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走出一條陰性的水墨之路——訪藝術家洪慧

文:小亂 | 圖:尚畫廊及藝術家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月號(vol 78)《△志》

在水墨創作中,森林是常見的題材。但藝術家洪慧卻將這一傳統的題材演繹出一番不同的風景。一直以來,洪慧不斷顛覆大家對於水墨畫的理解,不管是以往的細膩蕾絲、恢弘女山水,還是今次展出的靜謐森林,她都嘗試開拓一個全新的領域。

水墨有無限可能

洪慧近年來開始由森林題材入手,重新解構中國文人山水畫。今次在「水墨藝博」中展出的三組作品皆是表現月光照映下的森林。《月光系列——月夜》與《月光系列——銀夜》呈現的是暗夜中的森林,《月光系列¬——日月相交》則描繪了黎明之前、日月相交之時澄清透明的光。「水墨有無限可能,這一系列作品的構圖是帶著攝影的眼光,沒有運用傳統山水畫的方式,構圖需要在叢林裏面去找一個樹的佈局,所有的一切都是考量過的。」 

洪慧分享說自己花很多時間描繪樹幹,創作的過程就像是夜深時獨自在森林裏行走沉思。她以獨創的皴法細膩地展現樹木的肌理,猶如在宣紙中生長出姿態萬千的樹木,渾然天成。創作時洪慧用小號勾線筆,如編織般地將樹木紋理細細勾勒, 毫釐再現。每個畫水墨的藝術家都有自己的筆法,這稱為「皴」,洪慧也創造出屬於她自己的「皴」:「就是在一個無我、頭腦清空的狀態下畫出來的筆法。」洪慧指出,雖然有些藝術家覺得傳統媒材工具不太重要,但對她而言,仍覺得需要一支好的毛筆才能畫出這樣的線條。更為重要的是,她強調工具也只是一個表象,著重的是背後的想法:「水墨很有趣,到最後是想法的改變,而不是技法的改變。」

洪慧從十幾歲便開始接受傳統水墨訓練,那時學習的是大潑墨,齊白石、潘天壽這些大師都是她學習的對象,後來她也曾前往台灣、巴黎學習,開闊眼界之餘,也讓她更加篤定作為一個獨立的藝術家,需要走自己的路,不能老是模仿某一個藝術家。「不是別人多姿多彩,你就去學習別人的多姿多彩,而是從中找到自己喜歡的。」

編織出別樣女性水墨世界

在從2013年開始創作的「秘密閨房」系列中,洪慧以蕾絲編織的手法細膩地描繪女性的私密用品:蕾絲內衣、睡衣、高跟鞋……2015年,她進而將其發展為「女山水」系列,用女性蕾絲圖騰的身軀組成層巒疊嶂的山水景色,這些獨特的作品讓她獲得了國際畫廊和策展人的關注。洪慧坦言,一直以來她都想把自己的作品跟整個大氛圍的水墨分開:「水墨是一個男性的世界,話語權都是掌握在男性手上。」她指出無論是藝術家抑或是記錄、收藏的人都是男性,都是以雄性的目光在做,就好比皇家收藏山水畫,因為山水畫代表著皇帝對自己擁有的國土的自我鑒賞,所以山水畫佔據了中國水墨很高的地位。在長期以男性意識為主宰的水墨領域,她想走出一條陰性的道路。

在洪慧的作品中其標誌性的編織手法便帶有十足的女性色彩,她指出很多男藝術家都做潑墨,一開始她也做,但繼續做下去時發現這種風格是她學習來的,並非自己發現,所以她一直在尋找自己的語彙,希望在水墨史上發現不一樣的做法。

 

創作亦是禪修

洪慧直言十分享受編織的過程:「水墨和編織很像,一筆一筆畫,一針一線編織。」以勾線筆和獨創的皴法細膩展現樹木,猶如在宣紙平面層層編織,若非心平氣和難以完成。洪慧說很享受創作的過程,她花很多時間思考和構圖,構圖可能需要半年,每個樹幹要畫兩個禮拜,將她每天的時間都佔滿了。談及每天如此長時間的創作,是否會有狀態不好的時候,洪慧分享曾經有一位法師說,她的創作過程就是一種禪修。「有趣的是,狀態好的時候我就會去想構圖、主題,不是特別興奮的時候反而就會去畫畫。有點像靜心的修煉。」洪慧說自己沒有做過佛學的研究,只是覺得創作需要心平氣和,可以將她帶去很不錯的狀態。法師在機緣巧合下看到她的作品,一看便道出她在畫畫的時候頭腦是清空的,在她看來,這種創作的方法其實就是一種禪修。洪慧笑言,法師說自己的創作實在是十分合算,因為畫的東西可以展出,自己又得到修煉。


洪慧  小檔案
洪慧出生於上海,長大於澳門,2005 年定居巴黎至今,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 並持有巴黎社會科學高等學院藝術及語言研究與理論碩士學位。洪慧17 歲於 UNESCO 澳門舉行首次個人藝術展後,其作品先後在ART STAGE SINGAPORE,ART TAIPEI 等國際重要藝術博會及香港蘇富比中展出。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中國書畫

齊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湖南湘潭人,是當代中國的國畫畫家。原名齊純芝,字渭清,祖父取號蘭亭,老師取名齊璜,號瀕生,別號寄萍老人、白石山人,後人常將「山人」二字略去,故後常號「白石」。齊白石也和張大千並稱「南張北齊」。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23, 2018

《藝壇中的女性》——她們仨的創作軌跡

我們何時會以「女性藝術家」來稱呼創作的人?性別會影響欣賞作品的態度又或藝術家的創作空間嗎?雖有外國研究指藝術市場的性別歧視問題嚴重,一般而言...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8, 2018

吳山專與英格 以觀念與物理建構的藝術世界——漢雅軒「引用!引用!引用」

漢雅軒是當電梯大門在四樓打開第一間映入眼簾的畫廊,然而今次甫開門,帶來了疑惑是否按錯樓層,怎麼跟以往眼熟的門面截然不同呢!這次的佈展可謂極盡...
Apr 16, 2018

創作,也許是為了溝通?——「邂逅!山川人」

平日行山都會經過川龍,唯今天行經見到處旗幟飄揚,看來和平時不一樣。現時在此處正進行著「邂逅!山川人」,藝術推廣辦事處及創不同(MAD)聯同多...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Apr 12, 2018

當我們在說一帶一路,其實在說甚麼?

自從幾年前開始,「一帶一路」儼然成為一個萬能key。投資?一帶一路啦!買樓?一帶一路啦!發展?一帶一路啦!這四個字,仿如點石成金的神奇咒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