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順手拈來的詩意

文:阿角 | 圖:澳門藝術博物館、陳嘉強 | 本文轉載自2012年7月號(vol 16)《△志》

創作,可以是精心籌備的大計劃,也可以是靈光乍現的一刻,由澳門跨媒體藝術家陳嘉強的作品《和》,便是其中之一。他以一次在泰國海邊的經歷為契機,以水瓶盛載夏季溫暖的海水,同年冬季,他把海水在寒冷的房間中噴灑,以期重溫陽光的滋味。這個富詩意又有點點荒誕的行為,被藝術家以照片及文字記錄下來,更成為今年澳門藝博館七月的《以身觀身—中國行為藝術文獻展》四件優秀作品之一。也許,創作並不如我們所以為般高深莫測。

強:陳嘉強

《和》這件作品最初是怎樣開始的?

強:那個夏天在海邊,我覺得陽光與海水很暖和、溫柔,手邊有個水瓶於是盛了一些海水,企圖把一點陽光攜帶回家。後來冬天,看著這瓶擱在一旁的海水,便把它釋放出來。

它相對是一個比較「私人」的體驗,你創作時最想探討的題目是甚麼?

強:身邊細微的種種都不停刺激著我,創作很多時候就是把一些最平常的一點甚麼與另一些甚麼錯合,產生作用。我作品主要關注個體生命之間的巧合與機遇,擷取生活中的微小事件及細節,以呈現人們處於生命中的不確定。

從有這個概念開始到完成,總共花了多少時間?

強:八月在海邊,到同年十二月冬天時在自己家裡,行為完成後,文字就寫好了,前後花了共四個月左右。

完結後,作品呈現的東西與你最初的預想有差異嗎?

強:如前面提到,作品是在生活過程中慢慢自然形成,作品完成於兩年多前,現在看著,就像是自己日記的一部分,能看到當時自己的狀態。

那段時間經常感覺自己的身體與精神穿梭於兩個城市的空間。具體生活情節太複雜,三言兩語說不清。反正大概是關於空間與時刻的錯合——把夏天海邊的氣味與濕度,攜帶到自己的睡房。

你自己會怎樣定義何謂「行為藝術」?對不同的形式,你又有甚麼看法?

強:我認為,作為創作者,是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把想法實現 (realize)。我不會把一種藝術類型定義。但我認為:形式,無可避免地會成了內容一部分。

行為藝術是一種「當下」的藝術形式,過後觀眾只可憑紀錄:如錄像、文字、照片等東西去理解。你覺得觀眾可以從何入手去理解藝術家的訊息?

強:「閱讀」同一個作品所產生的岐義,正是創作者所渴望的。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樣閱讀作品,每個人有自己的方式。最重要的是:作品所呈現的意像是否鮮明。

創作的靈感通常從哪裏來?

強:我的創作大多是被事或物的表象刺激所生成。如於日常生活的某些時刻所發生的事,讓我留神,如埋下種子。然後經過一段蘊釀時間,到後來,會與另一個生活的時刻,連接上,我自覺最理想的作品大概就是這樣產生出來。

你有沒有偏好透過哪種媒體來創作?

強:影像、文字與聲音。

從小不擅與人溝通,可能正因此,運用各種媒介來嘗試與人接觸成為我成長過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對我而言,影像、聲音與文字就是通往真實的入口,以及生成詩意的載體。一直熱愛電影呈現的真實與詩意,而我最想做的,其實是電影。

你怎樣看澳門藝術的發展/生態?

強:我把你的問題裡的「澳門藝術」分解為二:第一是來自澳門的創作人;第二是創作人在澳門創作。我想說說的是後者:澳門是一個獨特的地方(哈,那個地方不是獨特的呢?)有自己的記憶與心事。我認為這是一個有很多可能性的地方,不管在視覺、聽覺、感觀方面,還是在文化上。我也看到愈來愈多創作人都到澳門來,生活,及創作,這對於澳門作為一個當代藝術平台,是可喜的。


陳嘉強 小檔案

澳門跨媒體藝術家、獨立電影導演。畢業於澳門理工學院平面設計系,現從事平面設計、影像及各類藝術創作。作品涵蓋攝影、裝置、行為藝術等範疇,包括《回憶肯定距離》、《和聲》、《世遺講》、《指望》、《右手弄髒左手了》、《和》等等,並曾於澳門、香港、中國大陸、台灣等地展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