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重新認識《父親》——毛俊輝

文:阿彬 | 圖:部份圖片由香港話劇團提供

隨歲月流逝,年紀增長,家族中長輩漸趨老邁,是每個家庭也需要面對的事。銀髮滿項,除了容貌上的轉變,內在也會有所不同。香港話劇團最新劇目《父親》,講述的正是一位患有腦退化症的年老父親,記憶日益褪色,在他眼中的世界、家人、現實也逐一變得異樣,牽動到每位與他接觸的人。能夠演活腦退化症病人身心變化又符合年齡的演員不多,香港話劇團特此請來有「香港戲劇教父」之稱的毛Sir毛俊輝擔任主角,把腦退化症病人的視點角度呈現給觀眾。

 

是年適逢香港話劇團四十周年,為慶祝他們決定邀請上一任總監毛俊輝回來擔任導演,希望他能回來繼續創作。但想不到這幾年他突然間忙了很多,原來演藝學院請他回去主理戲曲學院,一切從零開始建構,兩年時間甚麼空間也沒有,接了的戲也不得不推走。「現時我終於回復了自由身,但就變相必須還舊債,行程也排滿至明年了。」所以話劇團這幾年找他籌辦戲劇時,他也不得不推辭。這次四十周年大日子,他便答應替話劇團出任活動,本來未有設想擔任主角的,但想不到導演馮蔚衡帶著這齣《父親》劇本來找他,他一看之下十分喜歡,「優秀的劇本實在不多,這是個很好的挑戰,所以便接下了主角一職。」。

 

這次的劇本《父親》(Le Père)乃法國青年劇作家霍里安‧齊勒(Florian Zeller)於2012年創作,由於自身家人患上了腦退化症有感而發,於2014年獲得法國莫里哀戲劇獎最佳劇本,並獲提名羅蘭士‧奧利花獎、東尼獎等。毛俊輝認為這個劇本出發的角度非常有創意,是從老人眼中去看這個世界,而非普遍較常見的家人角度去看顧患病的父親。在病患者眼中的世界有虛有實,講述家庭的事宜卻沒有一點虛假,十分真實。「我第一次接觸劇本時也有想過結局會否太戲劇性(Dramatic),但我們做過研究訪問了醫院的醫生後,便知道原來這是真實的描述。所以我很佩服這劇作家能如此忠於現實但又充滿創意。」。

 

講述家人老去患上腦退化症,不免令人誤會此劇屬於悲劇(Tragedy),但劇作家卻提到這是悲鬧劇(Tragedy Farce),毛俊輝直言自己沒有聽過這名詞,但仔細猜想後又覺得很合理。他解釋這齣劇自然不是純粹的鬧劇,內容有根據且十分真實,然而如若不明白了解腦退化症時觀眾便會有可能以為當中的劇情是一齣鬧劇。為了了解腦退化症,劇團除了請相關專門醫生來訪問研究外,毛俊輝更多次親自到老人中心探訪患上腦退化症的病人,並請教看護及病患家人,觀察他們。這令他更了解腦退化症並有信心演活這角色。他特別提到現時香港有不少老人家也患上這種病,大眾可以憑藉這齣戲了解及感受社會上腦退化症病人的心境及狀態,而這也是令他接這齣戲的其中一個原因。

 

毛俊輝被稱為戲劇教父,源於他曾教出不少戲劇界至今尚活躍台前的演員或導演,如黃秋生、張達明等,今次合作的導演馮蔚衡同樣是他的學生。對此他笑言自己應該給了她不少壓力,可能自己在言談間會流露了一些想法影響到她,但他對馮蔚衡有一定信心,導演有她自己的探索空間,演員需要的是支持,而不應該也不會干涉她。毛俊輝也提到自己以往在香港話劇團時與馮蔚衡合作過,二人關係密切,大家之間有默契,明白彼此的專業及能力。他也提到每個導演也有他們的特色,而這齣劇則很需要像馮蔚衡一般擅長指導演員的導演,才能充份發揮到這齣劇的特色。

 

近十年沒有登上舞台擔任演員,毛俊輝也不禁有點擔心。他擔心的並非在排戲方面,畢竟他曾接受長時間訓練,很快便能適應到;他擔心的是需要費大量精力去揣摩劇中主角患病所體會到的真假、虛實時的演繹方法,很需要演員去帶領觀眾慢慢進入腦退化症病人的心境及幻覺中,當中所花的精神遠超他想像。而整齣戲共有15場,身為主角的毛俊輝更有12場也要在台上,由頭到尾也需要演出,需要花費的精神氣力更為鉅大。

 

《父親》

日期:2017年10月19-21#, 22, 24-28, 31日,2017年11月1-3日    8pm

日期:2017年10月29#日    3pm

# 設演後座談會

*最新加開11月4日8pm及11月5日3pm兩場。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400, $350, $300, $20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毛俊輝 (Fredric MAO Chun-fai)

毛俊輝博士早年於美國從事專業舞台演與導工作,為最受尊崇的本地戲劇家之一,曾擔任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核心文化藝術設施諮詢委員會成員。毛博士於1985年香港演藝學院成立之始便出任戲劇學院表演系主任,並於2001至2008年期間擔任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卸任後獲贈「桂冠導演」名銜。他曾獲多個舞台獎項,包括五度榮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以及香港藝術家聯盟頒發的「藝術家年獎1999」(舞台導演)。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