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要飛越的,其實是我們的心 — 香港話劇團《一飛沖天去》

藝頻記者:潘德恩 | 劇照:香港話劇團
(攝影:Henry Wong。)

與相處惡劣的情人無法分開,日復日埋首於沉悶工作,在永遠寂靜的空室裡自言自語……任由自己被愁緒淹沒,或源於對改變的恐懼。習慣了待在自己的安舒區,外面世界彷彿險惡異常,盡為蠻荒瘴癘之地;即便那一成不變的無趣生活,其實為自己帶來了無盡哀傷。香港話劇團今次帶來了新晉編劇郭永康的《一飛沖天去》,由鄧偉傑執導,以兩名老人的故事,道盡人在改變前的膽怯,還有對自由的渴望。

兩名互不相識的老人,因為被安排住在同一所老人公屋,被迫同一屋簷下。老人甲(周志輝飾)因肺癌逝世的亡妻,只為他留下了與情夫共養的狗(陳庭軒飾);他每天與狗相對,承受著性無能與戴綠帽帶來的自卑,還有無涯的孤獨感。老人乙(歐陽奮仁飾)已離婚,兒子於外國生活得好好的,認為自己只會成為他的拖油瓶,又不敢離開熟悉環境。二人同住良久,多少有些討厭對方,所以沉默一直是兩老人間的基調。誰知有一天,甲的狗從窗躍下,失去了狗的甲不知所措,對明天及未來要做甚麼茫無頭緒。當生活失去重心,他對乙開腔的第一句話就是:「殺死我。」狗的消逝雖帶來傷痛,卻使二人打破了沉默。這齣劇,或許表現出人們在改變面前的畏懼,以及懦弱。

編劇郭永康指,編劇的靈感往往來自身邊的環境:「我自己住在公共屋邨,家附近住了很多老人。出入時,常常見到一個老人坐在公園裡,只有一隻狗在陪伴他。他每天也是這樣過,生活沒有任何改變。他猶似不會離開這邨,就算叫他離開,也未必情願吧……我覺得這個人很孤獨。」就從這個生活場景開始,郭透過和身邊老人的交談和想像,創作了《謝利和狗和 Peter 的故事》,在「劇場裡的臥虎與藏龍」中展演。劇本後來得到香港話劇團採用,被改名為《一飛沖天去》,故事的情節相去不遠,卻改動了對白等細節:「之前的《謝利和狗和 Peter 的故事》更加像荒誕劇,亦未必著意說改變,那時只集中在老人的孤獨上面……去到《一飛沖天去》,就嘗試把主題調節得清晰一點。」

粗口滿天飛?

觀賞這劇時,或會有觀眾被嚇倒,因甲和乙在開始對話後,幾乎每句都夾雜著粗口。編劇郭永康透露,這種對白設計是必須的,以突出人物的心理:「我自己很多朋友、或是自己,在改變面前常常都只有聲音。」人們藉粗口將自己說得很強大,但其實不過空口說白話,沒有實際行動:「這個劇中,兩個角色都很吵耳、一直在說粗口,去展示自己的強勢,實際上卻弱到不得了。他們最後還是不肯去行前一步,去走想走的路。」粗口的運用,一方面顯示了角色們在逞強,進而突顯出他們的怯懦,嘗試在強與弱的兩極間勾劃出人性。

重重複複,沒有出路

在整齣戲內,「重複」成為了關鍵詞:老人們說著老掉牙的台詞,強調著同樣的堅持:「這一晚過去,就好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劇的最後播著《香港早晨》主題曲,好像第二天又開始了。我們可以想像到,第二天他們還是老模樣,沒有改變到任何問題——這是劇中最大的重複吧,所以我就會嘗試將劇中的一些小細節重複,和應這劇中那一晚的重複。」然而,一齣劇過去,真的沒有東西改變過嗎,故事真的沒有推進過嗎?郭不認為如此。答案,大概需要由觀眾自行解讀吧。

