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馮永基的水墨情緣

文:小米 | 本文轉載自2011年9月號(vol 6)《△志》
馮永基

馮永基的建築師身份人所共知:他從事建築署廿多年,主理過的公共建築項目有很多,當中包括大會堂低座及紀念公園、獲獎的香港濕地公園等。他坦言建築是他的終身事業,不然不會在退休之後,仍願意義務出任西九管理局董事、康文署的藝術館顧問,還在中大建築系的通識課程執起教鞭來。 不過,除了建築,他原來還有另一份愛戀,迫使他在2008 年的情人節提早退休,投入另一個懷抱,她,就是現代的水墨藝術。

情陷水墨畫

自小已喜歡畫畫的馮永基,在美國修畢建築之後,原來曾於港大、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等進修一些校外水墨課程。

「水墨畫很奇妙的。透過墨、毛筆、紙張、顏色,它們相互之間會產生一種感覺。這情況反而在其他媒界沒有那麼直接。比方說做木雕,你也會產生一種類似的感覺,就是你一直鑿下去的時候,飄出來的木屑翻飛的景象。這一種手藝感是無法形容的, 你必須親身來參與,才能夠體會它的奧妙之處。」

馮永基說,「水墨」二字,可能會為欣賞水墨畫的人帶來一些限制,所以他也勸喻欣賞者要釋放自己:「不用當水墨有一套特定的規矩,因為現代水墨,也不再純粹用毛筆,或只重視它筆墨上的技巧。它已成了一種媒界,做了很多出神入化的藝術。有人甚至用錄像把水墨化成一幅幅流動的畫,產生了很多故事哩。」

香港景.香港情

看馮永基那些富抒情色調、以香港風景為主的水墨畫,或會感受更多他對水墨、對香港的感情。「有人說我畫的是山水,這個我有保留。因為我的畫不從山水看內容,山水只是視覺上的一個媒界。你若真正了解我的畫,你會看到空間裡的變動,虛與實的跳動,色與墨之間所產生的層次,這與我在建築上做的,其實有很大的關係。」

比如是他的《白沙灣的早晨》、《香港名山圖》、《大地》等作品,莫不在訴說著他對香港的感情。「我對香港的感覺很強烈。這個也是我想透過繪畫來表達的原因。當然我畫的形式也不是很實在的。別人會畫帆船、海港、高樓大廈來表達香港,而我要避開的正是這些。」他揚言不是所有建築師也是為起樓而起樓的,他坦言最不喜歡香港的擠擁。

所以在他的畫裡,你不會看到五光十色的香港,你看到的是自然靜態的山海風光。也因為馮永基的建築背景,使得他筆下的水墨除了予人樸實、空靈、典雅的感覺,還增添了一份時代感和浪漫氣質。「我會把一些建築的概念注入水墨作品,比如為自己做一個窄窄長長、局限了的空間,再讓水墨在這局限的空間裡跳出來。在畫面上,又製造一種好像連接又不連接的曖昧情況…,這對我來說是一種趣味來的。」

「其實無論建築或水墨,我都是在探討這個城市的空間和層次吧。因為我覺得既然愛這個地方,就想用不同的方法去呈現她的多重面貌。」

關於西九…

馮永基深信,建築實在可以起著優化城市的作用。提及由開始至今也被談論得沸沸揚揚的西九,問他有何看法,他自言有西九總是好的,因為這代表了可讓更多人從事藝術活動。「首先我覺得西九不是唯一一個香港文化環境。如果真的如此,西九也不會做到最全面的。」

他指出,雖然西九文化區的建設很高調,位置在海旁,又會有星級建築師設計,但其實香港本身的文藝環境,比如是soho 至荷里活道、藝穗會、牛棚、油街、民間的藝術區如火炭、新蒲崗、觀塘等等,這種藝術環境本身是很獨特的,「這些文化環境正在滋長中,而西九代表的,則是一個國際認知的地標,前面提及的文化環境,則起著支援西九的作用,這是非常重要的。」

「其實香港有西九,絕對不是壞事,因為能令全世界從新認識香港,她不只是一個金融中心,香港可以有文化環境。這或許帶有裝飾性,但透過這麼多人力物力來配合,還有藝術家的參與,必定可以令更多的藝術活動發生,藝團也有更多演出機會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馮永基 Raymond Fung

馮永基 1952 年於香港出生的著名建築師及水墨畫家,曾獲不少獎項,包括五度獲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設計獎、1990 年獲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2008 年獲頒民政事務局嘉許狀,以及2009 年獲香港十大傑出設計師大獎。他並且創立了「水墨新流」畫會,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客座副教授、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以及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館顧問。他的作品糅合中國傳統的水墨技巧及西方繪畫的色彩和構圖,並受到本身的建築專業及視覺環境的觸覺所啟發,成功創作了富抒情色調、以香港風景為題材的水墨系列。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