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隱藏在公園裡的詩意 ──第六屆藝遊鄰里計劃:遊園誌

阿彬

「遊園誌」為第六屆藝遊鄰里計劃的壓軸展覽,由張子軒、禤善勤、梁御東、鄧國騫、黃嘉瀛五位藝術家以香港島的公園為出發點進行創作,透過研究背後獨特的歷史和文化,啟發公眾對公共空間的想像。至2000年以來,「藝遊鄰里計劃」透過選出本地創作人士的藝術方案籌辦展覽,讓藝術走進社區。本屆藝遊鄰里計劃更關注本地歷史文化、人文生活等議題,特別選址在四座別具意義的香港歷史建築中舉行,先前已分別在油街實現、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校園及牛棚藝術村1a空間進行展覽,而是次展覽於香港視覺藝術中心舉行。

公園不單供市民休憩,也有綠化城市之用,而不少公園更盛載著悠久的歷史。「遊園誌」以香港動植物公園、卜公花園、皇后像廣場、遮打花園和中山紀念公園道出今昔香港的故事,藝術家透過對公園歷史文化的所聞、所想、所感轉化成藝術作品,重新詮釋「公園」的意義。

 

甫入展館,可見像鏡子般左右兩邊佈置得如出一轍的資料室——「數據有限資料館」,一邊把公園的歷史文獻資料羅列,另一邊把資料的細節改動,不明確的指向對應人們目睹當前事件成為歷史時的茫然。

 

循著展廳的路線慢行,燈光沉下來,氣氛明顯變得幽暗。此時,參觀者已進入「強制現實觀察亭」,藝術家把原來展場的設置進行了一場大改造。原來透明的玻璃窗戶全被木板遮蓋起來,僅留狹長的縫隙以觀察館外的公園景像。原有的樓梯也改裝成斜坡,使人走得吃力。一切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展場佈局,頓然失去作用,讓觀者感受和思考展覽空間的可能性,也為展覽埋下伏筆,將其意念延伸至公園,一個時常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地方,其可能性應被重視和重新發掘。在這個空間細心欣賞,旁邊一側的窗戶雖以黑色膠紙密封,但陽光隱隱在一些黑底反白的情歌歌詞中透射出來,歌詞使人聯想到香港不同年代的歷史文化。而另一邊廂播放著從海岸線拍攝得來的錄像,讓光影在黑暗中盪漾,像置身於小船上,觀看著那角落裡放著的神像,就像公園中常見的情景,展示藝術家對公園的再詮釋。

越過斜坡,進入「忘憂經歷懷念廊」,第一件看見的展品是兩張繪畫,畫面地點相同,時間則分別是早上及夜晚。晚上拍攝的相片以黑色筆繪畫了公園的外型;而早上拍攝的相片,則在天空上用白色筆及草地上用綠色筆寫上關於政治、革命或死亡的語句,遊人必須來回數次經過才能看到作品上添加的筆跡。藝術家刻意設下這種障礙,希望令遊人明白公園內有很多東西隱藏,需要花費時間或置身不同角度才能尋見。另一件作品是兩個分拆了的英女皇人偶,人偶的重組代表了藝術家對英女皇的觀感,在時代變遷下重塑形像。第三件作品,是一張掛在牆上的大型拼貼作品,由五位作家共同創作,把公園裏拍攝的相片拼合童年照片、新聞相片、建築物外型等,加上塗鴉及繪畫,拼貼零碎片段內容,形成這展覽空間的總結。

 

來到「失落補償願望廳」,眼光剎時被牽引到黃嘉瀛的作品上——藝術家為自己設計了一座墓碑。她以中山紀念公園為創作背景,而「紀念」一詞在她眼中有著濃厚的死亡意味。據文獻所載,孫中山先生在革命時期,常與其他革命份子在此公園對外海域在船上商議決策,大家每次的訣別也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公園內有很多不同設置以提及那段歷史,但遊人大多沒有理會,只是很「自由」地忙著自己的事。黃氏不認同這些遊人所享用的「自由」,她套用哲學家的說法,「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自由」。所以她的作品中把自由與死亡連結在一起,創作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墓碑,墓碑旁的祭品就是可能導致自己死亡的原因。墓碑背後則是一輯寶麗萊相片,拍攝了孫中山紀念公園的早與晚,對照「忘憂經歷懷念廊」作品。晚上所拍的相片全都漆黑一遍,看不到甚麼,而早上拍攝的相片,內裏則是公園裡一些角落景像,無人使用被忽略的設施藉此訴說人們觀看事物時片面的樣貌。

 

「失落補償願望廳」中,不時聽到清脆的敲擊聲及動物叫聲在迴盪,轉過頭來便看到鄧國騫的錄像作品。他在香港動植物公園取得創作靈感,看著那籠困的黑猩猩,令他反思生命的起源。在基因系譜上黑猩猩與人是極為相似,人類是否由黑猩猩進化?建基於這種設想下,他拍攝了兩條視頻,第一條是黑猩猩在籠中生活的錄像,平行地與另一條錄像擺放,以作比較,鄧國騫用毛夾把身上的毛髮逐根拔起,並插在一塊肉色的肥皂上。另一組錄像則是播映著他太太懷孕時隨著呼吸微微起伏的肚子。與同場掛在牆上的一棵無憂樹互相暉映,而無憂樹正正象徵生命之始。鄧國騫把象徵生命的不同事物置放於展覽中,代表對生命轉化歷程的看法,同時也是對生命充滿疑問:究竟應該相信生物進化論,還是信仰?若兩者也不相信,而傳統又已經分崩離析的時候,那人又應該如何面對生命?

