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跳入劇場的《大娛大慾》──陳頴業

文:阿彬 | 圖:CCDC城市當代舞蹈團

八、九十年香港經濟發展蓬勃,上流人士天天大魚大肉,低收入人士則幻想著要成為有錢人,渴望著有甚麼時機輪到他們去大魚大肉。然而,經歷過經濟衰退後,大魚大肉彷彿已遙不可及,但大眾仍是幻想著有一天可以回到以往的日子去,繼續醉生夢死的生活。對香港人而言,最重要的還是金錢與滿充自己的慾望,而現實社會的情況並不是大家所關心。陳頴業與CCDC城市當代舞蹈團合作,把香港人對娛樂及慾望的追求所導致的麻木,以舞蹈及戲劇形式呈現出《大娛大慾》,讓大家藉著舞蹈反思自己。

大娛大慾,「這樣又可以『食字』,聽上去又很『爆』,那便用了!」編舞陳頴業開玩笑地說道,玩笑過後他正經說:「當然除了『爆』之外也有其他意思的。起初我是想說一些關於近來的大事件,一些時事新聞,但是轉眼間大家都已經沒有了一回事。社會上的氛圍也是叫大家買樓、購物、消費,盲目追求消費娛樂只會令到大家也原地踏步。」以往八、九十年代香港人賺得多,餐餐大魚大肉,那時候的價值觀一直延續到現在。有見及此他希望用這個主題去反映香港人的這種病態心理。「這次找來的舞蹈員也是刻意挑選過,很充份反映到那種香港人大娛大慾的八、九十後『癈青』。大魚大肉這個詞其實很少會出現到我們這一代人之中,即使是做財經金融的朋友,賺到不少的錢,也很難以大魚大肉去形容他們。相對地他們需要犠性更多的東西,像是健康、家人、自己的興趣,去換取金錢回來。大部份人沒機會大魚大肉但卻又不停地追求,這就是為甚麼我會用『大娛大慾』這個詞了。」

 

陳頴業是街舞出身的舞者,他所選擇的舞者同樣是以街舞為主,「這位鄧鴻業,他是一位生活很『街舞』的人,晚上在酒吧兼職工作,日頭沒甚麼特別工作,有經營網店。這就像以前的美國的Hip-Hop舞者生活,自己對自己生活負責,用自己識的東西追求自己所渴求的。這一位是趙加雋,他是一位不想太辛苦的人,但又很喜歡跳舞,介乎於兩者之間充滿著不安感。最後是黃諾,他自己有在大學跳舞,後來到了香港演藝學院(APA)再讀多四年,是有追求的人,形象上感覺較像中產階級。他們三個是有點相似但實際想法上又有所不同的人,給我的感覺很能夠把『大娛大慾』表達出來,所以我選擇了他們三位。」對於這次演出,陳頴業很強調需要舞者出自內心的演出。「街舞本身是很原始(Raw)的東西,而這次演出的舞者也一早明白跳街舞並不是可以賺錢的東西,他們的心態上已經很明白到這次表演的主題,所以我沒有刻意再幫他們塑造相關的主題,而是用回他們自身的心態及形象去演出。而且我希望這次的演出是較『貼地』、真實點,而不是如歐洲的那種學術派的當代舞般。在這次表演中,會透過舞蹈形造角色,在開始時是較為自我的形象,但在經過社會的改變後慢慢失去了真我,當然最後會有一些事情發生,令他們再有不同的變化。」

雖然這次演出是與CCDC合作,但陳頴業並沒有打算以當代舞為主,反而同樣以街舞為主要演出舞蹈。「當然整個演出有近四十多分鐘,不會跳過不停,有些位置上會較多停頓及交代一些劇情,節奏及編排上會貼近當代舞。動作上則讓舞者們貼近他們自身擅長的舞蹈,始終我想看他們自己跳舞而不是想要他們扮其他人,或跳一種不擅長的舞。」而於演出中,他藉由三位舞者的舞姿以區分他們三人,「他們三人自己所學的也有所不同,所以有幾段獨舞(Solo)位會用回他們自己最擅長的舞蹈,當然跳舞前會有劇情講述他們的遭遇,為何會有這種情感出現,不會令觀眾感到突兀。」

