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100種生活,100種可能——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會客室》

文:何阿嵐 | 圖: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1月號(vol 87)《△志》

「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一個填海計劃,加上民間特首作旁白的廣告搞得滿城風雨,片段伊始的這句話,好像再無出路,將所謂的「希望」和「未來」寄托在一座可能會被海水淹沒的人工島上,對未來竟是如此單一的想像。在香港生活的我們,又是不是這樣去想像「希望」和「未來」這些問題?近年又過得怎樣?你又對現時處境看到甚麼樣的狀況嗎?

劇場導演陳炳釗導演眼看近年香港的變化,帶著同樣的問題,探問當下香港人的心態。他連同10人訪問小組,耗時一年時間,訪問100位不同身份及生活背景的香港人,配合16條有關快樂、心境、生活、衣食住行、工作、希望、絕望、去留、未來、回憶等問題,構成一場集多媒體裝置、錄像、展演、光影、詰問與嬉戲的參與式實錄劇場。

名為《會客室》的新作,其實來自陳炳釗於千禧年以前,與友人合作的一個訪問計劃,他們帶著攝錄機在街頭隨機訪問了一百人,只問了兩條簡單問題:1/你相信這個世界會變得愈來愈好嗎?2/你相信你自己的生活會愈來愈好嗎?十九年前的香港剛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取消了「第一收容港」政策,又有新機場落成不久這大事,主權移交後的頭兩年總算在平穩中過渡,當時香港人的心態盡在鏡頭前收錄。陳炳釗談及新作與舊作,今次回到早期創作的形式,不是依賴現有的劇本或文本,也不由自己來寫劇本,「1999年的香港人感受到的焦慮和今天不一樣。說實話,我對香港人的了解,無論是所謂黃絲或藍絲也好,朋友大多與劇場有關,究竟普遍香港人怎樣看願望、未來,以至絕望這些看來沉種的問題,每個人的想法都會有一定的矛盾。我直覺是大家也不願意面對這種生活上的矛盾,也不容易分析,如果用量化的狀態去觀察,至少是掌握了一定的基本概念,當我再次有想了解香港當下狀況的想法,便從自己嘗試過的題材出發來看香港人的狀況。」

無論是陳炳釗,是來自台北、負責戲劇構作的陳佾均,還是監製及訪問統籌羅妙妍,三人皆不認為從100位受訪者當中,便能全面代表香港現況。雖然他們從計劃開始時,有意按香港人口比例來找尋不同受訪者,陳炳釗說原先也構思以收入作準則,但參考的數據並不精確,一定會忽略邊緣的群體,也很難介定所需對像,所以放棄從社會階層來入手。不只年紀,他們也劃分受訪者必需從事一些基本職業,如金融業、服務業,及考慮到佔龐大人口、但沒有發聲機會的家庭主婦,外籍傭工等,都是訪問對像;他們也考慮到性取向、外籍人士等元素,「例如外國人方面會包含菲律賓人和英國人,這就是很主觀的選擇方式,總之100個人都希望找到不同的,所以有些部份只能以主觀的觀察來決定了。職業也不能重複,陳炳釗上一次的作品找到的受訪者與藝術文化圈有關,今次的受訪者都是生活裡你我都會接觸到的普通人。」羅妙妍說。

他們固定每一個月找來八至九位受訪者,集結了超過150小時的談話及錄像紀錄,面對這樣龐大的素材,陳佾均就大吐苦水,直言這是Mission Impossible (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我們這一次不像一般紀錄劇場一樣由一件事件為核心,再加上數十位角色的觀點和角度,我們如何從素材中掌握重點?其實亦有紀錄劇場做過100位素人演員在台上講述自己的看法,但除了廣之外,容易流於片面。我們既要深入,又要層面廣,100人,有這麼多人的訪問錄音,陳炳釗是寫劇本的人,他會很快就想到結構,但我們也不能這麼快就結構,不然訪問又為了甚麼?」對陳佾均而言,這一次是關於人跟人怎樣溝通,怎樣學習細聽每一把聲音的過程。觀眾經歷劇中每一個段落都需要思考眼前所見,100位受訪者的訪問錄像也會散落在場地中不同的地方,觀眾或會問究竟這會是一場怎樣的劇場體驗?
 
