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透過藝術尋回自身——「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

文:林琬娸 . | . 圖: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4月號(vol 91)《△志》

M+展亭「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顧名思義,一個關於兩位藝術家的展覽,透過各自的作品與彼此互動,並深入對方的世界。雖說此展由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與紐約野口勇博物館資深策展人Dakin Hart共同籌劃,可傅丹(Danh Vo)是在藝術業界以高度合拍的評價聞名,除了精選出自己2010至2018年間的作品,還擔當橋樑角色,居中連繫兩個城市和兩間博物館——香港的M+和紐約的野口勇博物館。鄭道鍊分享說「他易相處的本性使他既有能耐,也有魅力能把參與在展覽的各方拉攏依靠,令大家好像似有份參與創作,而這種令各方置身其中的感覺在佈展和遊覽時體驗尤其深刻。所以到最後,不只是我們兩個策展人或所代表的兩間藝術機構在對話,而是傅丹直接和野口勇(Isamu Noguchi)交談起來。」

傅丹極其擅長運用現成物,透過歷史物件,再造新意,賦與欲表達的意涵。Hart認為「這藝術實踐和野口勇強調的一致,透過石材、金屬鋼鐵及木材等諸多材質的實際應用,他將東方工藝的審美觀與西方現代藝術理念揉合成為三度空間作品。他把最小的東西,擴展到都市空間的運用,創造出優雅又堅定的永恆圖象。他先後介入不同藝術領域及設計範疇,足跡遍佈雕塑、景觀設計,並跨足至舞台設計、家具及燈飾等。」為突顯他們倆藝術的公共性,今次展品除了在展亭內,亦會在文化區內的藝術公園展出,這亦是M+首次的戶外展示。傅丹的作品設置於兩個放在外面的獨立改裝貨櫃內,其中精心設計的裝置,展現不同材質和製作手法,如創作於2011至2016年的《我們人民(局部)》的一塊銅板,來自他按原尺寸複製自由女神像後所分拆的逾三百多件組件。野口勇設計的《遊玩雕塑》同樣裝在室外,與傅丹的作品毗鄰而立,互相呼應。

如此戶外的裝置演活了何謂展題的「對位」重點,此展策劃得猶如音樂中的「對位法」。這個術語原指兩段不同的旋律相互交織、相輔相成,卻又各自保持獨立。無論是M+,還是野口勇博物館;或是野口勇和傅丹,大家就像是在演唱各自的旋律,但其歌聲在展覽中的某些地方又交織契合。此結構鋪排在展亭內更是明顯,鄭道鍊介紹說「裏面的焦點展品是傅丹根據中國西南部貴州省的傳統建築而修改設計的小涼亭《無題 (為Akari PL2而建構)》,靈感源於中國傳統水墨畫中常見的主題—文人雅士的亭榭園林。憑著這個概念不期然把傅丹想像成駐館的「文士」,其創作通過了時間和空間不斷的變化,總以充滿詩意的形式呈現。當中更以多盞野口勇設計的紙燈裝飾,組成明亮的休憩區。」Hart補充說「二戰後野口勇創作一系列名為《月景》的從內部發出光芒的光之雕刻,象徵他在生命黑暗期中迎向光明願景的寓意。五十年代,一次旅行途中,他發現了岐阜縣當地的和紙燈籠。他將紙型加以設計,並裝上電燈泡,成為古意新創的半透明物件,後來設計成量產的《光》燈系列作品,大受歡迎。時至今日,此系列的作品仍由同一工廠家族製造,依舊秉承過去近七十年來的技術和質量。他向專業工廠下達訂單承辦製造,自己則只負責產品設計,藝術家在製作時該留下的痕跡可說是蹤影全無。他在作品成形之前,已完成最重要的構思策劃,其想法定義了藝術的本質,而實幹的粗活製作過程則變得亳不緊要。這主賓易地而處的思維,主張簡化實際物質。這思想和於六十年代興起的極簡藝術不謀而合,更決定性的是他以這概念破格創新的觀念形式呈現藝術,促進「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的形成。」

