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追尋導演夢(上) — 馬嘉晉@紐約

【圖片提供:受訪者及網上圖片】

導演將劇作家的意念化成舞台上的真實,是戲劇製作的靈魂人物。如此重任自然吸引不少胸懷大志的年輕人加入行列。兩位香港人,為了實現導演夢分別走到大西洋的兩岸,在紐約和倫敦兩個匯聚頂尖劇場藝術家的城市進修和實現夢想。《藝頻》邀請到馬嘉晉(Eugene)和李慧心(Pisa),與讀者分享他們遠走他方追尋夢想的經過。

尋求真實

Eugene自少接受朗誦訓練和學習鋼琴,九歲更獲邀到外國表演自己創作的音樂。然而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卻愈來愈拒絕形式和規則:「我閱譜能力很差,亦不愛讀樂理,所以要用背譜的方法來演奏。我亦慢慢變得厭倦朗誦,因為感覺很『假』。我喜歡真正熱情地表達內心感受,而不是單純地展現(presentational)。即使是展現性強的表演形式,例如音樂劇等,當角色唱一首歌時,其內心都是很真實的。所以在表演上可以有很多不同形式,但找尋內在真實這目標是沒分別的。你會見到外國演員可以很真摰地唸台詞,但在香港卻很難見到。或許就連親友間的恭維說話,有時我都很難真正知道他們的內心感受。我關心的是人內心的真正感受。」

在NYU的日子

Eugene在香港完成初中便到了加拿大升學,慶幸遇到戲劇上的啟蒙導師。暑假到紐約大學參加CAP21短期音樂劇課程,亦從此定下了往後要走的路:「在紐約大學修讀戲劇的得著是整個生活態度的改變。第一年我很怕上導演課,因為一個亞裔『肥仔』來導演95%都是美國人的班,這環境實在令我很膽怯。不知道是我的英文不夠地道,還是真的思路不清,總之上導演課就常常令我心情低落。直到二年級,情況才好轉了。因為當時的老師Rachel Chavkin (《美國夢險號》(Mission Drift) 導演, 2013香港藝術節),對我的表現非常肯定,還將我其中一份劇本分析功課發給所有同學參考,我的自信心便從此建立起來。從此覺得自己也有足夠能力去成為一個導演,於是便繼續努力。」

除了導演,Eugene還修讀了實驗劇場:「在紐約大學有多個小學院,提供不同的流派作選修。實驗劇場這選修科,有很多70年代在紐約很有名氣及影響力的實驗劇團來教我們。他們就是在近代戲劇史中讀到的藝術家們,彷彿是完成了實驗後,要來跟我們分享自己的經驗一樣。例如其中一位Karen Finely,她是一位行為藝術家,是 “NEA Four”事件中其中一人。課堂中單是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已經很有啟發性。難得的是,他們並不是要傳授經驗,而是要啟發我們這一代人的實驗,要找尋自己的聲音,到底這年代需要甚麼。反觀在香港,可能我們只會接收和跟從老師的要求,然後就會考得好成績。」

香港 vs 紐約

接觸過香港和紐約兩地的劇場,Eugene嘗試作出比較:「可能我在香港看的演出不多,還沒有碰上印象特別深刻的製作。整體上我覺得香港演員在台上講話時,就總是不像我們日常的說話。在電影中還可以看到自然的對話,但一到舞台就『演戲』了。這不單是腔調或發聲的問題,而是整個精神狀態或潛台詞都見到演員的行動不是戲中角色,而是著重於自我的轉化。演員太過自覺,自覺於要做個甚麼動作,就能『轉化』成一個特定的角色。另外就是常見到過份用力咬字,務求要正音,但沒考慮角色本來是不是一個會字正腔圓說話的人。現實生活就是有人說話正音,有人不是。或許香港的教育就是要學生找出『正確』答案。盲目地追求『正確』,反而會阻礙了藝術上的追求。」