想要飛翔的願望

「一飛沖天去/一飛沖天去/小小穿梭機……」老人乙中的手機鈴聲,就是這首歌。郭永康認為這曲的意思與劇甚是相合:「狗躍了出街,牠跳出街這個動作,到底牠是想自殺、是貪玩失足跌下、還是當中有著一種象徵,就是狗兒想捉鳥兒便跳下呢、還是狗想飛呢?」郭歡迎觀眾就此謎團自由想像,但在郭的原意中,狗躍下是為了飛上天空,因為見到鳥兒很自由:「我覺得那歌詞很適合,因為穿梭機就是飛上天,去探索一個未知的世界……而劇就是說面對改變的恐懼。」其實,狗或許亦代表了老人的願望——就是對自由的渴望,心底期待著改變的發生。

無論是老人甲在狗的離開後,希望尋死;還是老人乙不願隨兒子到異國生活,展開人生新一頁——其實都源於對改變的恐懼。然而,他們的生活並不快樂,畏懼卻在拖垮著他們找到更好生活的步伐。郭指:「其實時間會逼迫你。當然你要走出這步,是需要勇氣吧!其實這世界沒有甚麼值得害怕的……有時,其實是自己想得太多吧,給了自己很多藉口,讓自己不去做那些事。」所以郭認為,應拒絕用藉口安慰自己,及別讓過多思慮阻止自己行事,才能締造改變。劇作雖以老人為主體,但郭認為,年輕人也能有所共鳴:「人生可能有迷茫的階段……無論是剛剛出來工作的,還是已工作了一段時間,當你開始思考人生是否需要改變時,可能都會感到恐懼。」

這齣劇叫人想起電影《飛越瘋人院》。電影裡,那班被人標籤為瘋人的人,因為恐懼而一直不敢逃出。直到由積尼高遜飾演的 McMurphy 來到,他的大膽及勇敢,與其他人的恐懼形成對比。當 McMurphy 決定要逃出瘋人院時,對一直不敢逃離的酋長說了一句:"It's easier than you think."(離開比你想像中來得容易。)其實,恐懼皆來自自己的心。當變幻原是永恆,改變就是走向未來必經的幽微森林。要躍出、飛越的,不只是一個窗檻、一個地方,而是人在心底深處為自己築建的牢籠。

香港話劇團《一飛沖天去》

日期及時間:13-14, 16-20/9/2014  20:00

                   14, 20-21/9/2014  15:00

地點: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環皇后大道中 345 號上環文娛中心 8 樓)

票價:$16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郭永康 Kwok Wing Hong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 獲藝術碩士( 優異),主修編劇。在校期間曾獲Sam Leung’s Studio 獎學金及三度獲張達明劇作獎學金。

編劇:香港話劇團《一飛沖天去》《原則》| 窮人誌《真實的謊言》《我和我和她的故事》。

鄧偉傑 Desmond Tang

現為同流劇團的藝術總監。鄧氏先後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 (高級文憑、專業文憑及榮譽學士)及法國巴黎馬塞馬素國際默劇學 校及英國密德薩斯大學(藝術碩士)。1992 年起任教於香港演藝學 院戲劇學院,並在 1998 年前往英國倫敦進修及發展。

周志輝 Chow Chi Fai

畢業於香港浸會學院中文系,1979年加入香港話劇團任兼職演員,81年成為全職演員,為現時團內最資深,也是其中一位最為本地觀眾熟悉的舞台演員。 

陳庭軒 Henry Chan

陳氏天性反叛、出身寒微。幼年成長在袓母、姑母懷中,於石硤尾一帶溜躂。 曾夢想成為職業籃球員,地質學家,富商巨賈,蜘蛛俠及耶穌等等… 及後於演藝學院修畢藝術學士學位(戲劇),僥倖獲一級榮譽。 現為 尋找自由的演員。 暫時夢想為無休止地跟朋友一同冒險或向偉大航路進發。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