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記憶促發交流「Dance in Asia 驅動城市」後記

文/圖:藝文記 (觀賞場次:2014 年 12 月 14 日 下午三時 及 晚上八時) 

走進工廈小劇場,在簡約的舞台下,欣賞來自本港,以及日韓編舞的多個作品,這項文化交流由台灣世紀當代舞蹈團發起,旨在促進亞洲區舞蹈文化交流,擴闊藝術視角,計劃以「RAM」為起點,亦即「暫存記憶體」,主題是「啟動記憶,驅動未來」,先後在韓國及台灣舉行,香港部分由四度工作室主辦,並由旅藝團協辦,繼香港站後,團隊將前往日本繼續交流。

一連兩晚節目在位於觀塘工業大廈的派劇場上演,合共三場演出以「拼盤式」組成,「菜式」包括一個日本、一個南韓,以及四個本港舞蹈作品,每場演出都有四場舞蹈,觀眾視乎喜好揀選心水節目,其中筆者就於下午和晚上場次分別觀看了四個本港和兩個日韓作品(晚上場次另外兩個本港作品則與下午場次相同)。

交流計劃題旨為「啟動記憶,驅動未來」,不同背景的藝術家均以此為創作起點,其中三名本港編舞-招詠彤、毛維及張天穎不約而同選取一件關鍵道具貫穿整個舞作,分別為膠漿、汽球,以及泡泡。

招詠彤編舞作品名為''Reinvent'',舞者鄧哲銳甫登場時上身赤裸,塗上一層黏性甚高膠漿,乍看下以為是類似人體彩繪造型,舞者徐徐起舞,膠漿「動感」乍現,先是緩慢地流動,及後逐漸地脫落,至此舞者情緒亦見變化,肢體動作轉趨激烈,包括俯臥地下,意欲重拾剝離膠漿,然而舞者動作愈大,膠漿脫落情況則愈嚴重,力不從心,叫人惋惜。

有時記憶就如膠漿,本來一直黏附身上,一般只是靜靜存在,相安無事;但是一旦遭到攪動,她們或會脫離剝落,消失無形,至此人們往往亦欲救而無從。直至尾聲,舞者掌握散落各處膠漿「碎片」,將之揉合搓成一體,其時燈光刻意調暗,舞者猶如剪影,一口鯨吞「碎片」,編舞認為,雖然擺脫過去難免艱辛痛苦,然而人們終會有所演進,關鍵則是莫失莫忘。

編舞及舞者毛維同樣借物喻情,在作品《荊棘路》中,他選擇了汽球,整個獨舞前半部,舞者與汽球均是「共生」,不論如何舞動,兩者總是形影不離,汽球總是緊貼舞者身體各處,配合現場音樂,氣氛甚為輕鬆,而舞者和汽球的互動亦為純熟,可見舞者下過一番功夫。

舞者歡愉地與汽球共舞一會,頃刻舞台傳來巨響,汽球爆破了,現場氣氛隨之急轉,不但情緒趨向負面,肢體動作也更暴烈;一輪急劇衝擊之後,一切都靜止了,舞者目光凝聚遠方,並以笑聲告終...開心回憶如像汽球,以身體為載體,時刻與我們共舞,稍一散失,我們或會失落失常;傷心回憶也像汽球,我們以為全面操縱,偶一爆發,才會發現自己未能駕馭,情緒同時缺堤。

''Stardust''之中,編舞及舞者張天穎用上泡泡,凝視其中,記憶鋒利如刀,勾出無數破洞,面積雖小,卻足以摧毀一切;共對當中,泡泡同時映照出舞者自己的恐懼和脆弱;登場之初,舞者先利用數顆細小石塊在地上劃成一個「六星陣」,中間放置一個器皿,再注入特別液體(最終變成泡泡),繼而圍繞起舞,舉手投足帶有原始味道,甚至令人想起宗教祭祀。

至於最後一個本地作品''Private 1, Private 0'',編舞及舞者李朗軒則沒有如另外三位本地藝術家同樣選擇以物寄情,針對自身與「記憶」的交流,處理亦較抽象,在一如像浴室佈局之中,舞者做出一組組看似重複的動作,實際上不論速率、力度都有差異,相像其實相異、相似卻不相同,編舞相信,記憶零碎散落,若要連繫接達,我們各有鑰匙,你找到了那一把嗎?

