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靳埭強﹣設計哲學家

文:小米 . | . 圖:靳與劉設計 . | . 本文轉載自2011年11月號(vol 08)《△志》
靳埭強

被喻為「香港平面設計教父」的靳叔說, 他年少時從未想過當設計師的。可是,香港的設計也因為他,得以在國際上提升至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的設計,不但題材廣泛,帶有自身文化色彩,更注入了水墨、民俗文化和中國哲學等元素,使其作品流露了一種少見的淡雅氣質與意境。 別人問他的創意從何而來,他笑言自己只是比較「多心」,對所有事情也興致勃勃,還很喜歡在哲學世界裡「胡思亂想」;再加上自小在以書畫篆刻為樂的爺爺、當裁縫的爸爸和熱愛繪畫的伯父的耳濡目染下,使其體內的藝術基因,後來誘發成種種設計上的巧思。

「教育始終令我牽掛」

靳叔說,他今天雖然卸下了汕頭大學的設計藝術院長一職,也不再擔任正形設計學院的校董會主席,「但我還是喜歡做教育方面的事,因為我想花多一點時間在年輕人身上。」

其實靳叔的設計師之途不算順遂,他15 歲來港學做洋服,當了十年裁縫;22 歲才開始學習水彩和素描,後來再到中大校外部進修設計和繪畫(當時的老師有呂壽琨、王無邪等)。然而靳叔說,他學了三個月設計後,在25歲開始當一名全職設計師;28 歲就在自己有份籌辦的夜校教設計;後來更在理工任兼職教師。

問靳叔對香港的藝術教育有何看法,他直言香港社會對藝術的功能看得很輕。不過他指出,藝術教育在香港有發展過的,但大家對美術課始終不重視,「有教藝術能力的老師不太多;教藝術的老師也多是兼教」。比如說一直保留的美術會考,校內的老師也可能為了學生能應試而教美術。總言之對美學教育沒有一定的準則和要求,「甚至變成家長取向,學美術成了使孩子能入名校的手段。」

「其實自五四新文化運動已經在說『德智體群美』,但這個至今始終未能落實到。」他指出,現時提倡的『創意教育』,是以藝術來培養一種創造性思維,透過藝術去體驗生活,從過程中鍛鍊一個人創造、分析、表達能力,不只做一些美的東西。

「所以我主張,藝術應該和中英數一樣,成為必修科。這些是從我看西方的藝術觀念、中國的教育等得來的想法,其實大陸已經在五年前定立了對藝術的觀點、新的指標,但香港卻仍沒有這些主張…。」

設計裡的哲學

靳叔早期的作品較為西化,然而發展至後期的設計,每每滲透一些哲學思想。他自言這是慢慢探索出來的東西。他坦言:「我當初做設計,其實並不知道它是甚麼。我傾向想發展純藝術多點,我甚至有點看不起商業藝術。」然而他學了不久,已被設計中的創作意念所吸引,很快在這個行業幹出一點成績,也就不能自拔了,「設計給我太多發揮的機會;比起藝術它也是一種創作。」

而且創新的思維影響著他,「因為我不太喜歡師承;一開始便受到西方現代藝術的影響,被不同時代、不同概念所衝擊;喜歡純藝術的同時也喜歡現代藝術。上世紀那些當紅的偶像派藝術家我也很想向其學習。」

靳叔說,那時候自己走的都是「當代藝術」和「現代設計」這些最先鋒的路線。他的設計也開始被人讚賞。但他不禁想,為何自己所做的還未得到國際上的認同?「那時候當代藝術風起雲湧,比如六十年代波普藝術最流行,然後一下子出現了概念藝術、簡約主義,或行為藝術等;始發覺若只追隨前人的浪花,在設計上難以走出自己的路。」

「我不斷問自己,我想做的設計,究竟代表一種怎樣的生活方式,面向社會上哪一班群眾?」於是他嘗試一點中國文化的東西,注入民間藝術如木刻、刺繡、剪紙工藝等元素。這使他的設計,變成西化之餘卻帶有中國味道,「我把這時期的設計風格喚作『民俗設計現代化』。」

當時靳拿設計出去國外參展或比賽,已輕易展現出一種「來自東方」、「來自香港」的味道。作品帶有文化身份,也開始受到國際注意。然而他不滿足於只是「穿上唐裝、載上面譜」來向人宣示中國設計。80 年代的他開始以毛筆、書法,營造出寫意與文化象徵:「我這時候的設計,不再一定是以民間藝術或中文字來表達。我可以用國際性的語言或形態,但說的是中國人的生活態度。」

他更從生活態度進而思考哲學,再注入他的設計裡,「我覺得儒釋道是中國人生活的精粹,是東方哲學思想裡最重要的部分,這些也影響著我的創作思維呢。」

「因為音樂, 使我決定做藝術家。」

靳叔憶及15 歲剛出來做事,「可以自由地買一隻原子盒收音機,在工作時收聽。我最喜歡聽流行曲,由貓王開始,後來又喜歡the Beatles。」不過除了流行曲,他還喜歡古典音樂,「我買了很多古典音樂的唱片,很喜歡聽當年陳浩才主持的『醉人的音樂會』,還有他的『紅寶石hi fi 音樂欣賞會』。」

