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展2017年-(3)

阿彬

走進房間裏,角落處放有三張木椅,砌成一個馬蹄型,坐著一位短髮女生。她身旁的牆上貼有一行小字:「歡迎坐下與我對話」,邀請所有走進房間的人對話。這位女生是浸會大學藝術院畢業生王濰,以及她的作品《我不清楚藝術是什麼,但相信它能改變社會。》。

(有關香港浸會大學畢業展文章請按:《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展2017年訪問-(1)》,有關另一位浸會大學藝術院畢業生謝俊昇文章請按:《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展2017年訪問-(2)》

畢業生王濰的對話作品《我不清楚藝術是什麼,但相信它能改變社會。》是一個難下定論的作品,既不是行為藝術,也不是裝置藝術。「我自己也很難去說這是一個甚麼媒介的藝術,當然你可以說這是表演藝術,但若要我下個定義的話,那便是『關係』藝術吧!」王濰笑笑地說。藝術,於不少人而言是難以言喻的事物,有關藝術的定義,對身為本科生的學生而言,更是一個相當貼身的問題。王濰抱著對藝術的疑問,展開了一個長期持續的行動,以藝術院學生的身份結識了數位陌生人,與他們對談何謂藝術,並承諾為他們做一件事情,以建立關係,藉此思索藝術的作用及可能性。在展覽期的三個星期中,她每天也坐在展館中,讓自己成為作品的一部份,以自己的經歷與觀眾對話,繼而延展思考藝術與社會、與人的關係。

王濰提到自己的創作,或多或少也是受自己的經歷影響。中學時期,她一直以繪畫為主要創作媒介,幸運地遇上位好老師,得以接觸到不同的媒介進行創作,拓寛了她的藝術世界。而在選擇修讀藝術時,家人曾經大力反對,但在一番傾訴互相了解後,終於如願以償,同時令她察覺到溝通對話的重要性。她曾經參加非牟利團體藝術營,在該處工作就像大學「上莊」般,面對一班中學生,辦活動給他們,令他們學習不同形式的藝術,甚至找到自己的出路,立志成為設計師或藝術家。這讓她明白到藝術真的能改變到人,只是取決於用甚麼方法。她在浸大修讀藝術五年時間,曾到北京留學一年,正巧香港爆發雨傘運動,身在北京的她只隔空遙望香港事態發展,難以做任何事,而這亦啟發她思考藝術到底能怎樣改變社會。

在浸大學習,令到王濰接觸到以往教學中未曾學過的知識,明白到自己的不足。以往教學大多偏重於創作上,但對於藝術歷史及理論卻少有接觸。她在三年級時主修國畫,課堂中接觸到不少理論及歷史,令到王濰大開眼界,接觸過這些理論後才明白,藝術的道路並不狹窄,只是自己觀看的事物未夠多。而她就讀時曾「手痕」選修人類學,在人類學中對很多事物的認知及觀看方法也與藝術系有所不同,對她來說是完全不同的角度,令她重新審視了藝術,而這也令他思考到藝術的表達方式不一定要從作品出發。

在今次畢業作品中,王濰把自身最大的疑問:「藝術是甚麼?可以做到些甚麼?」作為題目,「跟別人談藝術,他們只會問你藝術可否賺到錢。在這個時候,藝術能否做到甚麼去跟人溝通,令人明白呢?很多推廣藝術的機構,大多未能夠跟當初建立的藝術理念去實行,做到把藝術推廣開去。例如牛棚,我做調查問過四周的市民平時會否到牛棚裏走走,他們回都答說不會。而在最近朋友也做過相同的調查,答案也是一樣,不會。藝術究竟做到甚麼呢?藝術是否一定會離地呢?這令我反思,如果我真的要拉近人與藝術的關係,應該由個人出發,而並非高高在上的。」基於這種想法,她到了一些推廣藝術機構附近,以藝術院學生身份去結識一些陌生人,並問他們一條問題:「藝術有甚麼用?」不少人對於這個問題也有他們獨特的意見,而不像是以往接觸的學術性定義,令王濰有另一番體會。與這些陌生人認識並交談後,王濰提出願意為他們去做一件事,希望透過這種承諾發展成關係。對於這次的作品,她笑說是個持續一世的計劃。

「藝術是甚麼?」這問題在王濰口中問過不少人,但對她而言,藝術又是甚麼來呢?王濰曾在畫廊及ArtBasel中工作過,她直言進入藝術市場工作並不快樂,在工作中看到不少畫廊為求脫貨,讓顧客自由定價購買畫作甚至賤價出售,令她反思良多:藝術究竟是甚麼呢?「現在我會說,藝術可以是任何東西也可以。在以前我是不會相信的,但在這次作品項目中與不少人交談過,改變了我的想法。每個人對於藝術的定義也不同,我們不能用自己的定義去否定別人。藝術是可以有生命的,如果藝術沒有生命,那只是一份作品。創作與藝術是可以分開的,不是說甚麼媒介或物料,而是藝術的信念是甚麼。」而對於藝術與社會的關係,她提到:「社會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被藝術改變到的,而是需要藝術家先做好自己,再感染其他人,才能令社會改變到的。」

對於將來,王濰並未打算成為一位全職藝術家。「全職藝術家便代表需要販賣自己的作品,把所有時間及心力投放到上面。我擔心自己會否不知不覺間磨滅了自己創作的心態,而追求了市場上的指標創作。暫時而言,我想接觸多點不同層面的工作或生活議題,當下我會明白自己想繼續創作及思考藝術,也想去讀碩士課程的。」

有關香港浸會大學畢業展文章請按:《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展2017年訪問-(1)》
有關另一位浸會大學藝術院畢業生謝俊昇文章請按:《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展2017年訪問-(2)》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08, 2017

「澳亞藝術節實習計劃2018」現接受申請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與澳洲阿德萊德藝術中心(Adelaide Festival Centre, AFC)再次合作推出「澳亞藝術節實習計劃...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
Nov 07, 2017

萌芽中的藝術《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黃小鵬、陳嘉翹、吳佳儒、沙麗娜、何銳

The best is yet to come,歌詞也有得唱,「最好的尚未來臨」這句話訴說著對未來的憧憬及期盼,同時也是對現況的不滿足,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