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式監製

圖:鄧耀銘

著名音樂劇監製 Cameron Mackintosh 呼風喚雨的形象深入民心,一齣《低俗喜劇》亦令觀眾對監製工作充滿遐想。香港中小型藝團缺乏行政支持乃存在多年的問題。當藝團獲藝發局資助或康文署作為主辦方的演出,他們到底願意投放資源聘請專業監製,還是在地鐵站多落一個廣告?箇中學問為何,到底應如何取捨?就請厘米概念創辦人暨風車草劇團節目經理鄧耀銘,談一談監製專業能否協助中小型藝團打開一扇天窗。

監製功能

雖然Cameron Mackintosh和杜惠彰 (杜汶澤於《低俗喜劇》中飾演的監製角色)一個是音樂劇監製,另一個是電影監製,但兩者同樣以商業製作模式運作。在一般情況下,商業製作的監製均有較大主導權,並且為製作的發起人,鄧耀銘說:「他們可以投放自己的概念到製作中,例如決定起用哪一位導演、選擇哪一個劇本、租用哪一個場地等,從而塑造出一個觀眾喜歡的演出。在香港有此權力的監製,可能只有高志森先生和黃智龍先生兩位。」香港從來缺乏有自負盈虧能力的演出,亦欠缺主動發起演出的獨立監製。長久以來,香港的受資助藝團均以藝術總監為主導,另由行政總監協助實踐其藝術理念。此運作模式在大型受資助藝團行之有效,然而放在中小型藝團和獨立製作上,此舉又是否唯一選擇?對於現時香港普遍的監製工作,鄧耀銘指出:「香港的監製一般都是功能監製,因為藝術總監都已經有很強的藝術理念要實行,聘請監製只為解決一些實際問題,例如宣傳等。」除非藝術總監同時兼備很強的行銷意識,否則獨立製作或中小型藝團付出的代價,很可能就是難以將作品有效地推銷給廣大觀眾:「好的市場推廣不是只談賣甚麼廣告等『後期工作』,而是要從『產品』本身著手。組織合適的創作團隊、選擇場地、檔期或題材等,都是影響『產品』的重要因素,而且都是從製作的最早階段便要開始著手處理。而不同的監製亦有不同的人脈或強項,在製作不同演出時都會有各自的發揮。」因此,監製很有需要在最早期已經是團隊的一份子,甚至如Cameron Mackintosh這類倫敦西區音樂劇監製一樣,由他們自己發起一個演出。

衡量工作

入行十年的鄧耀銘,2003年畢業後便加入新域劇團從事節目行政工作。展轉至今,已經參與過上百個中外演出的行政工作。被問到如何衡量一個監製的工作成功與否,他指出首先要定義何為成功:「你可以用票房來衡量,這也是最容易衡量的。另外是藝術上的評價,這卻比較抽象。而一個演出能否對藝團帶來一些無形的好處,對長遠發展是否有幫助,都是我所重視的。要耍一些花招來推高票房並不難,但如果因此而斷送了藝團的前途,卻不是我希望見到的。」既非藝團的成員,鄧耀銘卻從藝團的藝術目標及長遠發展著眼,這可能是香港的獨特藝術生態迫使的,因為新晉藝團一般都只是由其中一位藝術家兼任行政工作,絕少擁有行政或監製專業知識,鄧耀銘指:「如我之前提及,香港的監製主要是功能上的,我必需了解藝團的特點和藝術目標,協助他們發展。雖然錢能解決很多問題,但我相信藝團獲得了資助後,在香港藝團的一般組織下,他們未必有足夠知識將資助發揮得最好的。」他表示希望以自己的監製專業協助更多中小型及新晉獨立藝團:「厘米概念的成立一方面是為了幫助藝團的監製及行政工作,更希望藝團可以逐步擁有自行運作的能力。因為監製工作畢竟限制於一個演出製作中,而劇團的長遠發展其實更為重要。」他以合作多時的黑目鳥劇團作為例子:「最初跟他們合作是在藝穗會的演出,當時連一點資助都沒有。往後幾年間,逐漸得到藝發局的資助和商界的贊助,直到最近獲邀到中國演出及獲康文署作主辦方的演出。期間看著他們的團隊一直擴大,水準一直提高,這是我從事監製及行政工作最大滿足感的來源。」

藝團出路

談到中小型藝團的長遠發展,鄧耀銘指出必需提升監製和藝術行政的水平:「藝術創意、舞台技術及藝術行政三者乃三足鼎立的關係,三者必需同時提升水平才可以支持表演藝術的長遠發展。現時的情況是藝術行政方面比較落後。」近年藝發局已經推出多個藝術行政獎學金,而本地專上學院亦開設了相關課程,但鄧耀銘卻認為未必能幫助中小型藝團:「這些課程集中培訓一些高層及大型藝團的行政人員,受訓人員未必願意到中小型藝團工作,相關的知識亦未必適用。」話雖如此,中小型藝團的前景又未必如此悲觀。民間的智慧和生命力往往不容忽視,獨立監製正可從最基本的層面推動表演藝術發展。監製是否一定要是單獨一個人?而他同一時間是否只可以監製一個演出?當我們以香港的獨特環境重新思考監製專業,或許可以找到新出路:「獨個兒為一個演出製作擔任監製,很容易會發現手上沒有甚麼『籌碼』可以動用。但當我或厘米概念同時監製多個中小型演出時,我們便可以有效地共享和運用各個演出的資源。其中包括財政資源和人力資源。即使資源仍然是很有限,但集合起來處理亦總比獨個演出有效。另一方面,不同演出可以互相宣傳,產生協同效應。」

後話

提起商業運作模式,可能馬上會令某些人反感。但如果純粹反思監製或藝術行政與創作人的關係,這樣又何嘗不可?相對於大型藝團,中小型藝團和獨立製作的好處就在於運作上的靈活。或許,不時打破既有觀念,才是從事藝術的要旨。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文化藝術拓展
鄧耀銘 (Ming Tang)

厘米概念創辦人/風車草劇團節目經理 參與本港或海外演出超過100多齣,擔任節目策劃、監製、項目統籌、宣傳設計及推廣等工作。近年合作的本地藝團包括:風車草劇團、W創作社、新域劇團、觀塘劇團、同流、糊塗戲班、7A班戲劇組、浪人劇場、黑目鳥劇團、好戲量、LOFT STAGE、A2創作社、R & T、雙妹嘜舞蹈劇場、香港中樂團、香港低音大提琴協會、ARS NOVA、朱凌凌音樂、天映娛樂及承藝文化等。

......
黃智龍 (Wong Chi Lung)

現任W創作社主席,曾為《小人國(第1,2,3,4集)》《修羅場》《男男女女男》《開關係》《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身亡》擔任編劇、導演及監製,而《攣到爆》《Love is Shit愛是雪》《紅海人。

......
高志森 (Clifton Ko)

於九五年開始任【春天舞台】監製,領導了《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南海十三郎》、《劍雪浮生》、《蝴蝶春情》、《麗花皇宮》、《陰道獨白》、《喝彩》、《蔓珠莎華》、《容易受傷的女人》… 等多齣製作,為香港舞台劇的商業運作開拓了新的局面,亦使【春天舞台】成為香港劇壇商業運作的旗艦劇團。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