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追尋導演夢(下) — 李慧心@倫敦

【圖片提供:受訪者及網上圖片】

導演將劇作家的意念化成舞台上的真實,是戲劇製作的靈魂人物。如此重任自然吸引不少胸懷大志的年輕人加入行列。兩位香港人,為了實現導演夢分別走到大西洋的兩岸,在紐約和倫敦兩個匯聚頂尖劇場藝術家的城市進修和實現夢想。《藝頻》邀請到馬嘉晉(Eugene)和李慧心(Pisa),與讀者分享他們遠走他方追尋夢想的經過。

我要當導演

跟許多劇場工作者一樣,Pisa初接觸戲劇時都曾經希望成為一名演員:「從來別人都是找我當導演或編劇,但我明明就是一個好演員!」Pisa 笑著說。一個藝術家的成長,往往都經歷過很多轉折:「入讀演藝學院前,我自編自導了一個香港青年藝術節 (2006年易名為香港青年藝術協會) 的小型製作,我是從那個製作中開始找到了當導演的樂趣!」所以Pisa的導演之路,是邊參與邊培養出來的:「在演藝學院我主修了導演,我慢慢發現自己的性格其實很適合當一個導演。別人覺得很困難的工作,例如下決定之類,我都可以很自在地完成。」

剛畢業又想進修

2012年,Pisa獲獎學金遠赴倫敦修讀劇場導演碩士課程,但原來出國留學這想法早有她剛畢業就已經出現:「從演藝學院畢業,意味著我停留了在同一個地方五年之久,這樣難免會令視野有所局限。我不希望自己有框框,希望多看這世界才再決定將來路要怎樣走。」在倫敦生活兩年,Pisa形容這是一個成長體驗:「看演出當然令我眼界大開,但在陌生城市獨自生活令我有更大的成長。在種族上我成為了小眾,除了要學會照顧自己之外,還要用外語跟多國人士溝通,嘗試理解他們對人生和劇場的看法。那邊的朋友令我對世界的看法有了改變,對人生的道路有了更腳踏實地的感覺。由於對不同國家的人有了基本認識,其後再到歐洲其他地方看演出,便更能體會他們創作的角度。」

不同國家的劇場風格

那麼在Pisa眼中的歐洲劇場又是怎樣的呢?她嘗試總結說:「我覺得英國劇場很重概念及導演的風格。在英國看演出,我通常都會見到很清晰的概念,並且將概念盡情地去發展。在課堂中,老師只會著眼我的概念而不太理會演員的表現。然而,我在法國看到的卻是剛剛相反。我帶一份功課給一位法國導演看,他的評語就是概念清晰,但演員演繹不出。其實這正正就是我心所想!對我而言,作為導演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啟發演員散發能量去打動觀眾,是集中在人身上的工作。

「在莫斯科看到的又很不同,我看過五小時版本的《海鷗》,由六點演到十一點。演出將原劇本用充滿幻想的方式放大,以抽象手法呈現。我彷彿在看一個夢境中或潛意識中的《海鷗》,很精彩!我實在無法想像導演怎樣去創作和排練這個演出。彷彿演出已經超越了一切文本,而是在探討劇本的精神層面。並由此精神層面帶領著去探討畫面的呈現,從而刺激到觀眾從潛意識中引發出的快感。這是他們去創造劇場的一種新手法,在莫斯科看幾個演出都有同樣情況。他們能夠將自己的『國寶』如此創新地演繹,實在很震撼!某程度上我認為這是一個更高的藝術層次。而在德國看的演出,我認為是在莫斯科跟法國之間。」