街舞給人的印象是屬於街頭巷尾的,與CCDC的學院派感覺截然不同,讓人不禁奇怪陳頴業為甚麼會找他們合作。「其實在國外的團體一直也有在做這類型表演,把街舞放上舞台上,配合燈光或者劇情去演出,像是《飛越瘋人院》。但在亞洲這類型的演出並不多,所以很想試試這種型式。」而面對CCDC,他也並非十分陌生,因為他自己也曾經與不同的舞蹈及組織接觸過,「我遇到一些舞蹈老師對我有很大影響,就像讀書時期在浸會大學跟Billy老師學習過;也有受過『結界達人』趙浩然教導,那時候他組織了班和我同年紀的人一起唱歌跳舞。在他們的教導下令我自己的想法擴闊了很多,也勇於去嘗試及接受不同的新事物。有時候在街上看到有可以學習街舞的地方,我也會進去試下,看看有甚麼新東西學習,幸運地又真的給我成功,跳了幾個不同類型的表演,學了很多東西。所以現在我會想去試試努力把我自己的想法及所學表演出來。」但陳頴業也坦白說出,與CCDC的合作並非一帆風順,「幾年前我和兩位朋友已嘗試交計劃書給CCDC參與『真演出』系列的合作,卻被拒絕了。那時候自己完成計劃書時也感到有些地方未完善,可能是經驗問題吧,到現在也只是剛剛好。這次把自己所有所學所得放進去才能夠成功,得感激很多前輩老師交下來的東西。」

在香港,街舞一向也是給予人壞孩子的感覺,但陳頴業卻並不這麼認為。「其實現時的香港對街舞已友善很多,像是《狂舞派》或《炫舞場》等等的出現,不少人也對街舞有所改觀。街舞在現時的香港而言算是一種頗流行的事,所以我也不是太擔心香港人不接受街舞。以往較壞的印象在現時反而成為了一種文化,被人接受了,就像是紋身一般,以前會覺得是黑社會才會紋身,但到現在大家開始過後則慢慢會欣賞其美觀的一面。反而我擔心的是街舞走進劇場之後,大家會否接受到街舞在劇場中演出。這是顛覆了以往劇場及街舞的形象,很創新的地方,有趣而且能夠吸引到觀眾。」而街舞與當代舞兩者之間,也是同樣追求著「創新性」。這一種連結也是希望連結香港與街頭的藝術,用這種形式表達出自己的想法,與大眾互相接觸,而並非離開大家的藝術。「就像是《狂舞派》,電影看上去很夢幻很快樂,但是現實並不是這樣的。現實街舞舞者要維持這種生活很辛苦,也會遇上很多壞事,可是難道芭蕾舞便沒有嗎?不是的,大家同樣地也很辛苦,遇上很多壞事。現實只會更加壞,而我只是求真,坦白說出來,把這種有點壞的感覺吸收了再表演出來。很多時候所謂好與壞也只是相對而言,並沒有一定規則。」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CCDC舞蹈中心 (CCDC Dance Centre)

城市當代舞蹈團強調教育節目的延續性,CCDC舞蹈中心於2004年成立,延續舞團教育及外展部的舞蹈教育、外展計劃、社區表演及藝術推廣等工作,並設賽馬會舞蹈小劇場,銳意發展成為香港舞蹈界重要地標,藉著中心各項活動及設施拉近觀眾與藝術家的距離,創造一個活躍的討論、分享及資訊交流的環境。CCDC舞蹈中心每年為超過一萬二千名學員提供各類型的舞蹈訓練,舉辦的各類型舞蹈工作坊亦多達八千個。每年並舉辦多場免費社區表演,致力將舞蹈藝術普及,觀眾超過一萬五千人。

舞蹈課程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12, 2017

漫遊純真的世界 探索愛與責任——城市當代舞蹈團合家歡舞劇《小王子》

「我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晚仰望天空,就彷彿看到每一顆星星都在笑,而你,唯獨是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
Jun 12, 2017

Being There 2017──聲音掏腰包、ART CAMP TANGO

由聲音掏腰包及ART CAMP TANGO所主辦的Being There 2017主要分成兩部份,其一是於夏天到日本京都府京丹市舉辦藝術家駐...
Jun 05, 2017

跳入劇場的《大娛大慾》──陳頴業

八、九十年香港經濟發展蓬勃,上流人士天天大魚大肉,低收入人士則幻想著要成為有錢人,渴望著有甚麼時機輪到他們去大魚大肉。然而,經歷過經濟衰退後...
May 19, 2017

兒童遊戲入舞 解放肢體語彙 ——法國五月《西門說》舞蹈劇場

法國五月藝術節的表演節目包羅萬有,除有法國藝術家的精彩演出,也有不少是由法國與本地藝術家共同創作的成品——比如由不加鎖舞踊館聯同Emmanu...
Mar 07, 2017

觸摸實相?還是拆解?──《後感性‧實相》舞作中的戲劇訓練

「實相」到底是甚麼?這佛家用語,我不能說我完全懂得。「實」相對的是「虛」,從實相我反而想到現實種種虛妄。心經說「五蘊」,說色、受、想、行、識...
Feb 10, 2017

俗文化的對壘:評《佛‧像》

流行文化,泛指當下盛行的生活文化,特別是廣為大眾接受的文化產品或活動。千禧年以降,南韓成功通過電視劇、流行曲打造「韓星」、製造全球性K-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