今次觀眾進入牛棚藝術村的12號單位,將會在一個像極會客室的環境下、步進六個不同部份。最大問題是在短短兩小時裡,觀眾會怎樣認識這100個人呢?這認識的過程裡其實會更認識一個人,還是變得更陌生?甚至在聽到別人的說話時,看到的反而是自己?陳佾均歸納出劇中真正的核心,不再是以劇場形式反映香港現況,而是關於如何溝通,及溝通與聆聽的方式。「不斷去挑戰觀看的方式,觀眾要不停去想像社會意義,帶著想像去理解眼前每個部份,也不一定需要很強藝術經驗才可以掌握眼前發生的事。當你要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怎樣回答?如何反應?這都是作品的一部份,觀眾的參與也成為作品的一部份。」言下之意,每一晚的演出也會因為不同觀眾而產生不同效果,他們不約而同指出就算在訪問過程中,受訪者的內容說著很精彩的故事,說得多生動也好,也未必能收入劇作中,更重要的是要考慮究竟是表達100個人訪談得來的一種聲音,還是100種不同的聲音。陳炳釗是這樣理解是次創作,「再不是一班觀眾看舞台上的演員演出一個文本。因此,雖然戲劇化的場景幾乎沒有,但演員並非不是在演出,依然有戲劇性的時刻,觀眾也不一定能將100種聲音都聽得到,到一些關口你要選擇,你的選擇應該能反映出你對政治和生活的選擇等等。是的,你說更像一次參觀展覽也並無不可,至少一開始會有這樣的錯覺。」

經歷了近一年的創作期,作為訪問統籌的羅妙妍更自覺無法輕易否定別人的見解,人身處在社會中其實很複雜,她提到一次與一位女士傾談,當以為她支持全民退休保障,應該是一位在政見上親左翼的人時,她卻對雨傘運動相當反感,「我們以為政見很分明的人,每一個選擇都會走向同一個方向,其實卻不然,當你願意仔細聆聽,很難完全否定他們,你會明白他們的立場,你亦無法否定他們的邏輯,或是因為生活上有甚麼限制從而作出這樣的選擇;在網路上看似很尖銳、政見分得明明白白,在現實生活中絕不是這樣。」

對陳炳釗而言,這一年的時間,他看到的香港也並非是政見必然分明的,有可能只不過在個別的環境下才會發生,事實是人們的政見也混雜在左翼中間或是右翼,反之年齡的差別更反映出香港人在政見、生活上的理解有多大差別。「香港人其實很入世,由年青人到老年人,由中產到基層,最關心的都是基本生活需求。衣食住行及生活才是他們關心的,而非我們以為的政治問題。港獨又好,身份問題又好,大家身處的生活場景差異很大,如果不關心,根本不需要吵架,但在香港生活,因為大家關心的事很近,才會有這麼多不同的聲音、觀點存在。」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陳炳釗 Chan Ping-chiu

陳炳釗為本地資深劇場編導、劇評人和教育劇場策劃。香港中文大學 新聞與傳播學系畢業,其後考進香港演藝學院進修戲劇,為學院首屆 畢業生,畢業後與視藝工作者攜手創立實驗劇團「沙磚上」。此外,陳 氏亦曾先後應香港話劇團、中英劇團邀請,編導實驗性演出。 1994至1997年間,陳氏曾出任中英劇團教育主任一職。

陳佾均 Betty Chen

臺大外文系學士、德國波鴻魯爾大學劇場研究碩士。從事劇場研究與中英德口筆譯工作,以戲劇顧問身分參與臺北藝術節臺德共製作品,並與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阮劇團、演摩莎劇團、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再拒劇團等團隊合作。譯有《個人之夢—當代德國劇作選》、《在後戲劇浪潮之後—當代德國劇作選II》、《阿拉伯之夜》、《九面芙烈達》等劇作;文章散見於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表演藝術雜誌及評論台。

羅妙妍 Miu Law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自由身藝術工作者,青年實驗藝團「她說創作單位」創團成員,從事策劃、宣傳、翻譯及文字工作。2012-2016 擔任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節目主任,協助監製製作包括《誰殺了大象》(中國巡演)、《電子城市 director's cut》及《午睡》,並負責劇團製作之宣傳工作。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On and On Theatre Workshop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創立於1998年,成員為本地劇壇的資深戲劇工作者,現為香港藝術發展局「兩年資助撥款」的專業戲劇組織。多年來堅持以劇場藝術開墾本土文化,教育與創作並行,鼓勵多元創意,追求一種以文化歷史為基礎,探索時代精神的本土劇場發展路向。零一年遷入牛棚藝術村,於村內修建「前進進牛棚劇場」,成為本港首個由劇團獨立營運的公開表演場地,致力推動劇場創作,積極為香港當代劇場發聲。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第二十九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

香港電台, 香港戲劇協會 Jun 25, 2020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首屆理事會選舉結果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Jun 12, 2020

「IATC(HK) 劇評人獎」2019 得獎名單公佈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May 27, 2020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