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邊界決定身份《萬念・歸寂》——謝至德

文:阿彬 | 圖:部份圖片由受訪者及WMA提供

我們是誰?中國人?中國香港人?英籍港人?還是香港人?面對主權移交二十載,接受過英國殖民的香港,每人對身份的認同也有自己的詮釋,經過人心浮動的2014年尤甚。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掙扎與現實的壓逼,是每個香港人也存在的疑問。去年WMA委託計劃「我們是誰」得主謝至德的藝術攝影計劃《萬念・歸寂》,即探討港人的身份問題,深化大家對身份認同上的思考,將於2018年1月27日至2月14日在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出。

 

WMA的攝影獎委託計劃開放及自主性高,讓謝至德的創作空間甚大,因此他決定「去到盡」,挑戰過往未曾嘗試的創作及攝影方法,更混合裝置藝術,以詮釋「身份」這概念。為求創新他改變自己日常的習慣,甚至跑去學習打坐,以提升自己的靈感。這次創作有不同的階段,部份仍在創作中,暫時首個階段名為「召喚沉默的他者」,他到訪香港不同的邊境地方,以影像投影方法把香港過往不同歷史投影出來,經過多重重疊下再拍攝下來,在不斷模糊的邊境上重現對香港人很重要卻又遺忘了的記憶。

 

「人很容易遺忘,就像你銀包裏的硬幣,你只會記得你擁有它卻不會記得它是誰給予,是如何得到,在哪裏取獲。這些東西並非必然,但又很重要,只是我們沒有意識去記著它。」謝至德補充並非所有東西也需要用紙筆記下來自何處,但要是大家訓練到有這種覺知,便能理解到很多事物的形成,像是香港現時的境況何來,中港之間的關係脈絡等等,這些事情也不是突然之間發生,而是有它的前因後果,慢慢形成的。

 

謝至德在邊境重塑歷史,便是希望喚起大家對香港本土的記憶及情懷,謹記自己的土地模樣。選擇在邊境創作,是由於邊境是權力的象徵,一些地方嚴禁進出,一些地方嚴禁活動,邊界界定了我們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法律上明文規定的,並非個人的事,而是整個社會的事。邊界同時也劃分了兩種不同的文化、意識形態、經濟體系等等,然而這種邊界卻漸漸變得模糊。

 

在邊境創作,不能隨便懸掛圖像或擺放設備,固此謝至德便以影像投影這種方式來創作。除了客觀環境因素逼使及視覺效果的獨特呈現外,選取這種投影方法也與創作的概念有關。影像投影的時間往往也是短暫且快速的,他認為人的一生也是短暫且快速,經常也是處於一個變化的階段中,像是人的思想或價值觀。

 

眾多個體改變,社會這集體組織也會改變。過往人們以為沒問題的事,在遇上不同的經歷後,對事物的看法豐富了,不再如過往般片面,便覺醒到問題所在。當事物與自身的預期有所落差,意識上的改變便會令自身的角度也隨之改變,人的身份也一樣,由過往南遷而來的難民,英國殖民時期的英籍港人,主權移交時移民海外的二等公民,2008年奧運會的中國人,到公民運動後的香港人。「這種改變代表了擁抱不同的事物及想法,是不斷邁向前方的過程,沒有好壞之分,也是我們對自己身份的認同與定位。當你從宏觀的角度去看時,所謂的黃、藍陣營之分,只是很短暫的事,只是一場很無謂的鬥爭,為甚麼不把這些力量去做更有益的事呢?」

 

投影的內容除了香港的歷史事件外,謝至德更收集了不同人的影像,南亞裔人、中國人、香港人等等,並將他們變成幻燈片,重覆投射出去。人與人的容顏混和在一起,難以分出誰是誰,所有東西也是很模糊,既像中港邊境,也像香港人的身份,在一個不確定的狀態中變幻。

 

除了攝影計劃外,即將舉辦的展覽更會展出不同的裝置作品,作品的出發以謝至德個人出發,關於他由小時候到長大後對於中國關係的感受。他以電影一秒二十四格作譬如,人的情感就有如二十四格的其中一格畫面,一瞬即逝,他只有以作品來紀錄那一剎那。唯作品只會在展覽上展出,觀眾需要到場才能有機會一睹其面貌。

 

《萬念・歸寂》

日期:2018年1月27日至2月14日

地點: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WMA委託計劃現正接受申請,詳請可留意網址:http://commission.wma.hk/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謝至德 (Ducky Tse Chi Tak)

1969年生於香港。多年以來以攝影為主要媒介記錄香港的環境空間變遷,近年以非直接攝影的手法去進行創作,多年以來參與多個不同的香港及國際展覽,作品也被私人和博物館收藏。

......

WYNG大師攝影獎為一非牟利的攝影獎,旨在以攝影項目,引發公眾對香港社會不同議題的關注。大師攝影獎每年設立不同主題,希望提升攝影藝術水平之餘,亦能喚起公眾對逼切社會議題的關注,並促進討論。

WYNG大師攝獎每年設立不同主題,2012/13年首屆WYNG大師攝影獎的主題是「貧窮」,其後為「空氣」及「廢/棄」。2015/16年的主題為「我們是誰」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