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鄧樹榮 x 白光劇社《安提戈涅》後感

文:胡境陽(香港編劇) | 圖:西九文化區 | 本文轉載自2017年3月號(vol 68)《△志》

香港劇場觀眾對「Antigone」(《安提戈涅》)不陌生,近在2013年,天邊外劇場於坪輋鄉郊演出此戲碼支援反新界東北發展運動;2015年,中英劇團上演時的宣傳語直指主人翁Antigone為「公民抗命歷史第一人」,彷彿搬演本身就是表態。

今次香港導演鄧樹榮與北京白光劇社帶來的全女版《安提戈涅》,文案稱背景設在一個未知時空的天台空間,而在西九文化區天台觀眾席上,眼前的日落維港景色作背景,填充文案中時空的未知,6名女演員踏上一個有點破落、有著魚骨天線和廢棄冷氣機的天台舞台,一下槍炮聲中斷群鳥亂鳴,Antigone 的悲劇再次上演。

此版本給我最大的感覺是:直接。直接即去除不需要的東西。導演鄧樹榮長於簡約美學,這個戲的簡約除了外在的佈景、服裝、燈光、音響設計外,演員在表演上亦非寫實的情景呈現,而是表現主義式的,以外露的形體姿態、動作或簡單如舞台面向角度的轉移,去展示角色的階級/處境/性格色彩/立場,做到演員的每個動作都有內容。

由於劇本中每個角色的行動都相當清晰,當演員選擇呈現了一個姿態,她就順著與之相應的情緒將台詞傳遞。以Creon(克瑞翁)與Haemon(海蒙)的一場父子戲為例,Haemon希望父親收回對其未婚妻Antigone的死罪,開首,Creon 以治國之道說服Haemon時牽引著他緩緩步前,Haemon表示不同意時二人雙手互搏,然後Haemon嘗試以親情說服父親收回殺令時把身體都挨向父親,一個轉念一種姿態,直接反映思想、情緒及意圖,而由女女演繹,還多了一重柔情。     

觀看時,我對這種演繹有些許懷疑,覺得這樣單向度的演繹會抹去角色一些潛在的色彩,如那個向Creon報訊的小兵,他因害怕報告屍首被葬一事會激怒Creon讓自己受罪,台詞盡顯露其因惶恐而起的囉嗦、小心言詞但弄巧反拙的不知所措,就定位來說有「丑」的色彩。

而在這演繹中,小兵一直壓下頭、兩臂沉下 ,由始至終緊張情急地向Creon報告與自辯,雖然其姿勢令我分神想起《國產凌凌漆》的「聞西」提著兩斤菜出場的形象,但演員貫徹始終的張力,與及Creon隨之表現出的狂暴──叉頸、一手抓著小兵頭顱推開 ,很快將我引領去專注在Creon的橫蠻威權,對,我想,將一些與表達目的無關的色彩過濾,而專注於一種色彩並盡情放大,讓戲劇的二元對立充滿表現力地呈現 ,就是讓我感受到「直接」並享受在其中的原因。             

在這個演出中特別吸引我的是Creon。在劇情分佈上,我甚至覺得Creon才是主角。Antigone為倫理與正義抗命就義,她了解自己必要負上性命代價,雖有悲嘆但不後悔,兄長屍體已葬,她的命運是篤定的,因此戲劇的懸念,就放在Creon會否收回禁葬令之上。在Creon頒佈禁葬令、小兵通報、知道抗命者就是親妹女兒Antigone但依然降罪、劇情透露Antigone是兒子Haemon未婚妻,面對兒子說服依然不動搖、先知預言他必遭天譴他卻反指駡對方是收了錢的騙子,觀眾一路追看的是Creon的態度與決定會否轉變,在一些版本上,會突顯他堅守的是治國之法,有沉思、鎮定或因狠心而內心痛苦的一面,俗點來說,很易會看到成熟男演員借此表現如現代管理層的反派男性魅力。

在本劇中,飾演Creon的女演員由始至終都非常外露地展現尊橫、狂暴與盛怒,俗語所謂「惡到出面」,隨著劇情推進,她的身體表現愈發野蠻,後段離開其皇座雙腳起跳彈上磚牆之上,如《變形俠醫》的HULK一般成為一隻生人勿近的狂獸,看得我趣味盎然,這與我們面對的暴政形象,何其相似。

Creon也非一味佔在上風,戲的中段歌隊念頌一段人的自我膨脹欲與天鬥必遭惡運的台詞,五對命運的手將Creon扣押向下,可見除了Antigone與專制惡法對抗,Creon同時在對抗著天理,因此當天理循環,被禁葬的屍首帶來瘟疫、Antigone的死導致Creon妻兒相繼自盡,Creon終承受惡果,飾演他的女演員站在台中心抽搐、 萎縮、潰散倒下,暴政必亡。

彼時維港夜幕已臨,舞台燈光熄滅後觀眾席繼續被頭上的ICC(環球貿易廣場)照亮,眼前是港島區一眾高樓燈火如常,我腦海想起2012年達明一派演唱會的一幕,在《今夜星光燦爛》一曲尾聲,投映的維港影像化成碎片崩塌,「恐怕這個熣燦都市光輝到此」──然後演員起身謝幕,很精彩的演出,但城市崩塌的影像依然殘留在腦海中,城市的命運,已取代了人物成為了戲劇的主角。

這場在天台的表演,時間成為共同表演者,夕陽隨Antigone的命運下沉,她執著她的義、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對抗Creon以國法為名的強權,而強權太強大,以眾人之口無法撼動,但人之上有神掌握命運,人在做天在看,惡報最後終落在Creon 身上,就像無數我們聽過的道德寓言一樣。 

而這一點,卻讓我感到鬱悶。

我們在理念上都站在Antigone的同一陣線,行動上卻未必跟她有一樣的勇氣;現代的權力機器,又可會有足夠人性被所謂教訓與報應促使它回頭?今天再看此戲,我已無法從中得到啟示,城中無力感充斥如貫穿全戲演員從喉嚨發出的嘶啞。抗命之路如何走下去,藝術如何能夠為它提供力量,是藝術創作者們都必須思考的一道難題。

 


觀賞場次:
《安提戈涅》 
2016年11月4日 4:45pm
西九文化區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鄧樹榮戲劇工作室 (Tang Shu-wing Theatre Studio)

「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為註冊慈善團體,其前身是創立於1996 年的「無人地帶」。「無人地帶」創作的作品超過二十項,當中較具代表性的包括《生與死三部曲》──《三級女子殺人事件》(1997)、《解剖二千年》(1999) 及《我的殺人故事》(1999) ──《真面目》(1998) 、《我們互不相識的一小時》(2000)、《生死界》(2002)、《死亡實驗室》(2002)、《代理阿媽教》(2003)、《日落前後的兩三種做愛方式》(2003)、《人、椅、龜:一齣關於文化的冥想》(2004) 以及《泰特斯》(2008)。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