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1)

阿彬

中大藝術2017在五月尾展開,眾多展覽中的本屆藝術系畢業展在中大校園文物館展廳一舉行。中大藝術系歷史悠久,至今年已是第六十個年頭,培育不少藝術界傑出人士,如專業藝術家、藝術行政人員及學者等等。展覽每年也吸引眾多藝術界朋友到場觀賞,參觀交流,發掘明日之星,本篇文章將集中報導畢業展整體情況。

(有關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生受訪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2)》《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3)》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本屆畢業學生共38人,主題為「現代說永遠已經很傻」,當然這句是取自張智霖《現代愛情故事》其中一句歌詞,但卻加以深化詮釋,借此反思「當代」和「永遠」兩個概念的關係。針對當代藝術的時間性,「當代」(Contemporary)的意思可以解構為「持續的短暫」(Continuously Temporary)。相對於「當下」,剛「過去」了的時間已失去了「當代」的意味,當時間的恆常與確定性失去意義時,追求永遠已是不切實際。藝術在「當代」之下變得不再崇高,所有東西也可以成為藝術,也不再有「永遠」存在,以此來從新詮釋了「現代」說「永遠」已經很傻這句歌詞。而本次展覽的英文主題在解釋上與中文有所不同,本屆畢業展籌委主席文蔚珊解釋:「英文的主題『Nothing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是作為中文主題的一種補充:雖然追求永遠的藝術已經沒可能,但我們一班畢業生仍然會熱愛藝術,不會放棄。」

 

本屆的主題由各位畢業生一同議定,雖然畢業生的作品並非以此為主,但在一眾作品中卻能夠看到不少是關於時間,與主題隱約間互相呼應。「我們的主題並沒有刻意去配合同學的創作而去選定,會有這種呼應可以說是一種巧合。因為各位同學過往也有自己一直以來所關注的主題,在這次的展覽中不少也是沿著以往的題目作發展,創作變得愈來愈成熟。」比較往年,今年的創作媒介較多樣化,比例上也較平衡。「上年的話會較多中國繪畫,一進去展覽便看到很多工筆、山水、書法等。但今年比例上則減少了,大約佔整體五份之一左右。較多的是繪畫,也有裝置藝術及影像,可以欣賞不同的媒介。一些舊生也有提到本屆較為多樣性,而非偏向單一媒介。」

這次展覽有三十六件作品及兩份論文展出,如文蔚珊的作品《泥梯》,結合陶泥和新鮮泥土,在淘泥施釉過程中加上泥土,燒成一塊塊的手作陶磚,形成人造與天然的對比。陶磚鋪在樓梯上供人踏踩,讓人感受泥土的觸覺,並且讓觀眾參與到作品之中,體現創作者對物料的重視;王俊昇的《菲斯利的馬(父親)》裝置作品,從約翰‧享利希‧菲斯利1781年所畫的《惡夢》為出發點,在作品中尋找家庭的共通性,將的形象比喻成父親,再把自己的身體轉化成比喻中的馬;鄧澍豐的《他們在看畫》油彩作品,繪畫學生上課時觀賞畫作的情況,顯示出畫者成熟的繪畫技巧;庾穎妍的《來又去,去又來》抽象畫作,在參與藝術治療過程中接觸了一些認知障礙症老人,對時間流逝下人們記憶的忘記及情感上的體悟;李子蕊的《出虎度門學習忘記》表演作品,融合自身粵劇從業員的個人經歷創作,在展場搭建了戲棚後台的化妝間,在該處即時上妝落妝,模擬演員在後台的情況,重現演員在後台那一瞬間的空虛感;黃家敏的《遊樂場》油畫作品,以俐落的線條及漸層豐富的色彩繪畫了似真似假的遊樂場景色,創作源於記憶中的熟悉空間與繪者自身的關係,對過往的追憶而畫下遊樂場景色。

 

在中大的展覽中,我們請到畢業生李子蕊及黃家敏就他們的作品《出虎度門學習忘記》及《遊樂場》進行訪問,將另稿報導。

 
有關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生李子蕊受訪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2)》
有關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生黃家敏受訪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3)》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9, 2018

ADC藝術空間(泛亞中心) 現正接受租賃申請

香港藝術發展局現誠邀合資格本地藝術家及藝術團體申請租用位於觀塘區的ADC藝術空間(泛亞中心)的工作室。ADC藝術空間(泛亞中心) 提供五間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