他閱讀很多有關音樂的書,比如音樂結構、樂理、音樂家傳記的;聽現場演奏,比較不同的樂隊、音樂家的演繹。「因為有多一點知識,你自然可以欣賞更多;其實藝術並不那麼容易進行深層次的欣賞。」

原來令靳叔堅定想要當一個藝術家,更是因為貝多芬:「這一位非常偉大的作曲家,喜歡原創,追求突破,他的第九首交響樂更有人聲,開創先河。他本來患有耳疾,卻依然這麼傑出,在我眼中他就是藝術裡的一個英雄。就是因為他,使我也決定做一個藝術家。」

靳叔笑言有關藝術的他通統喜歡,他也因為看《中國學生周報》,開闊了對電影的眼界:「未做設計師之前,我是一個戲迷來的。那時候香港開始有一班出色的影評人,比如石琪。我開始認識歐洲新浪潮電影,陸離喜歡的我也喜歡,他做編輯的時期我最投入。我也嘗試向這本刊物投稿呢,試過刊登一篇關於音樂的東西,另一篇是一首新詩… 」

觀念性的水墨

在水墨藝術方面,靳叔在70 年代已開始用宣紙、水墨、水彩,來混合其他材料,做出來的卻是波普藝術,「我用這些作品來反映我們的機械文明,我將之稱為『啤塑膠時期』。」喜歡創新和標奇立異的他,在思考自己的水墨創作時,當然不跟隨流派,「歷代山水是有發展的,為何不發展當代的山水?」於是他以傳統山水為載體,再以現代手法來表達。

他自言這是一種「反叛」的作畫方式,因為他畫的不是真山真水;又因為他的設計師思維,才創作出字與形象結合的水墨作品,形成了一種既生活化、又有現代感的水墨畫。

「無論如何,居住在城市的我們,對山景的欣賞始終隔了一重。所以這是現代人對山水的感覺,帶點夢幻感。我自己一開始畫山水,已經把山水調轉,畫一次調轉一次,好像發白日夢般,代表了一種城市人的心態。」不過他說,隔一段時間他已經放棄了自己口中「古古怪怪」的構圖。他到廬山觀賞雲煙、到黃山看奇峰雲海。他上山的那些年,畫多點比較自然的作品,然後很快又畫多一點幾何構圖和造形,總之每個時期也有不同的追求。

「這是我的設計師性格驅使的。現代性其實是一種觀念性,我比較少反映城市社會的作品。但我覺得繪畫作品並非要像現在的當代藝術般,好似無社會題材便不能生存。我的畫,主要探討哲學的層次,我認為這是生命中最大的層次,也來自社會,但表達的是一種生活態度。」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靳埭強 KAN Tai-Keung

國際著名設計師及藝術家,1967年開始設計工作,曾獲無數殊榮,其中包括美國洛杉磯國際藝術創作展金獎、紐約水銀金獎及銀河大獎、波蘭第一屆國際電腦藝術雙年展冠軍等。靳氏熱心藝術及設計推展的工作,現為AGI會員、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顧問、香港藝術館榮譽顧問以及西九文化管理局董事局成員。

王無邪 Wucius Wong

王無邪原名王松基,香港著名作家、設計理論家及畫家。1958 年創立現代文學美術協會,為創會會長,1961 年到美國留學,學習繪畫及設計,回港後教授設計理論,更出版多套設計理論書籍。另外,王氏的水墨作品同樣成就超卓,他以西方畫法入畫,革新傳統水墨創作,多年來出色作品無數,其藝術成就在本土及國際層面上備受認同。

呂壽琨(1919-1975) Lui Shou-kwan

呂壽琨被譽為「香港新水墨運動」的先驅,培育了無數的香港水墨畫家,包括王無邪、周綠雲、梁巨廷、靳埭強等,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影響深遠。呂氏出生於廣州,父親是畫家和學者呂燦銘(1892-1963),於廣州經營古董書畫店。呂氏自幼受其薰陶熱愛繪畫,臨摹歷代國畫大師的傑作,包括明代八大山人、清代石濤和近代的黃賓虹,亦曾短暫拜師黃賓虹學畫。

路德維希·范·貝多芬(德語:Ludwig van Beethoven,1770年12月16日-1827年3月26日),德意志作曲家、鋼琴演奏家。貝多芬上承古典樂派傳統,下啟浪漫樂派之風格與精神,因而在音樂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自1814年開始他的聽力急劇下降,於是放棄了鋼琴演奏和指揮,但卻堅持創作:他被譽為最偉大的作品幾乎都是在雙耳全聾時創作的。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