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觸摸實相?還是拆解?──《後感性‧實相》舞作中的戲劇訓練

「實相」到底是甚麼?這佛家用語,我不能說我完全懂得。「實」相對的是「虛」,從實相我反而想到現實種種虛妄。心經說「五蘊」,說色、受、想、行、識,拆解的無非是「我執」,指向心識的深和淺。

享譽國際的藏族編舞家桑吉加以「實相」做起點,為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創作全新舞蹈作品《後感性‧實相》。舞蹈團為了讓舞者對此題材有更深刻的體驗,邀請了鄧樹榮、黃俊達和我,與舞者一起進行了多節戲劇表演工作坊。我們三人事前商討,決定不會刻意為桑吉加的創作做專門性的戲劇表演訓練。畢竟,眾生色相,浩渺如煙,又怎能在表演練習中一一針對。我們三人,就各自根據自己的喜好而定下了和舞者分享的內容。

 

對我來說,掌握「實相」,其實是關於認知的,是個人心識的顯映,而戲劇表演,恰恰就是演員和導演面對由劇本文字建構起那虛妄世界所作出的心識反應。戲劇表演的基礎是甚麼?作為演員,表演不過是說服自己,說:我就是某人(他者),在某個處境裡,因為某件事情發生而作出了屬於這個「他者」的回應。是的,是說服。明知道所做的一切都是虛假的,且不管是動之以情還是說之以理,那怕要實行自我欺騙又或者是進行自我催眠,都要令自己相信,面對戲劇的虛假,也當成是真實無訛。當然,如果說服只是針對思想的內容,一個演員並不足以據此化虛為實,畢竟,思想本身只可以作為方向的引導,行動的指示,它並不提供細膩的感受。甚至乎,想法本身亦可能受到另一種並不能被立刻察覺到的想法所騷擾;例如在執行表演行動的時候,一旦擺脫不了被人觀看著的念頭,演員當下的行動,有可能會在有意無意之中被放大,又或者,只是「做了」而忽略在行動當中的感受。能夠把虛變為實,在中間發揮作用的,正正就是心識的干預,而所謂心識,也就是個人對生命世界的掌握,是身體/大腦對一切存在經驗的總結和投射。一般人想得太多,會疏忽意識對身體感受的連繫作用,正如腦神經學術的研究所指,一般人有意識地關注自我身體感受的時間,在一天當中可能只佔兩、三個百份比。所以,戲劇表演其實應該反其道而行,應該先依據某種想法設定行動,然後在行動當中發現自己的內心世界。個人行動,是屬於自我的,而我們的行動,又是和屬於他者的世界互動。所以,演員要學懂掌握當下,懂得在當下接受來自他者的影響。那就是說,心識要如流水一般,在河道中不停改變著自身的形態。

我給舞者們所做的練習並不多,集中來說,只是要他們更多地注視自己身體行動時的感受。要看嗎?請用你的眼睛真正看清楚。要說話嗎?請在說話當下留意自己的身體動靜。要掌握「非我」的感受嗎?請習慣用另一種身體行走坐臥的方式來看這個世界。最後,請把身體所有動作放慢,在緩慢中意識清楚自己的種種。在戲劇上要化虛為實,先要掌握的,不過是要捕捉自己的實在。

此說表演的「實相」,身、心合一,我如是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7, 2017

【雕文嵐女】當代人的「癮」

由習慣變為愛好,進而成了迷,或是癖、癮,更甚者稱為痴,癲。越專注者皆以「疒」冠之,似乎指向過度沉迷,都不是甚麼好東西。古有石痴/石癲書法家米...
Jun 20, 2017

【仁云亦云】本地文藝空間的想像

認識筆者的朋友或都知道,小弟早前在深水埗開設了一個新的複合式藝文創意空間,名為合舍(Form Society),因是地舖的緣故,不少人都想知...
Jun 12, 2017

Being There 2017──聲音掏腰包、ART CAMP TANGO

由聲音掏腰包及ART CAMP TANGO所主辦的Being There 2017主要分成兩部份,其一是於夏天到日本京都府京丹市舉辦藝術家駐...
Jun 05, 2017

跳入劇場的《大娛大慾》──陳頴業

八、九十年香港經濟發展蓬勃,上流人士天天大魚大肉,低收入人士則幻想著要成為有錢人,渴望著有甚麼時機輪到他們去大魚大肉。然而,經歷過經濟衰退後...
May 30, 2017

【創作雜記】配器的種種(下)

上一期和大家分享了一些編寫管弦樂時要注意的地方,希望大家可以減少犯錯的機會。當你花了不少時間去鑽研課本、樂譜、錄音和錄影,並且有了一些編曲經...
May 30, 2017

【仁云亦云】興?慶?還是㷫?

感覺如像昨日,所經歷的許多卻又不堪回首,說長不長、話短不短的廿年,身為香港人,相信不能沒有感覺,雖還沒正式到七月,但走在街上,舉目四顧,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