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人是甚麼?——「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

【文:阿角/圖:Para Site】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作為一個拿著BNO的香港人,出國必然遇到這問題:國籍一欄填甚麼好?寫Chinese嗎?護照上寫的是British;寫British嗎?但我卻不是英國人,至少英國海關待我如遊客⋯⋯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寫Hong Kong Citizen,可惜「香港」不是一個國籍。殖民歷史遺下千絲萬縷,令港人多多少少受身份認同問題困擾,Para Site 的「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展覽,便給了我們一個機會撫心自問:作為活於這城的人,我們到底是誰?

 

懷念港英政府年代的情意結

與其說展覽要把國籍問題拋諸腦後,倒不如說十二位藝術家一直圍著國籍問題打轉,談互聯網全球化下的國界,談中港錯縱複雜的關係,也談the good old days的情意結。推開Para/site大門,映入眼簾的是褟善勤的《噢・維多利亞》。作品中間是一幅維園畫像,左邊是一片銅板,刻著「維多利亞女皇銅像」,旁邊是一個「事頭婆」一元硬幣,右邊則是一個女皇頭像雕塑。尤記得小時候,英國皇室就是我們生活一部份,例如英女皇誕辰那一天假、令人嚮往的戴安娜王妃、硬幣上不同造型的女皇頭像,以至那座維園中標誌著殖民歷史的銅像。而鄭婷婷的水彩畫系列《踱步馬場》則仔細地捕捉了馬場內的各種風景。喧嘩的馬場是香港本土特色之一,它遙遠的根卻來自英國紳士賽馬傳統。殖民時代之初,英國人把自己的傳統照版煮碗複製到香港,可算是文化入侵之一,誰想到多年後竟成為我們生活理所當然的一部份。只是97以後,女皇誕辰被佛誕取代,港人對賽馬的記憶也早由紳士活動換為「馬照跑」——一個中央對香港前途虛無的承諾,然而對過往的種種記憶,卻不能在主權移交的一夜間抹去。

「唔係人又唔係鬼」的身份認同危機

尤其對成長於九十年代的人而言,回歸前後的文化衝擊,使我們對自己的身份更疑惑。那幾年間,時間表加入了普通話這堂課,學校開始播國歌和辦升旗禮,大陸不再只是「鄉下」更是「祖國」,但媽媽趕緊帶我們領BNO,長大後再辦特區護照,從此便有了British還是Chinese的糾結。陳翊朗的裝置作品《如是者》,便把這種兩難化為文字,讓「中國人」、「英國公民(海外)」成為霓虹光管骷髗上的血與骨,一針見血地道出港人「唔係人又唔係鬼」的身份認同危機。而劉衛的《摘錄》系列則把藝術家童年照放大、重組、疊上護照花紋,把個人記憶與身份緊緊綑在一起。既然我們過去塑造了今天的自己,那麼對夾雜回歸前後記憶的香港人而言,要一刀切選擇一種國籍,也許只能是一句違心話。

 

從全球角度看身份問題

林愷善的《我們都是網際美國人》把身份問題提升到全球層面。Facebook就像是一個網上的烏托邦,只要你有電郵地址,人人都可以成為她的子民。沒有人會對你問長問短,你也不會成為二等公民,無論你是Beyoncé、金正恩還是牛頭角張太,在這個美國網頁上也能平等地建構自己的人生。也許國界的分野在互聯網時代變得愈來愈模糊,就算兩人在地域上分開十萬八千里,在網絡上只不過是滑鼠點一下的距離。就像藝術家另一件作品《OK》,便把交友程式標誌的距離化為一個個寫在牆上的數字,點出人與人、國與國的距離在網絡時代下變得愈來愈抽象。

 

由政治釐定的國界

然而在網絡烏托邦以外,我們還是要面對國界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所帶來之煩惱。鄧國騫的《冷板》把立法會紀念品撳入多張剝去表皮的辦公室椅上,把立法會令人失落的表現與紀念品暗示的美好期望並置在一起。紀念品愈精緻愈可愛,與現實的諷刺便愈強烈。葉建邦的《喬曉陽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廿四日的講話》,以剪報的標題文字、形狀與剪影來探討「香港撕裂」這句話。在他的剪刀下,一篇篇新聞文章只剩下數隻不明所以的文字、數幅似曾相識的圖片,而燈光下的剪影看起來卻是完全不同的東西。這260件剪報,把香港四分五裂、有理說不清等現況透過拼貼展現出來。

最後,黃榮發《從前我是這樣確切地知道我來到這河的對岸》則以氣味來喚起我們對羅湖口岸的記憶。作為香港唯一可實際用雙腳跨過的邊界,羅湖橋曾經代表進入另一個截然不同國度的通道,當關口那股獨特氣味襲來,看到河對面的關員,我們便知自己已越過界限的分野。今天羅湖不再有這味道,在展覽中再次聞到倒覺熟悉,小時候與家人返鄉的回憶也都回來了。只是,回憶不一定美好,這氣味聞著倒叫人有點反胃。

看完展覽,我的身份疑惑似乎仍然懸而不決。回到鰂魚涌人多車多的大街上,迫人的生活叫我立即把「我是誰?」這個問題拋到九霄雲外,但偶爾想想總比麻木好,不是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葉建邦 Elvis Yip

1989年生於香港。混合媒介創作。藝術創作對他來說是一種持續不斷的勞動,他極需要一種帶有想像力的勞動來抵抗或掩蓋生活的無力感。2013年取得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學士。

鄧國騫 TANG Kwok-hin

鄧國騫,香港混合媒介藝術家、策展人。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作品通常透過拼貼手法去重組社會既有的符號,從而賦予事物一層新的意義。他的作品曾在香港、美國、新加坡、意大利等地展出,亦為香港藝術館、德意志銀行、阿美尼亞莊遜當代藝術及私人收藏。曾獲頒2009年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優秀獎、第五屆國際拉古娜藝術獎個人展覽特別獎、2011 年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 以及於2010年、2011 年連續入選傑出亞洲藝術獎。

鄭婷婷 CHENG Ting Ting

鄭婷婷現居香港,主要從事繪畫及素描創作。鍾情於日常風景獨特氣質的她,作品圍繞對平凡事物的觀察和敍述。她亦透過組合不同材料,整理出個人經歷對自己的微薄意義。2013 年,她獲香港浸會大學頒發「視覺藝術院獎」,並奪得「紅彩畫廊獎」。

陳翊朗 Oscar Chan Yik Long

2011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創作穿梭不同媒介,發掘表現自己身體感受的藝術語言。作品關注個體生存的狀態,將自身的經歷轉化對個人、群體至社會關係的探討。

劉衛 Lau Wai

2007畢業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系,並於同年獲學院頒發 The Warden's Art Prize。劉氏的作品透過歷史及被建構的場景對自身面臨的真實作出探索。她曾於英國及中國參與多次聯展,作品於英國被私人收藏。現於香港從事攝影。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