野口勇從1920至1980年代創作的三十多件作品分散擺放在展亭內的四周,除了有由鍍鋅鋼於1982至1983年製成的《雲峰》,以及看似是雨傘架的青銅《這受難之大地》。還有形相無定卻充滿寓意、作於1942年的雪花石膏雕塑《莉達》。另外,他更以岩石為材,這個名為《童年》的作品便是由花崗岩製成。在小涼亭旁豎立像拼圖般可拆卸,作於1945年並在1971年鑄造的拉絲青銅《奇鳥》。其形態看起來像極了長頸鹿,又似是掛衣架子,令觀賞者摸不著頭腦,看得似是而非、頭昏腦脹。它的上面安裝了紙燈籠,伴隨著旁邊的白紗窗簾,由得微風輕盈吹拂,滿是日式生活的情懷。這室內寧靜安逸的氣氛,和窗外文化區工地的忙碌喧鬧形成強烈的對比。觀賞其蘊含著如此深邃內涵的創作無不令人滿心愉悅,他更透過滿載可能性的藝術形式和媒材,盡顯其豐富的多樣性。鄭道鍊指出「不論野口勇或是傅丹,流徙漂泊和跨文化流動,從來都是他們人生和藝術創作的核心主題。他們均是當代藝術中具備國際主義(Internationalism),以及世界主義(Cosmopolitanism)視野的典範。傅丹傳奇般的身世彷彿命中註定他是會成為藝術家的。1975年生於戰火中的越南南部,4歲時跟隨家人以難民身分乘船離國逃亡,船在太平洋中遇險,被一艘丹麥貨輪搭救,從此入籍定居丹麥。年幼時的這段記憶,遙遠而模糊,卻始終難以刪除、如影相隨著他。他最擅長以個體經歷折射過去,表達了許多與文化身份、政治與歷史相關的迫切問題,試圖致力喚起鮮為人知的人生事跡。」Hart認同說「野口勇的父親為日本詩人,母親是帶有蘇格蘭血統的美國英語女教師。他在日本度過大部分的童年時光,十三歲時取得美國公民權。成長於日美兩地,他將自己雙種族、跨國界和跨文化的境遇,化為創作源泉。他們倆都嘗試通過藝術追尋自己的根系,大部分的創作都有著自傳的性質,同時又通過個人經驗和歷史之間建立一種聯繫。」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一生都致力於思想進步、充滿社會關懷的藝術實驗,成為二十世紀極具影響力的雕塑家和設計師。他生於洛杉磯,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美國人,成長於日本和美國兩地。他在藝術生涯中遊歷四方,但以紐約為主要基地。他的作品形式豐富多樣,包括工業設計、陶瓷、紀念碑和公共空間的藝術裝置、景觀設計、舞台佈景設計,以及以石材、金屬和其他材料製造的雕塑。

傅丹1975年生於越南南部,正值越戰結束之際。1979年,他隨同家人以難民身分離國,最終定居丹麥,求學於哥本哈根的丹麥皇家藝術學院和法蘭克福的施泰德藝術學院。其創作善用概念手法,擷取文物和現成物,喚起鮮為人知的歷史和人生事跡,享譽國際。2018年,他的個人展覽「Danh Vo:Take My Breath Away」分別在古根漢博物館和丹麥國家美術館舉行。

鄭道鍊 Doryun Chong

鄭道鍊於2013年加入M+,擔任其時新設的總策展人一職。他現為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負責設計及建築、流動影像、視覺藝術三大範疇的各項策展活動和節目,包括收藏、展覽、教學及公眾活動,以及數碼項目。他曾策展或參與聯合策劃的展覽包括「M+進行:藝活」(2015年)、代表香港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曾建華:無盡虛無」(2015年)及「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世界巡迴演」(2018年)。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Authority

我們的願景,是為香港創造一個充滿活力的文化區,致力凝聚本地與國際的藝術家和觀眾,為他們帶來各種欣賞和展示藝術的機會,從中得到啟發。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