想像這是一個相當痛苦的階段。」 

故事圍繞著家寶、Chris、Anthony、思賢和一心,五位不論個性、社會地位也迥然不同的年輕人身上。「他們好像各自代表著社會上不同的光譜,從建制主流上得到認同,至最不受認同的一群,不論哪一個位置,其實也需要社會回應他們的需求。能走入主流之中,很穩定的,就會很好嗎?村上春樹說過『要成長得更好,必需要傷得更深』,這也是整個創作的起點。反之,如果一開始就抗拒社會固有的價值,同樣會活得很痛苦。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我們又放入不同價值觀的人,從而看到他們內心的掙扎。」

「人物內裡的掙扎和痛苦,會表現出一些徵狀,這些心理狀態會在舞台上有鮮明的動作展現。」故事一開始時,各人身上都留有痕癢,隨著故事的發展,這些具象徵意味的痕癢動作會影響他們的生活,以至影響他們的選擇。鄧暢為作為這次形體和聯合導演,認為這次演出中的動作,因劇中指涉了不少占卜、塔羅牌等元素,變得很有具像性。其實形體劇往往朝向一種碎片化的敘事方式,但劇中又強烈地回應社會的種種狀態,兩種形式之間會否產生衝突?「首先形體在這劇中的出發點,並不是所謂編舞或形體設計,追求的也不是單純的美感,而是和演員一起去尋找劇中人那份掙扎,和社會的關係,從而建立角色。」甄拔濤強調劇中的情節始終是發生在日常環境中,而且戲劇形式實不應再這樣劃分,「現在的歐洲劇場也不會再分形體不形體了,戲劇性和形體放在舞台上也可以統一起來。」鄧暢為強調劇中不論角色和人物的建構也非常完整,對他而言,這個劇,絕對能讓觀眾從日常生活的紋理之中,了解到當下的時代。「它能夠讓觀眾看到一種日常生活底下一層的東西,而到最後作為觀眾的,是你去選擇要不要看它。」

《灼眼的白晨》
時間:24.10 - 1.11.2015 (15:00/20:00)
地點: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票價:$200/ $18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甄拔濤 (Yan Pat To)

劇場編劇、導演、作家、大學兼任講師。英國著名編劇及評論家丹.利巴列圖教授 (Prof. Dan Rebellato) 形容甄氏為「有才華、充滿熱誠的編劇,其作品極其有趣,並揉合政治和個人,產生出力量和效果。」香港大學英國文學學士、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文學)碩士及倫敦大學皇家哈洛威學院(Royal Holloway)編劇碩士(優異成績)。

......
藝術類型: 文字創作

日本小說家、美國文學翻譯家。熱愛音樂。29歲開始寫作,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即獲得日本群像新人獎,1987年第五部長篇小說《挪威的森林》在日本暢銷四百萬冊,廣泛引起「村上現象」。村上春樹的作品寫作風格深受歐美作家影響的輕盈基調,少有日本戰後陰鬱沉重的文字氣息。被稱作第一個純正的「二戰後時期作家」,並譽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學旗手。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15, 2018

創意與能量的無限延展 《幻之森》的舞台奇觀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
Oct 12, 2018

和美麗浪漫無關的《癲鵝湖》

愛爾蘭編舞家Michael Keegan-Dolan 今次為新視野藝術節帶來一部Swan Lake,你以為這又是另一部經典新編?不,它不是一...
Oct 11, 2018

透過《看著你……》而看到的我 ──專訪導演羅靜雯

「當我看著你,我便看到自己……」這句話像是一齣愛情劇的對白,不禁會以「那會是怎樣的『我』?」又或「那你眼中的我是怎樣?」來接話及續寫故事。然...
Oct 03, 2018

雜技融入在兒童劇場的魔法──評《唔肯瞓‧四圍騰》

一個演出,其實在購票前的期待開始,兒童劇場更甚。 「你買到票嗎?那個穿睡衣、坐在梳化上看的演出?」這是家長們討論時的真實對話,也是節目門票在...
Sep 28, 2018

香港話劇團與西九聯合主辦「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 點止四個演出咁簡單?

兩年一度的國際黑盒劇場節,重新命名為「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於10至11月期間呈獻四齣來自北京、意大利、澳洲/香港及瑞士/德國/比利時的當代...
Sep 24, 2018

吹散陰霾的一線光──訪中英劇團《解憂雜貨店》導演盧智燊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曹操的《短歌行》是這樣說,可是憂思能就此煙消雲散嗎?《解憂雜貨店》或許是在迷霧中徘徊之人的一個出口。推理小說人氣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