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評《大偽術爸》:沒有奇蹟,只有掩飾? 兼談觀看讀劇直播的新體驗

文:譚天悅 . | . 圖:中英劇團 . | . 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一場疫症,不單打亂了生活和工作的規律,也讓表演藝術突破了在舞台空間的時限,但留在充滿諸多干擾的家中,我們又能專心一志去觀看數小時的演出嗎?筆者早前在Facebook欣賞了中英劇團《大偽術爸》的網上讀劇直播,在本文先談《大偽術爸》一劇。

《大偽術爸》(下稱《大》)本於三月中在文化中心劇場公演,但因疫情而改為網上直播,演出亦變成讀劇形式。失去了有形的劇場空間,佈景、燈光設計都只能預先拍攝按比例而製成的模型,在轉場中間以圖像呈現於觀眾眼前。但《大》的主要佈景是以鐵架搭成的雙層台,用來劃分劇中的劇院範圍和主角們棲身的台底。佈景本身有升降台、鐵梯,讓角色遊走於不同空間;但因演出形式的轉變,沒有佈景的輔助,單靠每場開首口述的舞台指示,令觀眾分不清角色在該場究竟身處何方,混淆了時空,難以代入角色身處的景況。要臨時變陣,舞台空間的掌控未能如往常一樣,確是非戰之罪。劇團決定以圖片展示佈景、燈光,都是個可取的做法,也是對幕後人員的尊重。

談《大》的整體演出,筆者認為劇本有心呈現當代家庭結構的複雜性,實際演出卻顯得有心無力。故事以一個家庭為軸心,包括三兄妹:哥哥(梁仲恆飾)、患大腦痙攣的繼女小曲(陳琳欣飾)和細細佬(袁浩楊飾)。三兄妹的爸爸(朱栢謙飾)在多年前的魔術演出留下一句「This is not a miracle. This is an illusion.」後銷聲匿跡。媽媽在故事開首已離世,剩下三人相依為命。整個劇最大的衝突來自三名子女對「爸爸」不同程度的怨恨。在三兄妹中,哥哥想成為和爸爸一樣的魔術師,追隨他的身影。小曲和細細佬認為爸爸將他們一家棄之不顧,令媽媽早逝。照劇情推進,觀眾本應可以理解他們家庭四人之間的衝突,但若非先細閱場刊,單憑演出中聽到細細佬不斷埋怨「人生好無聊」、細細佬和哥哥爭辯爸爸的不負責任,觀眾根本無法理解四人關係。

在角色的命名和設定上,編劇龍文康力求簡潔,也想突出每個角色的特徵,但效果不彰。以哥哥為例,他在家中身為長子,被弟妹稱為哥哥並無不妥,但到他演出魔術時,司儀、觀眾仍稱呼他為「哥哥先生」,聽起來不自然。突兀的命名更貫穿整個故事,無論是哥哥先生、哥哥所參加的比賽《魔術的夏天》、哥哥想變走的城中地標「領袖像」,這些名字顯得過於直白。

在角色設定上,當觀眾以為細細佬是全家幼子,但在三兄妹與阿姨(伍潔茵飾)、爸爸的交流中,隱約得知真相。阿姨責怪他「做咩著到成個男仔咁」、「頭髮剪到咁短」,你才知道細細佬原來是女兒身,他面對性別認同的困惑,但全劇都未有著墨他如何解決性別的疑惑,到最後阿姨一句「做返自己咪好囉」就解決了細細佬在全劇性別認同不明的狀況,有點大題小做。

此劇以魔術貫穿整個故事,可惜卻令人無法理解魔術這個意象背後的意涵。哥哥自小視爸爸為偶像,所以堅持學魔術,在網上參加魔術直播,希望有朝一日參加比賽。在故事中,魔術直播方興未艾,全城為之著迷,但魔術背後是聲色犬馬,「魔術師」只顧在鏡頭前大跳艷舞,但由始至終,編劇卻未有解釋為何魔術會風靡一時。

到劇終,編劇加插不少隱喻,有集體被捕、穿上腳鐐的魔術師,哥哥的一句「台底再見」,為演出帶來點點餘韻;在演出方面,陳琳欣在飾演患有痙攣的小曲一角表演亮眼,因為大腦痙攣人士說話含糊不清,不過她掌握得宜,在末段的幻想情節中,陳琳欣要演一個健全的小曲,她口條清晰,語氣亦變得截然不同,可見她為角色充分準備。

要在家靜心觀賞一齣兩小時的話劇並不容易,在觀劇途中,直播一度出現數次中斷,畫面靜止不動,要按F5鍵才能找回之前未看的片段。這實在打亂了欣賞演出的節奏,而且觀眾要依賴口述的舞台指示,不期然難以令人投入劇情。不過疫情當下,藝術團體都在思考求變之道,《大偽術爸》的網上讀戲直播可作借鑑。希望在這段艱難的時間,藝術會繼續為觀眾帶來希望,變出轉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第二十九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

香港電台, 香港戲劇協會 Jun 25, 2020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首屆理事會選舉結果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Jun 12, 2020

「IATC(HK) 劇評人獎」2019 得獎名單公佈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May 27, 2020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