生活於不同文化脈絡下,我們對世界的認知亦大有不同,細味過本港藝術家對「記憶」的詮釋,筆者同日亦有機會品嚐日韓兩地編舞及舞者以「記憶」為創作起點的作品,日本舞團off-Nibroll由視覺藝術家Keisuke Takahashi和編舞Mikuni Yanaihara組成,一直關注「身體」和「圖像」的關係,過去不少作品都在面積細小畫廊進行,旨在拉近演者與觀者的距離。

作品’’Small Island’’貫徹off-Nibroll精神,大量圖像貫穿整場舞蹈,投影風格偏數碼化,內藏時間和網路等元素,舞蹈開始時,先有一段段類似電子計時器投影,數字不斷跳動並左右遊走,其時舞者隨之起舞,快慢有致,然而隨著時間推演,「身體」和「圖像」的互動則略有不繼,縱然投影仍有變化,與舞蹈的連繫卻反而減弱,部分「圖像」甚至僅僅成為「身體」的背景,叫人可惜。

韓國編舞及舞者Soo-Hyun Hwang的作品’’Flatland’’,同樣用上大量投影,舞者登場後,以粉筆在台上劃出不同空間,動作自然而平和,其時身後投影亦有「配合」:舞台台板變成紙張,切割成為各種圖案,獨立來看,部分意義似含糊未明,慢慢拼貼卻逐漸成形,組合成山、樹、仙鶴和烏龜等景象。

韓國有一名為''Sipjangsaeng''的民俗故事,內含十個象徵「長壽」的物體,包括「太陽」和「海洋」等等,承載著人們對健康、快樂的願望,而'’Flatland’’的靈感亦是源自''Sipjangsaeng'',編舞期望透過作品反思「物體」的「意義」:「日常生活中,人類往往是意義的賦予者,然而這些意義,到底有多真實?」

整體而言,交流計劃成功連結亞洲區內編舞舞者,在同一主題「記憶」下,各人從本身文化背景中提取精華加以提煉,由肢體動作到圖像投影,以至音樂、舞台、燈光等等設計,不論演者與觀者都有機會觀摩吸收,拓闊藝術視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舞者
李朗軒 (Hiny Li Long Hin)

李朗軒生於香港,於演藝學院畢業後為自由身舞者。曾與多位著名編舞家及團體合作包括伍宇烈、林奕華、鄧樹榮、邢亮、梅卓燕、香港舞蹈團、香港小交響樂團、香港話劇團等。於作品《舞。雷雨》中飾演周沖一角屢獲好評。近年創立舞蹈團體Voy Arts Ensemble,致力推動創作者間的緊密合作。

......
藝術類型: 舞者
招詠彤 (Chiu Wing Tung)

招詠彤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現代舞系,現為四度舞蹈劇場創辦人之一及行政總監。曾演出劇目包括Y-Space 新舞蹈平台系列《Distant Dreamer》、CCDC《真演出》新系列之《百家布》、不加鎖舞踊館《牽引與排斥之間》、香港舞蹈團《藍花花》(2012)等。

......
藝術類型: 舞者
毛維 (Mao Wei)

獨立藝術家毛維曾獲香港演藝學院頒發全額獎學金,熱衷身體研究及舞蹈創作,擅長運用舞台上的視覺刺激,引發觀眾思考。毛維的作品廣獲世界各地的藝術節邀請演出,包括記憶體舞蹈節(香港、台北、日本站)、首爾Wiz 世界舞蹈節及 New Dance for Asia - NDA 國際舞蹈節、福岡舞蹈藝穗節、澳門藝術節、香港藝術節、I-Dance舞蹈節等。

......
藝術類型: 舞者
張天穎 (Jessica Cheung Tin Wing)

張天穎於2012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並取得舞蹈學院的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在校曾獲頒「傑出舞蹈學生獎」現代舞獎學金。2010年,張氏取得美國舞蹈節獎學金,赴美繼續進修。張氏亦曾隨同英國 Van Huynh 舞團參與第七屆釜山國際舞蹈節、新加坡藝穗節及國際舞蹈學院藝術節的演出。在特約演出方面,張氏亦曾為香港本地歌手關淑怡、林峯、鐘舒漫及許廷鏗等演出。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15, 2018

創意與能量的無限延展 《幻之森》的舞台奇觀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
Oct 12, 2018

和美麗浪漫無關的《癲鵝湖》

愛爾蘭編舞家Michael Keegan-Dolan 今次為新視野藝術節帶來一部Swan Lake,你以為這又是另一部經典新編?不,它不是一...
Oct 03, 2018

雜技融入在兒童劇場的魔法──評《唔肯瞓‧四圍騰》

一個演出,其實在購票前的期待開始,兒童劇場更甚。 「你買到票嗎?那個穿睡衣、坐在梳化上看的演出?」這是家長們討論時的真實對話,也是節目門票在...
Sep 26, 2018

心之窘── 桑吉加編舞新作《茫然先生》專訪

世間之大,視線所及卻只剩餘灰濛的密室,一人獨自困惑,不斷膨脹的無助感充斥整個空間……你曾有這種茫然嗎?「茫然是一個狀態,有些人可以很長,也可...
Sep 07, 2018

走進世界角落的藝壇新力量

藝術只可在劇場內發生嗎?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不少藝術活動現正向社區及校園延伸,泛起陣陣漣漪。由今年九月開始至明年一月,香港大型藝術活動「賽...
Sep 04, 2018

年老時的兩種死法:《爸爸》與《生命無限好》

年老是年少在照鏡,前者朝不存在而去,後者從不存在而來。戲劇是戴著面具照鏡,看到的是別人,其實那是自身。《爸爸》和《生命無限好》都是以面具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