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音樂劇是音樂劇——訪Julian Woolford談音樂劇

圖:由受訪者及音樂劇作提供 ■ 本文轉載自三月號(vol 57)《△志》

音樂劇在香港的發展可謂有點尷尬——一方面對它感興趣的人為數不少,原創和改編作品均大受歡迎,然而,要全面和有系統地認識音樂劇的渠道卻不多,舉例來說比如是香港演藝學院仍未有正式的專上課程培育相關人才,西九管理局等政府組織邀請訪港的外國大師中也從未見到有音樂劇的份兒。於是提升香港音樂劇水平的責任,自然落到民間藝團身上。上月獨立藝團「音樂劇作」便邀請到英國吉爾福德演藝學院(Guildford School of Acting)音樂劇碩士課程主管Julian Woolford 開辦公開講座,到底他對音樂劇有甚麼看法?

為甚麼音樂劇如此受歡迎?

說音樂劇是當代最受歡迎的表演藝術形式絕不過份,你看撐起絕大部份倫敦西區及百老匯的製作均是音樂劇便可得知。能自負盈虧的舞台演出一向少之又少,惟獨音樂劇是少數可以帶來盈利的表演形式。為甚麼音樂劇能得天獨厚?Julian認為音樂劇最能發揮劇場的本質:「當你看到一個精彩的音樂劇時,實在令人相當興奮!當故事和音樂互相配合時,會產生出很強的感染力和澎湃的情感。欣賞音樂劇有如看藝人走鋼線,音樂劇演員需展現純熟的技巧去完成高難度動作。我認為音樂劇的藝術成就常常被低估,事實上音樂劇是最具歷史的劇場形式。音樂劇展現出劇場應有的面貌,很多戲劇都未能像音樂劇般豐富。」可是有不少人會認為音樂劇很「商業化」,那麼Julian 認為音樂劇是一種藝術形式還是娛樂?他說:「當然是一種藝術形式!音樂劇跟很多美國藝術形式有類似情況,是一種很容易被商業化的藝術,並且由商業帶動。而事實是音樂劇可以用多種方法和角度去推展一個故事。我身為創作人也希望作品受歡迎和多人欣賞,因此音樂劇的所謂『商業成份』也很吸引我,畢竟有二千多人坐在劇院中欣賞自己的作品是令人很有滿足感的!」

香港要成為文化藝術的中心,又怎可以缺少音樂劇?同樣來自英國吉爾福德演藝學院的另一位嘉賓,歌唱部主管Steven Luke Walker 則在歌唱工作坊中不斷提醒參加者,倫敦西區的標準就是一星期八場演出,一年合約,期間每場必需保持水準。假如他朝香港真的能製作出長壽音樂劇節目,但我們又有沒有足夠具備此等訓練的演員擔綱演出呢?這問題值得我們去深思。

音樂劇的敘事結構

Julian 在講座中主要講解了音樂劇的敘事結構,並強調成功的演出必需建基於良好的故事及戲劇基礎之上。他把主要角色歸納為四種主要類型,分別為Hero (主角)、Mentor (導師)、Shadow (影子)和Shapeshifter (改造者)。主角的經歷可分為十二個階段,而十二個階段就等同於三幕劇的結構,即開始(Beginning)、中段(Middle)和結束(End)。而最重要的,是音樂劇的歌曲可以根據此發展階段來編排,達到推動劇情等戲劇功用。不過Julian強調,這是用作分析音樂劇的故事結構,是參考之用,而不是一條將故事填充上去,就可以寫出成功音樂劇的方程式。

看著Julian的分析,不難發現香港音樂劇跟西方還有一般距離。如果香港希望建立自己的音樂劇,應如何做起?Julian說:「倫敦西區和百老匯都不是一夜建成,而是花了很長時間,香港希望有此成就也需要耐心。有趣的是,上世紀80年代大量西方音樂劇輸出到全世界,曾經有一些學者意見認為該等音樂劇抹煞了當地創作,令本土創作和創意難以發展。過去我也認同這說法,但現在卻有另一體會。理由是近年的澳洲、南韓和南非等地,當年『進口』了大量這些音樂劇,然而這些音樂劇成為了表演者和創作人的訓練機會。今天這些地方,已經萌生了更多精彩的原創音樂劇。香港也應該多向高水平的音樂劇學習,再用自身的經驗去過濾和思考,選擇合適自己的元素。還有不要因為一兩次的失敗而放棄,要從失敗中學習。」Julian 口中所提及的歷史,是指1980年代,《貓》、《孤星淚》、《西貢小姐》及《歌聲魅影》等英國音樂劇大量輸出到全世界,當中包括由英、美公司製作的全球巡迴演出及個別地方購入製作版權的演出等,此現象在之前從未發生過。至於在香港原創音樂劇中會否發現這些音樂劇的影子,就留待讀者自行判斷了。

對年輕音樂劇創作人的建議

來到講座的提問時段,眼見在座有多位嶄露頭角的音樂劇創作人,沒理由不向他們索取一點建議,Julian回應說:「上演你的作品!要坐到觀眾席中間去看自己的作品,不要做伴奏,也不要導演自己的作品,好好身處觀眾之間體驗一下他們的反應。一開始的時候不要寫大製作,這樣只會浪費金錢,待有經驗後再加長吧。我在金匠學院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 任教時給學生的功課是創作一個十五分鐘的音樂劇,學生只可以用少於四個演員和一個鋼琴。他們也可以用課室中的物資,和容易找到的戲服,而重點是我們會將作品公演!雖然用不上三幕劇的故事結構,但仍然要交代一個完整故事,有限的資源令學生更集中鍛鍊用音樂說故事的技巧。還有就是要多寫,不斷去寫來鍛鍊自己!」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音樂劇作 (Musical Trio)

音樂劇作於2009年誕生,除「音樂劇是音樂劇 – 講座及工作坊2016」外,亦曾製作音樂劇《囍帖街》及《邊緣戀曲》。音樂劇作堅持深入探索西方音樂劇本質,努力把音樂劇的多種面貌介紹給香港觀眾。同時以本土文化及社會特質為依歸,在新創作中逐步探究和實踐屬於香港的音樂劇藝術。

......
Julian Woolford (Julian Woolford)

Julian畢業於University of Kent 和 Bristol Old Vic Theatre School,現為英國吉爾福德演藝學院(Guildford School of Acting)音樂劇碩士課程主管。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