找尋自己的聲音

上文提到在紐約大學的導師都會鼓勵學生找尋他們這一代的實驗,找出屬於自己的聲音,那麼Eugene的聲音又是甚麼?他說:「很多導演都是窮一生精力去尋找自己的聲音,未到最後一刻都仍在發掘之中。我現時仍未知我的聲音是怎樣的,但有好些東西對我有很大衝擊,亦令我希望進一步去研究。例如,我很喜歡英國Royal Court Theater 的好一些劇作家,包括Sarah Kane 和 Mark Ravenhill 等。Sarah Kane的作品涉及很多暴力和性,全個作品就是沒有了假惺惺!劇中的事件本身已經很觸動到我,感覺就是『有事發生了』!就像街上有劫案,人人都要停下來看。劇場要怎樣才可以造出此狀態?這是直面劇場 (In-yer-face Theatre) 帶給我很大的啟發。第二是音樂劇。因為我自己會作曲,我一直都希望寫音樂劇。其實直面劇場和音樂劇都有共通點,就是都是 “hyper theatrical”,超越現實,或完全抽象及詩化的表達。」

每個戲只發生一次

除了找尋自己的聲音之外,Eugene認為抓緊每個演出的當下更重要:「每導一個演出,我不希望是純粹因為我想導,或是要呈現一種聲音,而是由於每個戲只發生一次,我要弄清到底為甚麼觀眾今日要聽這件事,為甚麼是現在?為甚麼是這件事?為甚麼要用這手法?進一步而言,在香港和美國兩地都應該有不同的作品和手法。在美國我會想導演直面劇場,或較重形式的製作。相反,在香港我已經見到形式。香港人的思考很敏銳,像《無間道》這樣的內容,西方人很難想像到的。香港的特色就是有太多太多資訊,但沒機會去好好感受,去細味。學生的數學和語言能力在世界上都名列前矛,但那種『叻』,對創意是否有益?你看Google和蘋果電腦,都是鼓勵員工在放鬆的環境下工作,創意才可以釋放出來。香港的工作環境卻是不斷加班,甚至要放棄食飯時間。所以我希望我在香港的作品中,可以令觀眾放鬆腦袋,回到一個像小朋友般的世界。這樣的演出才回到人性,演員才生活在當下。」

 

相關連結:

馬嘉晉個人網頁:
http://www.eugeplays.com/

CAP21 暑期音樂劇課程

http://www.cap21.org

紐約大學網頁:

http://drama.tisch.nyu.edu/page/home.html

 

補充資料:

直面劇場 (In-yer-face theatre) / Sarah Kane / Mark Ravenhill:出現在上世紀90年代英國,由劇評家Aleks Sierz 在他2001年的著作 In-Yer-Face Theatre 開始使用此名稱形容一批年輕劇作家,他們的作品以粗俗、震撼及對質手法去跟觀眾建立關係及影響觀眾。當中主要包括劇作家Sarah Kane, Mark Ravenhill 及 Anthony Nelson。香港的風車草劇團及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曾分別搬演Sarah Kane的《狂情》(Crave)及《驚爆》(Blasted)。而在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新文本運動」的資料庫網頁亦可以找到不少Sarah Crane的相關資料:

http://www.newwritinghk.net/onandon/page03_01_01.php?idx=1

 

Karen Finley / NEA Four:1990年,美國四名行為藝術家(Karen Finley, Tim Miller, John Fleck) 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NEA) 提出的撥款申請,在已經通過同行評審的情況下,因創作的主題及內容而遭到駁回。1993年法院判四名藝術家勝訴並獲得原有的資助額,而NEA後來修例,不再資助獨立藝術家。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馬嘉晉 (Eugene Ma)

現於美國耶魯大學戲劇學院表演 系(研究生課程) 及 朱利亞德學院戲劇部(研究生及本科生課程)擔任形體演技助教。自2012年6月起, 成為耶魯大學戲劇學院形體表演主任克里斯托弗.貝葉斯教授 (Prof. Christopher Bayes)之徒弟, 在演員訓練方面接受導師培訓。在耶魯期間,馬氏也曾於本科生課程擔任客席講師。2012年5月畢業於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戲劇系(主修舞臺導演及表演)榮獲藝術學士學位。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