「香港的劇場比較多跟金錢掛鉤,而較少跟生命掛鉤。」

香港跟歐洲的劇場生態當然有一定差別,而Pisa則觀察到香港觀眾的特色:「香港觀眾面對藝術的一些習慣和心態,會令本地創作受到局限。例如好些觀眾需要確定演出『好睇』,才願意購票入場,又或者只選擇有華麗佈景的演出。又例如只願意選擇題材輕鬆『攪笑』的演出,遇到哲理性強的演出便敬而遠之。香港觀眾希望付出金錢來換取快樂,簡單來說是一種消費者心態。而當藝術不符合觀眾的生活態度時,香港觀眾就拒絕接收和溝通。但請不要忘記,藝術除了娛樂之外,更重要是啟發人生命中的不同面貌和可能。而某程度上,藝術就是要打擊你固有的生活態度,令人醒覺。這是藝術其中一種功用,我們卻將這功用愈縮愈小。當觀眾如此懼怕被藝術去『打擊』時,香港戲劇就只可以停留在某個層面。如今有些劇團雖然並不明言製作商業劇,但在我的角度來看卻是很『商業』。香港的劇場比較多跟金錢掛鉤,而較少跟生命掛鉤。我甚至覺得香港觀眾害怕被打動,害怕被叫醒,怕醒來發現自己的生命是多麼欠缺意義。這是一種自尊的問題,也是香港的難題。」

藝術就是革命

不單是欣賞藝術的口味,安於現況,拒絕改變的特性在很多香港人身上都會存在,Pisa甚至認為能改善的空間也不多:「我覺得沒法改變,只可以盡力做。加上現時的政治氣氛,及言論的打壓,你會更加感到香港人受限制於同一思考模式 - 不要思考太多,反正沒法改變的事就不要理會,安安份份生活就好了。感覺上就是要將所有香港人變成老人家的心態,要安享晚年。不宜激進,不要自討苦吃,做些開開心心的戲便好了。我尊重這想法,但我認為這是一種超脫的想法。某程度上,藝術就是革命。我不能保證藝術可以改變些甚麼,但藝術本質上有革命的意思,而不是純粹去取悅他人。盡做吧!」

不限於女性主義

Pisa給很容易給人女性主義導演的印象,這或許跟她之前的作品,例如《私訪‧乳房》及《30婚限定》等有關。但實情她卻不希望限制自己:「我腦海中有一些風格不一的戲想導。我覺得即使我不刻意去建立一種導演風格,它都會自然流露出來。在外地看多了不同演出,腦中儲存了很多材料,組合起來會多了化學作用。以前會運用演員、群眾去呈現,現在多了『工具』,例如畢業作品會用上木偶。不是因為我要發展木偶劇場,而是覺得這個戲想這樣表達,因為直覺上我覺得跟主題有關。這可以說是我留學之後最大的轉變。題材方面,我相信很自然會偏向女性題材。但其實就算我導演一個『男人戲』,觀眾都會覺得有女性的角度和元素,畢竟我沒法逃避真實的自己。但同時,我又不想太沈溺於女性題材,我不希望刻意,刻意的話就不好看,會太單面。」

 

Pizza London Express

除了讀書,Pisa還用課餘時間製作了一系列短片,介紹歐洲劇場:「想香港朋友對不同地方的劇場有多一點認識。當然劇場工作者可以是很熟悉,但對業餘愛好者而言是很有趣,可以幫他們開眼界的。另外是給自己一個訓練,在鏡頭上看自己表達,也很重要,要不斷改善自己!」

Pizza Moscow Express

Pizza Edinburgh Express

Pizza Avignon Express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李慧心 (Pisa Lee Wai Sum)

2002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主修數碼圖像傳播。2007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 (戲劇學院) 導演系學位課程,獲授一級榮譽學位。校內多次獲優秀學生獎,更獲頒友誼社獎學金及張國榮紀念獎學金。畢業後導演作品有《死佬日記》、《布萊希特的情人》、《伽里略傳》、《一樹梨花壓海棠》、《私訪‧乳房》、《30婚限定》等,與及創作一系列社區音樂劇。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
Dec 01, 2017

歷史循環下的自處方式——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聽搖滾的北京猿人》

歷史沒有如果,但歷史又好像會重複地再現,當閱讀胡境陽最新編劇作品《聽搖滾的北京猿人》,有種時空交錯的錯亂感,更好奇他如何將幾段風馬牛不相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