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走入物件錯置的迷宮——鄺鎮禧《遠離那些石頭》

文、攝:阿角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用混凝土包裹鋒利鋼齒,讓閉路電視與觀者對視,在室內放著馬路常見的障礙物,在窗口塗抹顏料直至看不見窗外景物……這些景物都在鄺鎮禧個展《遠離那些石頭》中看到的,從生活中抽出不同的物件與影像,抹去它們原來的脈絡並創造出新的意思,將觀者帶進一個洋溢著怪異趣味及物件與其功能錯配的世界。

溫柔的混凝土

走進展廳,視線即被頭上一部投影機吸引——投下的影像是一把不斷來回掃描的掃把頭,這作品名為《Untitled》。錄像中的掃把虛幻不實,失卻了清潔功能,看來熟悉物件卻又迥然不同,為整個展覽定下冷異基調。

裝置作品《獠牙》將十把手鋸掛在牆上,並用混凝土將鋒利的鋸齒包起來,令它失掉原有的功能及威嚇性;俗稱「石屎」的混凝土,平時不為人注意,因它本來就注定被灰水、油漆覆蓋於外,然而在這件作品裡,它反過來把鋸齒包起來,發揮「保護」功能——這種手法一方面顛覆了物件本來功能,彷彿也在探問這狀態下,是否也是一種無用之用?

除《獠牙》外,《路緣石》的圍欄亦是以混凝土塑造而成。欄後是錄像作品《Blink》:播放著鐵板被錘敲打、平滑表面漸漸佈滿錘痕的片段。混凝土磚看似馬路上常見的矮欄,但它不是用來保護你,而是限制你只能從特定位置觀看錄像。除非你跨過這圍欄,否則你只得一種觀看的角度與方式。事實上任何人也可隨意跨過去,但有多少觀眾會這樣做呢?大多數人或許就像我一樣,只順從地沿著圍欄看作品吧。在這件作品裡,混凝土有多堅固並不重要,它出現在這個錯置的環境中,結合我們生活習以為常的經驗,就能以無形之力把觀眾推往某個方向走。

 

物質的錯摸

藝廊內其他作品同樣挑戰物件本來的功能,如在《顛簸的光》中,藝術家在枱上放置數部舊式電視機,播放著從劇集、新聞等不同節目的錄像片段,但畫面卻完全被螢幕玻璃上的裂痕覆蓋、干擾,這些表面上的雕刻和拋光令光線打散,使觀眾無法把焦點放在錄像上,而是放在電視機本身,甚至是「觀看」這件事之上。

《壞透的鏡》展示一塊強化玻璃鏡子被打上釘子,由於鏡面凹凸不平,反映出來的影像變得扭曲奇異。在這兒,鏡子失去了它反映實物的功能,也喪失了它原來的質感。在藝廊一隅,藝術家將向街的一列窗子塗上乳膠漆,這作品名為《Painting》,如果窗戶看起來與牆壁沒有分別,窗還能被稱為窗嗎?當窗的功能是讓人看到外面的景物,那這排讓人完全看不透的窗也許已不再是窗了。

在鄺鎮禧的作品裡,他不斷來回摸索生活中常見物件的外表與內在功能,故意挑戰觀眾的既有觀念。作品《Stuff XI》混合了墨水、紙張和鋼片三種媒介,先以墨水塗在平滑的畫紙上模擬斑駁的質感,看起來既像摺皺了的紙、也像打碎了的玻璃。當你意會這是一張紙的時候,卻留意到作品也是一片彎曲突出的鋼片。一方面以筆觸模仿其他物件的質料,另一方面又打破了紙張平面的界限。這件作品既是一幅畫亦是雕塑,遊走在藝術模糊的界線間。

鄺鎮禧在是次展覽中,既探索了日常物在我們印象中的形態,透過錯置物件的功能、質感與外型,建構出一個趣味橫生的異世界。這些物品表面沒有異樣,細看卻完全與我們習慣中的事物背道而馳,將有用變無用,無用復有用,挑戰常規觀念。藝術家在錯置不同物件的同時,亦賦予它們一種新的意義。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
Aug 03, 2017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