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詩集以外的補完——《自由之夏》詩畫展

文、攝:冬瓜 | 本文轉載自2018年5月號(vol 81)《△志》

《自由之夏》是璇筠所寫的詩集。上網看過好些評論,詩集本身卻沒看過。見富德樓有辦《自由之夏》的詩畫展,感到好奇就前去看看。本來總覺得,要為一本詩集辦展覽其實很難︰要以展覽形式呈現詩很難,展覽內容要兼顧沒讀過詩集的人和有讀過詩集的人,亦難上加難。在迷惘間步入展場,才明白或許的確是有方法的——就是將焦點轉移到詩集以外。

首先映入眼簾是黃曉楓為詩集所創作的插圖,還有印有詩句、掛滿展場的透明布條,黃白色的氛圍令整個展場顯得明亮。不曾閱讀過《自由之夏》,故對展覽最直覺的感受是——這是一個畫展,多於一個詩畫展;畫比詩句在展覽中更像主角,具有獨立存在的生命力;詩句本是畫作產生的源頭,展覽卻沒有強調其作為文字的形式。或許是因為那些字句隨風飄揚,令它於展覽中是似有若無的存在。

焦點的逆轉

不知這是否刻意,但其實這也突破了我的想像︰說起《自由之夏》這詩集,會很自然的覺得,詩是主角,畫是插圖。但這展覽卻顛覆了這樣的預設,彷彿強調著畫的重要、其獨立性,畫並非依附於詩,卻是詩在文字以外的另一種創作。插圖本印在詩集裡面,它被編排在詩之前或後,讓人會在詩之意境中去解讀圖畫的意義。但是展場中展出的圖畫,附近沒有印出相關詩句、連作品名稱亦沒有,對一些不曾閱過詩集的人而言,這些插圖能夠很自由的解讀,閱讀出詩句以外的意涵,甚至從圖畫中想像出另外的故事。

又或從另一角度去看,當畫作是由詩所產生,它就是詩在文字以外,以圖畫呈現的另一面貌。它也是詩,卻是用視覺、色彩、構圖寫成,從這角度看,黃曉楓也就是詩的延伸者、甚或可稱為作者之一,而不純然繪畫著插畫了。也許無法判定哪一種是策展者的用意,但唯一肯定的是︰策展人很想強調插圖的存在。

展場其中一角落也訴說著閱讀這詩集的另一方法,就是透過用電視放映人們朗讀詩句的片段,畫面上沒有字幕,耳邊卻響起人們讀詩的聲音。於是我用聆聽的方式去獲得詩之內容,那也是突破了平日總是透過文字去讀詩的習慣;但同時這編排卻合情合理,因為韻律節奏也正正是詩甚為重要的部分啊。

成品外的過程

在展覽的另一邊放著兩張工作枱,其中一張擺放著寫滿了文字和詩句、反反覆覆塗改修正的筆記本;另一張放著畫作的原稿,繪畫的工具、顏料、間尺、美工刀。這些東西似乎就是《自由之夏》作者璇筠,以及繪者黃曉楓創作所需的物品。這些展品其實與詩的內容無關,卻訴說著創作的過程,教人能夠從其中想像出她們創作裡的付出︰在挑選適合字詞時所經歷的掙扎,在繪畫一幅又一幅插圖時需要不斷咀嚼當中的文字,還有切割紙張時的細心、使用顏料的小心翼翼。這一部分鋪陳了詩集看不到的創作情景。

補完看不見的境地

綜觀整個展覽所挑選的展品及其展覽形式,感覺像要補完詩集以外的地方。包括想將觀者的眼睛放在大多人未必會用心觀賞的黃曉楓畫作上,將其所盛載的內容從詩的插圖中解放,以助釋放出更多的想像與故事;想令觀者試著用耳朵去聆聽詩,領略詩集以書作為媒介的限制而無法提供的音樂美;還有用展示物件的形式,帶領觀者進入成品難以引領的地方,潛入作者們的創作過程。這展覽可謂雖與詩集有關,卻同時帶出新的角度,令有讀詩的觀者獲得閱讀詩集以外的趣味;亦不會令不曾讀詩的觀者感到不知就裡,能夠從這些角度去引發他們對詩集的興趣。

而我也的確是在看過這些展品以後,花了好些時間去翻閱詩集,想要爬梳文字與圖畫、成品與過程間的關係。也許我落入了策展人的宣傳策略?卻不能不說,也許這展覽是恰到好處,能夠兼顧不同經驗與背景的觀眾,令他們都能從中獲得樂趣。

原來其高明處,就是不談詩集本已直接呈現的內容,卻將焦點放在書作為詩之媒介容易被遺忘的部分——綜合了這些元素以後,這些詩的內容就能顯得更完整和立體;而也許,傳遞那些就是辦展覽的必要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黃曉楓 (Wong Hiu Fung Apple)

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生,於在學時期已活躍於本地藝壇,畢業後曾於香港舉辦個人展覽,亦參與各大小的藝術展覽及Art Fair。黃氏喜愛透過不同媒介來表達其創作理念。除了木板外,亦以紙本、裝置等來展現所關注的議題。黃氏曾獲得The Derwent Art Prize 2016以及2011年的Cliftons Art Prize(Hong Kong) ,其獲獎作品被Cliftons所收藏。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
Jun 05, 2018

【仁云亦云】歷史

剛過去的四月,剛巧有三件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發生,面向不同、性質不同,但同樣值得寫寫。 第一件事,是小弟母校英華書院創校200周年的慶祝活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