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顛覆的表演——咩事閉幕展︰「咩囉」羅文樂個展

文/攝:橘子 | 本文轉載自2017年9月號(vol 74)《△志》

回想起兩年前,李傑與黃子欣創立了「咩事」藝術空間,目的想突破一般商業畫廊的運作模式,找尋商業市場以外的展覽可能——於是作為兩年實驗計劃,「咩事」藝術空間迎來最後一個展覽︰「咩囉」羅文樂個展。羅出身自中大藝術系,今次的展覽相當破格,擊破的是一般我們對純藝術的既有印象與傳統。他突破的創作想法和取向,大抵作為「咩事」藝術空間最後一個展覽而言甚是適切吧。

無論是展覽的內容,還是裝載的空間,都實踐著一種原則︰突破一種理所當然。當我們以為畫廊一定要在中環,藝術品一定要具備市場價值;「咩囉」卻是在深水埗一棟舊樓的小單位裡進行,而當中的作品卻與一般畫廊展出的藝術品甚為相異——大抵質問著,究竟甚麼是藝術?如果這些都是藝術,藝術的內容是否應該擴充?

「咩囉」這個展覽名,聽似沒有涵義,然而其「沒有所指」的取向亦引起了觀眾的提問,這就是藝術家的目的本身。羅文樂曾說,這展覽並沒有特定主題,只是整理著自身一直以來對藝術的看法;這種沒有主題的導向,也是衝擊著觀眾對展覽的期待,展覽是否一定要有主題,所有作品是否一定要用既定的邏輯展示?「咩囉」題目的虛無,也是呼應著藝術家想要突破的目的。

 

甫進入展廳,迎面是兩幅畫作《He-Man & She-Ra》和《The flying Dumbo》。這兩張畫作其實都顛覆著我們對藝術的認知。油漆、油粉彩——這兩種製作物料都鮮見於一般的藝術展覽。當一般的藝術追求著細緻、細節、完美,追求使用高級、雅緻的顏料,羅文樂使用的卻是可在任何一間五金店購買、非常平民親切的油漆。油漆甚少用來作畫,更遑論用來塑造立體、陰影,但羅文樂卻似乎在作一種誠實的叩問——藝術的本質,是否必須高雅,能否平民化?畫布邊不修飾的線頭、很難說得上是細膩的筆觸、猶似學生作品的兒戲或玩味,也是呼應著同樣的提問︰不整齊、甚至帶點馬虎的感覺,能否仍舊是藝術?

不只是物料,其作畫的題材亦然。他所選取的繪畫對象,是過去的流行ICON︰神力女超人、太空超人希曼、還有小飛象。三者的共通點是,都是相當親切的角色,而且都有點過時。作品說不上是高雅或高尚,而且筆觸粗豪,看似甚為平面、沒有立體感的上色方法、沒有用顏色塗滿畫布——這些本是「學習」繪畫時的大忌,羅文樂卻是理直氣壯的犯禁以質疑︰所謂的規則和禁忌是否合理?

在展覽的一隅,置有一張桌子和地毯,那是星期六工作坊的專用區,羅文樂會隨機邀請某位觀眾坐下,請對方描述一位羅從未邂逅的人。接著羅文樂會在紙上畫出這位僅憑聽來的情報而「認識」的人。這種靠「想像」描繪出來的人像畫,更是顛覆著我們對「人像畫必然像真」的認知。問的是,畫人像畫,可否憑藉想像;一種不能說得上是像真的人像畫,能否成為藝術?

但其實提出那麼多的詰問,當羅文樂的作品能夠被公開展出,其作為「藝術品」的價值已經被肯定了。如此剩下來的就只有一個問題︰如果這都是藝術,那麼究竟有甚麼不是藝術?這樣的疑問,也許足夠人思考一輩子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羅文樂 (Law Man Lok)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18, 2018

油畫中的詩性與音樂 中國油畫家龎均專訪

看中國油畫家龎均的畫作,不自覺地被其明亮、豐沛的色彩吸引,而同時間,畫的意境也隱然透出水墨才有的空靈。如此奇妙的結合,難怪別人都說他儼然是「...
Jul 12, 2018

【仁云亦云】全球藝術四年展

世界盃,四年一度全球盛事,早已不單是足球比賽咁簡單,說是另類形式世界大戰或有點嚴重;然而,隨著媒體落力發掘球賽以外故事,讓我們能夠由世界盃看...
Jul 11, 2018

Billy Apple:藝術家即藝術品

Rossi & Rossi畫廊有別以往多帶來實驗性強的年輕藝術家,今個夏季為大家迎來了來自新西蘭盛年時活躍於英美藝壇的Billy A...
Jul 04, 2018

馬克・布拉德福特的地圖 揭示社會的不公義

來自瑞士的國際畫廊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 )選址在中環 H Queen’s 開設亞洲區首間畫廊,兩層空間佔地10,0...
Jul 04, 2018

離經叛道的蔚藍海岸

今年法國五月重頭展覽「尼斯派-——從波普藝術到偶發藝術」一開鑼,便出現了一段小插曲:觀眾中有女童踩在其中一件展品上,蔚藍色彩灑滿一地。作為觀...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