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2)

阿彬

香港教育體制一直惹人詬病,像是填鴨式教育、「考試為本」等等,讓一眾學子受其折磨。而香港教育大學作為培育新一代教師的學府,難免備受大眾期盼,能一改香港教育頹風。在本屆教育大學的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中,正有作品藉藝術對香港教育制度反諷。莊詩慧、何燕兒共同創作的《想我都好想好似咁》,在牆上貼了12張問卷樣式的問題紙,模擬考試形式,設下一些假設性的「以物易物」問題,像是「用一段珍貴的回憶換走過去的一個遺憾」、「三年沒有性生活換一個夢寐以求的居住單位」等,而答案則只有標準答題卷上的是與否,讓答題者必須在是與否的二元對立中留下選擇。

莊詩慧、何燕兒二人一同創作的《想我都好想好似咁》作品,作品的靈感來自於日常生活的交談之中。「就是閒時與朋友聊到想要甚麼東西,『如果可以得到甚麼便好了』之類的對談用而來。而使用選擇的樣式作答,是希望觀眾輕鬆面對,不需要思考太多。」何燕兒對此提到。而莊詩慧補充:「當然觀眾亂撞答案也可以,但是否真的不用思考呢?當然不是的。」這些選擇題不用填寫答案,容易作答之餘也不用解釋,十分貼近香港人接觸的考試文化。她們設計這些問題,由第一題開始的題號便是366,是因為她們假設觀眾每日思考一條命題,如果有多幾天的時間,會否想多一點不同的東西?所以題號便是一年365日之後的366。「頭一些的題目會較無聊或搞笑,朋友之間也很常講的一些笑話。但到後尾問題會變得嚴肅,要得到一些東西時便需要失去一些東西,就像是等價交換一樣。」如問題所寫,用自己三年青春時間換取將來子女的青春,是否值得呢?答案只有是或否,不容答題者有其他選擇。這種是與非的二元對立,無形中要求答題者抹去思考其他可行性的餘地,也令觀者反思自己為甚麼需要作出一些荒謬的選擇才能換取到較理想的生活,這種選擇行為自身又是否荒謬呢?

 

莊詩慧與何燕兒也是修讀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4年課程,而非教育系學生。二人也提到在中學時會有較多的創作,但到大學修讀藝術相關學科時反而少了創作。「在教大的創作空間其實很少。我們以前未進入大學前會想,大學有很多的場地作展覽或工作室使用,但進來後便發覺教大甚麼都沒有的。像這次的畢業展覽,需要大家自行籌款舉辦,學校不會有場地及金錢上的資助。在創作需要使用的工具也不會開放給學生使用,我們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很多時候我們上課的課室也會有其他學系的選修課程使用了,變相令我們使用課室的時間少了很多。而且很多大型的裝置藝術也由於院校不支持,沒有空間做不了,更不用提資源上的限制了。」如是者學生在教大的學習是否便較少了?「在教大較多的是思維及概念上的學習,如何去構思主題及梳理作品背後的理念為主,這對藝術的認識及思考多了很多。但令我們學習得更多的不是課程或者老師上,而是同學之間,透過多次的討論及互相評賞,學到的反而更多。」而她們也有透過接觸本地藝術家,對藝術界的發展知道得更多。

 

提到藝術學習,院校方面給予的協助不多,需要的是學生把握機會自我學習。而對於藝術,她們認為在香港的藝術教育始終不足夠。「其實藝術這事物已經愈來愈多人留意,關注。在香港也有好多相關活動,像ArtBasel等,很多人會去參觀、打卡或討論。但在藝術教育上始終不足夠,那些人可能只是本著趁熱鬧或人去我去的心態而參觀。香港的教育欠缺了美學教育,而相關的審美也未能掛勾到。不少人見到藝術品時也難以談論到美的地方在哪兒,反而會是想著『我不知道甚麼是藝術的了,別人說甚麼便甚麼吧。』我們以往中小學的教育只停留於做美勞或藝術歷史的教學上,沒有針對技術或美學,毫不貼近時代及生活。這令到大部份的學生也沒有充足的眼界去觀賞藝術,沒有信心去談論藝術。」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8, 2017

「小朋友自由的狀態,正是許多藝術家所追求的」——訪藝術家鄭婷婷

三年前曾在台北觀摩過一堂雲門舞蹈教室的親子課,父母與孩子一同舒展肢體,大人們羞澀而尷尬的肢體動作與孩子們自然的舞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至今仍令...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