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錯落的懷緬——王浩然「縱虎歸山」

文、攝:木瓜 | 本文轉載自2017年4月號(vol 69)《△志》

甫打開升降機門,來到chi art space,卻見門口是充滿東方色彩的圓拱門,裡面是一片煙霧瀰漫。展覽最後方的霓虹燈亮著鮮艷的光線,粉紅與黃燈在煙霧中交錯共舞,有種難以言喻的曖昧氛圍。庭園中心擺放了一頭似曾相識的老虎玩偶,疑似要擺出一副兇猛樣子,卻不成氣候;周遭放置了形形色色、大小不一的仿真石山,伴著一棵棵竹樹,有點像蘇州庭園,但裝載著它的盆子卻因太現代,予人難以投入、格格不入的感覺。展覽的背景音樂,仿似低吟卻不知所云,音樂裡是一種催眠感覺。

這是由K11 Art foundation策劃,由陳浩揚策展、王浩然創作的「縱虎歸山」——似乎是個曖昧,充滿著錯置的展覽。

未知王浩然是否想藉這展覽,抒發對香港的感情?當中似乎有對舊時代的懷念,有對這種懷緬的懷疑,及對時光逝去的無力。他可謂錯過了香港太多,卻又對此地情有獨鍾。在他年紀尚小時,早於1985年得以造訪虎豹別墅,僅此一次。2004年短暫回港,卻未有機會參觀,直至2005年回港定居,別墅已停止開放,萬金油花園遭拆卸,政府收回並考慮活化發展。老虎像與「十八層地獄」雖已被拆下,但王浩然卻依舊對此念念不忘,當中有種懷舊的感情。

虎豹別墅,大扺是港人英殖時代的共同回憶,它當中充滿珍禽猛獸的雕塑、色彩豔麗的地獄壁畫,以及充滿氣勢的花園,當中無一不是虛構奇物,卻吸引著一家大小假日來臨參觀,當中似乎有他們的期待與喜悅。花園遭拆卸、老虎被遷走,似乎意味著共同回憶不被重視,而曾遊覽過此地的人始終對它念念不忘。但同時新一代的年青人,卻不以為然,他們成長在虎豹別墅不再流行,或是不復存在的時代。上一輩的回憶與想像,慢慢流失在歲月裡。

王浩然回港,將虎豹別墅帶到這展覽中,懷著的是以前兒時遊覽別墅的回憶,還有對舊香港的印象。那應當是模糊的,卻纏繞著王的心頭不去,故似乎變成了這「縱虎歸山」予人的感覺。彷彿帶有一種凝視東方的視覺,對舊時香港既感陌生、神秘,又同時抱有懷緬的情緒。展覽裡的煙霧彌漫,似乎就意味著這種不確定性。而當中的霓虹燈,儼然是一種相當具有「香港味道」的典型象徵,於遊客眼中尤是。

王依據想像與相片,模仿舊有虎豹別墅的老虎像與假山假石,用玻璃纖維、不銹鋼、顏料,將這些舊雕塑重新塑造。然而它們畢竟非舊物,而是藝術家懷著舊日情緒製造的新品,當中只有外觀,卻沒有實質歷史。將之放進一個當代藝術空間,就更加有錯置之感。彷彿這種對舊有事物的懷緬,於當下這個時代、空間,只是更突現其格格不入與過時的觀感。的確,於這個瞬息萬變、日新月異的社會,所謂的回憶似乎毫無意義。即便有多重視,都只會被發展的洪流所淹沒,懷念只是徒然。

也許港人的感受與王浩然的相去不遠?70、80年代,人們對虎豹別墅的神怪奇幻著迷,但那畢竟只是一個幻象。當時人的希望,也許是一種對生活快樂的憧憬,彷彿都只會註定幻滅。隨著時代變遷,連這些幻象與憧憬,似乎也會因發展而逐漸被銷毀。而註定新一代年輕人,生於虎豹別墅未流行之時,無法理解那些情緒,亦對老虎像感陌生,象徵著新舊一代無所避免的隔閡。

也許因此,才能解釋到王浩然於這個展覽營造的格格不入感。這種懷緬於這世代,似乎註定是失落的。未來可以如何呢?未來重新開放的虎豹別墅亦注定與過去不再一樣。將過去的東西用另一種方式帶到未來,卻始終不是同一回事。沒有甚麼能敵得過時代變化,亦無人能阻止事物的意義會逐漸失落而變得空洞。殘忍,卻那樣真實。


王浩然「縱虎歸山」
展期:即日至29/4/2017
時間:10:00-19:00(一至日)
地點:chi art space(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新世界大廈2期8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王浩然 (Adrian Wong)

王浩然於1980年出生於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早年就讀心理研究學(2003年於斯坦福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於三藩市開始創作和展示作品,同期執行幼兒心理實驗。2005年他於耶魯大學獲得藝術碩士學位。王浩然的創作以實驗方法論為基礎,透過裝置、影像和雕塑等作品探索各類主題,以及自身與環境間的複雜關係(以實驗性、歷史性、文化性的方式,並配合以幻想或虛構的敘事)。這些藝術有機體和開放的創作形式與包羅萬象的主題通常形成協作互動。

......
藝術類型: 策展人
陳浩揚 (David Chan Ho Yeung)

陳浩揚,香港策展人。他曾於2007年至2009年期間在上海外灘三號的滬申畫廊擔任總監,後於Osage畫廊擔任總監至2011年。他於美國紐約巴德學院Center for Curatorial Studies獲得碩士學位。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22, 2017

藝術學習,創作空間與師資缺一不可——訪藝術家黃永生

從前藝術多以師徒制教授,而今香港則將教授方式制度化。經歷了會考和高考的考驗,青年藝術家黃永生(Sunny)還是認為老師對他影響最大。院校若能...
Aug 21, 2017

〈剛柔〉

世上很多事情都不能單獨存在,多是相對性的,例如陰陽、男女、老幼、善惡、興衰、快慢、輕重、高矮等等,以至剛柔。只有這樣,世上才產生動感,才有生...
Aug 18, 2017

藝術與時代對話——「廿年回歸前後話」

二零一七,香港回歸二十年。民生政制都變了不少,文學藝術又經歷過甚麼轉變,將會面對怎樣的挑戰? 《廿年回歸前後話》早前已經公開徵集及舉行網上投...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