拐角後是張子軒的作品。他選材地點為卜公花園,與之前「強制現實觀察亭」的作品有關連,依據曾發生鼠疫的史實脈絡創作。卜公花園以前發生鼠疫,大量市民病逝,但現時鮮有人提及。張子軒於實地考察後,發現該處有不少老榕樹,但氣根卻遭砍掉。他想起小時候曾讀過一篇文章,提到榕樹的根是連結生者與死者,他本著這個想法創作,於園中撿取樹枝,並粘貼上人造樹葉,偽裝成一種健康的狀態。藉著這種荒謬的反差,以此對人與生命的關係作反思,同時對香港政治作關連聯想。角落處擺放了一些以蠟製成的神像,放在砍掉的樹幹旁。神像對張子軒而言有敬拜的意味,包含人文價值。以往在公園裏供奉神像慢慢消失,人們莫不關心,神像擺設愈來愈少,到最後甚至圍上鐵欄,無人關注。

 

藝術家禤善勤的創作圍繞著皇后像廣場。皇后像廣場故名思義放有皇后的銅像,但基於歷史原因皇后像已搬到維多利亞公園去。禤善勤發現即使閱讀文獻資料,對皇后像的認知始終不深,皇后像都只是一個很模糊的印象。在文獻搜查中發現,政府曾提出會否為皇后像進行修復。如果三十年來也有所修復的話,那皇后像的樣子會變成怎樣呢?基於這個想像,他在小型的英女皇人偶上抹上三十層油漆,可以看到英女皇人偶外型變得十分模糊,似乎對觀眾詰問:這段英女皇歷史對我們而言有甚麼價值,還有保留意義嗎?

 

「殘存餘韻存放處」為「遊園誌」最後的展出作品,擺放兩組梁御東以遮打花園為主題,創作出錄像作品,捕捉了99年至02年間爭取居港權事件。他訪問了當時警察拘留記者事件的當事人,並輔以於公園錄影的一些景物,連結昔日與現在的局勢,借此回應現時的政治環境。作品運用三部電視機播放不同的影像,把一些日常可預期的景物放進去,一旁則播放著與記者做的訪問,又或是假日到公園休息的菲傭訪問,以製造時間空間上的錯落感,致使人想到到遮打花園自身的歷史文化今昔之別。旁邊放有一個音樂裝置,以兩首關於香港的流行曲目為展覽作結,一首是羅大佑的《青春舞曲2000》,另一首則是黃衍仁的《再會吧,香港!》,希望觀眾自己細味這些有關香港的歌曲和歌詞。

 

第六屆藝遊鄰里計劃:遊園誌

日期:26.5 — 30.7.2017

時間:星期一、三至日上午10時至晚上9時

地點: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展覽廳

免費入場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鄧國騫 TANG Kwok-hin

鄧國騫,香港混合媒介藝術家、策展人。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作品通常透過拼貼手法去重組社會既有的符號,從而賦予事物一層新的意義。他的作品曾在香港、美國、新加坡、意大利等地展出,亦為香港藝術館、德意志銀行、阿美尼亞莊遜當代藝術及私人收藏。曾獲頒2009年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優秀獎、第五屆國際拉古娜藝術獎個人展覽特別獎、2011 年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 以及於2010年、2011 年連續入選傑出亞洲藝術獎。

梁御東 Ocean Leung Yu-tung

梁御東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學士及碩士課程的新晉藝術家。他的創作多以現成物, 空間介入去回應社會性議題。2015年梁御東獲「咩事藝術空間」邀請作藝術家駐留,回應在深水埗的社區經驗。除此以外梁御東亦活躍於香港獨立紀錄片製作,曾為《收割,開路!》 及 《稻米是如何鍊成的》 擔任監製。

黃嘉瀛 Wong Ka Ying

黃嘉瀛,1990年生,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藝術)畢業。她的創作媒介廣泛,有寶麗來攝影、拼貼、絲網印刷、文字及繪畫,並利用各種社交媒體作發表平台。黃的作品關注時事,熱心社區藝術;作為一個敢言的年青藝術家,她留心週遭發生的一切並勇於發表意見。黃作品散見於報章、雜誌,並不時作分享和導賞。

禤善勤 Chris HUEN Sin Kan

Chris HUEN Sin Kan was born in 1991, Hong Kong.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