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重塑徐訏撲朔迷離的仙氣愛情——室內歌劇《鬼戀》

訪問及整理:賴建群 | 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月號(vol 78)《△志》

繼2013年《蕭紅》和2015年《大同》之後,作曲家陳慶恩的第三套室內歌劇《鬼戀》將於月內首演。之前兩套作品刻畫的,是近代為人認識的歷史人物,新劇另闢蹊徑,文本由意珩執筆,改編自徐紆的成名作《鬼戀》。兩位主角無名無姓,就叫「人」和「鬼」;一次離奇邂逅,更激發兩者久埋心底的情結。陳慶恩及《鬼戀》的男、女主角柯大衛和鄺勵齡於去年12月初受訪,談談對新劇的理解和期望。

問:賴建群
柯:柯大衛
陳:陳慶恩
鄺:鄺勵齡

問:由《蕭紅》開始,一連三套都是室內歌劇,其實如何界定室內歌劇與傳統歌劇?
陳:稱為室內歌劇,主要是因為樂隊的規模並非沿用大樂隊編制。今次只有九人,也沒有合唱小組,只由三人演唱。雖然如此,不等於局限了表達力,樂隊只有九人亦不見得要時刻用盡,重點在於如何步署。

問:創作上有遇到甚麼挑戰嗎?
陳:今次我覺得寫得頗辛苦,有時甚至有綁手綁腳的感覺,因為我會跟足每一個字的聲調去處理。我們用的是聲調語言(tonal language),真的很難處理。西方可以創作完優美的旋律再加上歌詞,只要節拍配合即可。但華語每個字有聲調上的高低抑揚,明明字的聲調向下降,我想旋律往上衝,這是不可以的。所以從作曲來說,室內歌劇不用處理大樂隊,我可以更專注於中文語言的處理。

問:我每見台上的歌唱家可以將這麼多的曲詞背熟演出,總覺得很厲害。現在準備的情況如何,你們又如何投入新劇的角色之中?
鄺:Professor Chan 寫的作品我覺得很「singer friendly」,容易唱、容易投入。我特別讀過原著,原著以「人」的第一人稱來敍事,「鬼」的一切都來自他的憶述,但歌劇中有女方的第一人稱,她其實在想甚麼?對男方的第一個印象是甚麼?
柯:可以問問意珩!
鄺:(笑)對,要問問。我現在覺得揣摩「鬼」的想法,隨角色的心態變化去唱會是難度所在。
柯:現在仍在背譜階段,可能未識驚!我有自己一套了解角色的過程,因為了解意珩的字是一回事,有時作曲家如何去演繹文字可以是另一回事。我會從文字和音樂中尋找屬於我自己的解釋。現在來說,先背譜,再唱進角色中!

問:歌劇的故事設定於1945年的上海。編劇意珩將兩位主角的交往由一段不算短的時期濃縮為第一幕的一個晚上和第二幕的天亮之後,也會加入由男低中音黃日珩演繹的原創角色「月亮」。音樂創作上如何配合?
陳:文本中有很多充滿意象的字和詞,例如「煙」、「氣色」等,我很有意識地用繪詞手法(word-painting)用音樂呈現。我的方向是盡可能跟足文本的要求。今次的文本中有要求加入一些音樂片段,例如第一幕結尾要不經意的加入德伏扎克的第九交響曲「新世界」第二樂章,之後劇中人會唱《何日君再來》和《瘋狂世界》,再引出二人共舞的探戈。要將它們組合,變得有機。有趣的地方是音樂創作可以隨著劇本的演進而逐步成型,這是最理想的。例如第一幕中「人」在江邊遇上「鬼」,我配上音樂時發覺我所寫的,其實很像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我就將那段音樂擴展,成為「月光」的主題,讓黃日珩發揮。

問:你期待觀眾可以從新劇中獲得甚麼?
柯:每一次演出都應該是一個旅程,我分享我對這個角色的感覺,可以帶着觀眾一路走過。
鄺:是的,可以領着觀眾同行,投入角色的狀態和演變。
陳:我不期望歌劇可以帶出甚麼大道理,只希望觀眾能享受其中。聽歌劇應該是種享受,即使「喊到飛起」,都是因為投入。若後人回顧這次製作,發現陳慶恩是這樣處理文字,原來中文可以這樣入樂—我最希望的就是這樣!


室內歌劇《鬼戀》(普通話演出,配有中、英文字幕)
日期:    12﹣13/1/2018(五及六)20:00  |  14/1/2018(日)15:00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票價:$340 / $420 
於城市售票網(www.urbtix.hk)發售
查詢:2268 7321
查詢:www.lcsd.gov.hk/cp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作曲
陳慶恩 (Chan Hing Yan)

陳慶恩為香港大學音樂系教授,香港小交響樂團2016至2018年駐團藝術家,為美國伊利諾大學音樂藝術博士,主修作曲、副修民族音樂學。

......
藝術類型: 女高音
鄺勵齡 (Louise Kwong)

剛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新秀獎(音樂界別)的鄺勵齡,曾於 2012 年在奧地利泰利亞雲尼 國際歌劇歌唱大賽中分別奪得亞軍、鐘•修打蘭最佳女高音紀念獎及觀眾獎。

......
藝術類型: 男高音
柯大衛 (David Quah)

柯大衛於馬來西亞出生,曾奪取馬達澳洲歌唱比賽冠軍。他與昆士蘭歌劇團合作,在莫扎特的《唐喬望尼》一劇中飾演唐奧塔維奧,自此踏上專業演出舞台。2000年柯氏來港發展,在香港演藝學院教授聲樂。他經常於東南亞演出,並積極投入本地樂壇。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7, 2018

舞台上的時空穿越

近年,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解憂雜貨店》因電影版的上映,而在香港變得「紅」起來,中英劇團很懂得把握機會,在電影上映一年多後便搬演同名的舞台...
Dec 04, 2018

《好人不義》公義與憐憫,你會點揀?

若公義與憐憫不能並存,你會怎樣選擇?牧師張宇海外歸來後,遇上駝背的陳喜婆婆,他懷著善意,扶起她並送至醫院,怎料一個屈尾十,婆婆控告他用車撞倒...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
Nov 08, 2018

《原則》引起的校園風暴 擇善固執下的花火

「著體育服先可以去操場打波。」看似簡單的一個新校規卻暗藏危機?新人事,新作風,新校長帶着連串新校規來上任,由不准著校服去打波的規條開始,為這...
Nov 07, 2018

100種生活,100種可能——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會客室》

「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一個填海計劃,加上民間特首作旁白的廣告搞得滿城風雨,片段伊始的這句話,好像再無出路,將所謂的「希望」和「未來」寄托...
Oct 23, 2018

百年後的寓言故事——綠葉劇團《狂人》

一百年前,魯迅筆下的狂人在日記本子上,留下粗糙的五四式白話文,大聲疾呼他看見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無法改變的根本問題。人吃人的社會在不同時代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