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atre 已經有過百年的歷史,演出過的劇目包括 A Chrous Line、Matilda 和 Chicago。

Hello, Dolly! 故事背景

Hello, Dolly! 由 Jerry Herman 作曲詞、Michael Stewart 編劇,改編自 Thornton Wilder 的話劇作品 The Matchmaker。音樂劇是關於媒人 Dolly Levi(Donna Murphy 飾)拉攏不同的男女和遇上 Horace(David Hyde Pierce 飾)的經過。故事講述藝術家 Ambrose 想要娶 Ermengarde 為妻,但 Ermengarde 的叔叔 Horace 不允許,因為覺得藝術家沒錢沒前途。於是, Ambrose 找來媒人 Dolly 來幫忙。同時,Horace 想要找一個老婆,所以 Dolly 就叫 Horace 去紐約認識寡婦 Irene,但 Dolly 其實很想要嫁給 Horace。Horace 的員工 Cornelius 和 Barnaby 知道 Horace 離開後,想要偷懶,所以去了紐約玩。突然之間全部人都去了紐約了。陰差陽錯, Cornelius 和 Barnaby 去了 Irene 的帽子店,認識了 Minnie。 Cornelius 和 Barnaby 裝成有錢人,帶她們倆去約會。故事的結局是 Horace 和 Dolly;Cornelius 和 Irene;Barnaby 和 Minnie;Ambrose 和 Ermengarde 四對情侶都快快樂樂在一齊。

♪ 於 1964 年百老匯首演飾演 Dolly 的 Carol Channing 演唱 《Hello, Dolly!》

百老匯的黃金時代

四十到六十年代是百老匯的黃金時代,當 Rodgers 和 Hammerstein 寫了 Oklahoma! ,以音樂和歌曲推進劇情、牢牢的打下音樂劇的根基,百老匯的音樂劇就開始百花齊放,許多音樂劇的典經都是在這二十年出生的,像是 The Sound of Music、My Fair Lady、Carousel、West Side Story、The Music Man、Gypsy 等等。適逢戰後,在音樂劇的黃金時代,很多音樂劇都有一種筆默形容不來的喜悅和團結;而且,故事情節的問題的處理手法和應變,都用了輕鬆和幽默的手法去扭轉劇情。像是在 Hello, Dolly! 的其中一幕,當所有人被警察抓了後,Dolly 用了幾句話就令法官放了所有人。而且,當所有人等待 Dolly 的回應時,有一段瘋狂延長的吃飯情節,基本上就是看著 Dolly 若無其事的吃了三分鐘大餐,引得觀眾連場大笑。如果你很執著的去分析這部音樂劇情節和內容,腦子一定會給問題塞爆。但倒轉想,問題這麼容易就能解決的,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大蕃薯也很想高歌一曲就讓世界和平、人人身體健康、肥肉往內縮。

音樂劇必聽

音樂劇中有幾首炙手可熱的經典音樂劇名曲。音樂劇同名歌曲《Hello, Dolly!》就是音樂劇的其中一個表演暫停點(Show-stopper*),Louis Armstrong 也曾錄製此曲。歌曲由餐廳的侍應和 Dolly 演唱,表達 Dolly 舊地重遊的喜悅。連番熱情的舞蹈襯上動聽的旋律,觀眾的掌聲此起彼落。另一首歌曲《Put On Your Sunday Clothes》也同樣精彩得讓人陶醉。歌曲描寫對前往新地點的盼望和內心的激昂,就像大蕃薯第一次來到時代廣場,看著萬紫千紅的霓虹燈,那種想要展翅高飛的感覺,一輩子都難以忘記。不得不提 Jerry Herman 的歌詞-他令人心醉的完全押韻(Perfect Rhyme*)和詞間押韻(Internal Rhyme*),配合旋律分句,讓耳朵爽丫丫的。

♪ Louis Armstrong 演唱 《Hello, Dolly!》

♪ John Wilson Orchestra 於 2011 年在倫敦 Royal Albert Hall 表演 《Put On Your Sunday Clothes》


*Show Stopper:在舞台劇中,其中一幕或是一首歌精彩得讓眾觀忍不住要在歌曲中間或是對白之間一直鼓掌,停不下來的的時刻,像是要把表演中斷似的,就是 Show-stopper。Kinki Boots 的 《Hold Me In Your Heart》 和 Color Purple 的 《I’m Here》也是一個 Show Stopper。

*Rhyme:押韻為文字穿上節奏,從而令歌曲變得深刻。完全押韻(Perfect Rhyme)指押韻的字用同一個母音(vowel),像是 night、light、bright 等,另外一個押韻種類有不完全押韻(Imperfect Rhyme);詞間押韻(Internal Rhyme)指句子中間的字詞押韻,像《Put On Your Sunday Clothes》裡面: That Sunday 「shine」 is a certain 「sign」 that you feel as 「fine」 as you look!,另外一個押韻方法就是中文詩詞常用的句尾押韻(End Rhyme)。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