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魂兮歸來——「動藝」《對話空間系列》第二部曲《沒有殺過一個人》

時值博物館節,筆者想起「動藝」《對話空間系列》第二部曲《沒有殺過一個人》中以舞蹈呼應博物館歷史的演出。一個躑躅於戰時遺址的英藉士兵亡靈,述說一個個不同年代的戰爭故事,彷彿把屬於戰地肅殺淒冷的鬼氣召回前身為舊鯉魚門炮台的海防博物館中。

《沒有殺過一個人》是第一套在博物館中公演的演出,更是一套歷史舞蹈劇,本來計劃在戶外較為貼近原貌的戰時遺址演出,筆者卻遇上一場雷暴,演出只有開初部分在戶外演出,其餘部分只能改在博物館內完成。舞者們身穿卡其色和軍綠色衣褲,在敗落的磚瓦、蒼然的林木、鮮紅的番茄、滿地雞蛋、高高的磚牆之間匍匐,似乎是一場掩埋在林間、被世人遺忘的一段血戰。其後,表演遷回海防博物館內,舞者們在冷氣開放、現代裝潢的博物館內毆鬥、廝殺,竟像是血單有一片紅,卻沒有腥甜氣味一樣缺了點感覺。導演黃漢樑表示,這次演出叫他慨嘆海防博物館沒有半點舊日軍營的影子,反而是一片頹垣敗瓦的戰時遺跡才是個更叫表演藝術與地方、歷史融合的表演場地,他反思,我們望著一個博物館,這究竟算不算保育呢?算不算是對環境的一個真確保留和接觸?

這次演出的主題是戰爭,然而黃漢樑和編舞藍嘉穎都屬於沒有經過戰爭的一代,他們自認為最接近戰爭的經驗,可算是抗爭,黃漢樑提出抗爭甚至是戰爭的原因之一。筆者對演出中介乎野性與舞蹈之間的動作印象深刻,舞者們分明在廝殺,動作卻又不失優美,是暴力與美感的結合,藍嘉穎也提及觀眾說過這演出不太像當代舞,她笑言自己並未特地做到不唯美,只是想以身體講故事,例如他們要表現戰爭中人民沒有東西吃,便要用身體幻想都市人不常感受的飢餓感。也是,飢餓人民的動作如何優美?只是動作之間的渴求與憤怒的力量、人類原始的形態也是一種執著於生命的美態。當舞者沒有跟其他舞者互動時,卻更像被一些無形的東西纏繞,掙扎著要逃,又逃不了,一如人民與無形而壓迫的制度抗爭的面貌,舞者們渾身散發著掙扎的痛苦與無助,或許正是源自這個時代的香港為這代人烙下的共同印記。

值得一提的是演出時的現場音樂,演奏者是平常也常在街頭賣藝的黑鬼,他演奏的是澳洲吹管和手碟,平日在街頭見他吹奏,雖覺神秘悅耳,卻遠不及這次配合了戰爭主題故事演奏所帶來的震撼。戰爭的生死、時代的動盪,波瀾壯闊、震動人心的節奏和著外面滂沱大雨的聲音,魂兮歸來,見證更多沒有硝煙的戰爭將要如何上演。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藍嘉穎 Blue Ka Wing

藍嘉穎是香港獨立編舞及舞者。十六歲開始習舞,2010 年獲香港演藝學院舞蹈藝 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及編舞。曾發表的作品包括:東邊舞蹈團《鄰 居》、舞蹈新鮮人系列《左撇子》、2016 年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 的《時差》,其後獲邀到日本福岡舞蹈藝穗節、韓國亞洲新舞蹈國際舞蹈節演出, 並憑《時差》入圍2017 年香港舞蹈年獎候選傑出編舞。

黃漢樑 Wilfred Wong

本地實驗藝術團體「她說創作單位」創作總監。遊走於導演(劇場/影像)、策劃、演員、多媒體創作人之間。近作包括:京都 X 香港交流演出《小王子》、社區文化大使計劃《飛飛旅遊爸》、海防博物館演出《沒有殺過一個人》、實驗作品《安東尼.阿陶的殘酷與抽離時份》、編作音樂劇場《N 個被 XX 的革命現場》等。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