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讓角色活出真實的生命力量——陳湘琪談表演

文:一一 | 圖:安樂影片有限公司 | 採訪場地鳴謝:港威酒店 | 本文轉載自2015年3月號(vol 46)《△志》

從1994年在楊德昌導演的《獨立時代》嶄露頭角,到2014年以《迴光奏鳴曲》奪下金馬獎影后,陳湘琪走過了二十年的演藝之路,也實現了由一名劇場演員到電影演員的蛻變。不過,聊到表演時,陳湘琪倒說現在她並不想別人說她在表演,而更希望呈現出來的角色有一種趨近真實感,讓角色活出真實的生命力量。

摸索劇場和電影表演之間的差異性
因為楊德昌導演的發掘,當初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三年級的陳湘琪進入了電影圈。那時候,她是《獨立時代》中那個端莊甜美的琪琪。「其實跟楊德昌合作的時候,我對影像表演完全懵懂無知,只能還是用比較劇場的方式去完成我的角色。楊德昌對我而言,是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從一個不是電影表演場域的演員進入到這個場域的奧秘。」陳湘琪坦言,若非被楊德昌導演發現,進入影像表演的世界,出身劇場的她可能永遠不知道劇場表演和影像表演之間的異同性。「某些部分是相同的,也有某些部分是不一樣的,因為影像表演必須因應攝影機運動的方式,調整演員在鏡頭前表演的狀態,這其實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磨練的機會。」

在攝影機前適當地拿掉劇場演員過強的自我意識
進入電影表演場域後,陳湘琪經歷了與許多不同導演的合作,蔡明亮無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對她而言,這也是她真正開始思考劇場和電影表演之間的差異性,並加以調整的最關鍵的時期。

「這段時間其實有很多的磨練,加上蔡明亮導演有一種絕對性,我常說他對表演是有潔癖的,他基本上很討厭表演這件事情,所以你看他發現李康生,他是一個素人演員,他在影像的表演裡面有一種真實性,跟他們的互動也給我帶來了一些刺激,有了一些思考,開始反省這件事,我不斷地在思考和摸索著兩者之間的異同性,慢慢地整理,在每一次表演的過程中,不斷地去檢視自己,慢慢調整。其實,我不能說我做得很好,但我的確在這條道路上有了一些思考,因為回到劇場表演,那是我很熟悉的環境,對於詮釋演員的各樣方式和表現性,我覺得我有某個程度的熟悉,可是影像那個時候對我來說,是很陌生的,所以我是慢慢累積,怎麼在攝影機前適當地拿掉那種過強的自我意識,因為劇場演員是自我意識非常強的,還有表演上的各種痕跡,我也慢慢地做一些調整,希望在影像面前不是表演,而是慢慢地內化成為那個真實的角色,就讓那個角色活出來的是一種真實的生命力量,是一種存在感。」

將表演的痕跡擦掉
到了錢翔導演的《迴光奏鳴曲》,歷經磨練和改變的陳湘琪將自己對於表演的理解、實驗和思考落實於玲子這個角色。「從不懂影像表演的劇場演員,慢慢轉到影像表演,我好像把我自己所經歷的這些心得真實地實現在這個影片裡面。」陳湘琪如此說。

在《迴光奏鳴曲》中,她飾演的玲子是一個台灣典型的家庭婦女,丈夫長期在外工作,女兒不常在家,她早已慣於獨守空巢,但提前到來的更年期打響了她沉悶生活的警鐘,而在醫院照顧婆婆期間,與臨床受傷男子的相處意外地讓她的生活「迴光返照」。全片玲子的對白越來越少,但陳湘琪用肢體、眼神將這個長期被生活及自己忽略的中年女性的慾望與掙扎細緻地演繹得淋漓盡致。

她笑言她想以極小的外顯的表演方式、隱秘地呈現這個中年女性巨大的內在能量和情緒流動。「我給了自己一個表演目標——最大幅度地把所有可能的表現性,以及表演的技巧和痕跡擦掉。在《迴光奏鳴曲》中,我希望人家不要說我表演這件事情,我希望呈現出來的角色是有一種趨近真實感,是用她一種真實的生命力度去感動人。有一段時間我非常喜歡看紀錄片,我就發現紀錄片中的人很令人感動,可是你不會說他演得很好。那你看紀錄片,是甚麼在感動你呢?是他一種真實的生命存在力度和豐富的層次,那個變成我的一個目標。」

有時候人的節奏是無法算得那麼精準的
而她也做到了。如果說要找一個合適詞去形容玲子,其實很難,倒不是因為她遙不可及,難以捉摸,而是因為她太真實了,真實到仿佛就是生活中與我們擦肩而過的某位中年女子。全劇最後一場戲,也是最關鍵的那場戲,玲子以自己弱小的身軀迎撞那扇關閉的家門,她一點點地哭,又壓抑下去,直到最後,當她將自己積累過多的壓力大宣洩之後,她才真的恢復力量,將她從來不願打開的門打開,不僅要打開,可能還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把它撞開。

談到這場戲的時候,陳湘琪直言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節奏,卻也是人更真實的節奏。「我覺得這是玲子甦醒的一個過程,她有她的方式去打開那扇門,她的節奏不是一個典型的、你很舒服的好萊塢公式。好萊塢的公式就是符合計算、你最舒服的觀影經驗,讓你覺得你是在一個很舒服的節奏,但有時候人真正的節奏是很怪異的,有的時候不是可以算得那麼精準的。玲子有她一個表現情緒的方式,和她甦醒的過程,那個撞門的過程是玲子甦醒的最關鍵的過程。整個的節奏我覺得很有趣,大概是我所拍過的所有角色裡面,我覺得最不按牌理出牌的,而且破壞我們對於角色很典型、很cliché的(陳腐的)一種理解感受方式,我覺得就是因為這個顛覆,它所帶來的門打開之後的那個回沖和真正的思考,也會被建立起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台灣數一數二影后級演員,最先在楊德昌導演作品《獨立時代》擔任女主角,收放自如、自然流露的演技深獲肯定。爾後赴美進修,取得紐約大學教育戲劇碩士學位。回國後拍攝數部佳作,更是國際級導演蔡明亮的御用女主角。曾以《不散》、《天邊一朵雲》兩度入圍金馬獎的陳湘琪,今年以《迴光奏鳴曲》奪得第16屆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及第5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除了演戲之外,陳湘琪亦曾執導多部舞台劇作品,現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學系任教。

蔡明亮 Tsai Ming-liang

出生於馬來西亞古晉市,為臺灣最著名的獨立電影導演,1993年蔡明亮以李康生為藍本,寫了首部電影作品《青少年哪吒》並親自執導,開展了他們長達二十多年的合作,第二作《愛情萬歲》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其後作品都獲得柏林康城金馬獎等多個國際獎項,2009年的《臉》更成為羅浮宮第一部收藏電影。2013年拍攝《郊遊》後宣布不再拍攝長篇劇情片。《無無眠》為他最新的短片作品。

李康生 Lee Kang Sheng

是一位台灣電影工作者,在所有蔡明亮執導的劇情長片中皆有他的演出。2003年開始嘗試執導第一部電影《不見》,即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2007年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幫幫我愛神》入選第六十四屆威尼斯影展正式競賽片。2013年以《郊遊》獲得第50屆金馬獎、第56屆亞太影展以及隔年的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獎。

台灣電影導演,廣東客家人,與侯孝賢同為台灣新電影代表導演。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