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Les Photaumnales 2016 國際藝術攝影節:LOVE HONG KONG

文:麥安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從2004年起,法國Beauvaise 每年早秋都舉行les Photaumnales 國際藝術攝影節,是法國重要攝影節之一,獲邀請國家以歐洲和西方地區為主。Beauvais是位於法國北部皮卡第大區泰蘭河河畔,恬靜的小城,古樸的房子,幽幽的石板路,由於距離巴黎只有70公里,因此有「巴黎後花園」的美譽。  

Les Photaumnales 2016的主題是 Love Stories,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屬首次與香港法國文化協會和香港攝影節合作,邀請九位香港不同年代的攝影家作品,把香港的攝影發展介紹給異國的朋友。香港雖然不是擁有國際攝影主流的地位,但她是一個攝影題材豐富的城市,而獲邀的攝影作品以三個時期來劃分,屬早期攝影的包括何藩、邱良和翟偉良;余偉建、王禾璧、劉清平的則屬當代作品,見證時代交替的點滴;而從梁譽聰、劉衛、曾家偉的作品,可以感受到香港回歸中國後,年輕新一代的內心境界。

Les Photaumnales 的策展人Fred Boucher表示,這次香港攝影的展出,在歐洲屬最大規模的一次,而他為香港的展覽部份定名為 Love Hong Kong── 一個簡單而直接的命題,是以一個慣以攝影閱讀的人,從一個異鄉人的角度來看香港,沒有政治的壓力,沒有社會責任, 就只憑著作品中傳來的訊息,是原作者對自己土地的一份深情。整個展覽場館是清一色白牆高層底,簡潔而明淨,為香港安排的一道長形展區,把作品分兩大類,一類是當代三位攝影家的作品並置,王禾璧以鏡頭保留著我們漸漸失去的記憶,《荔園》系列見證了逝去的建築的歷史意義或是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集體回憶,這樣意識流的敘述方式,剝落的影像配上濃艷的色彩,把整輯作品推至懷舊的邊陲,帶我們回到一個被遺棄的迷失世界;與此呼應的是余偉建以一則新聞而誘發的作品《麥難民》,本該是探索城市中夜行者的生活,述說一個城市的孤獨,然而那鮮明亮麗的色彩,怎也忍不住令觀眾多番流連再看,貪婪於一種與現實不符合的快感。相對於劉清平《最後一渺》系列的模糊景觀,矇矓的影像處理帶著物是人非的沉鬱,隱晦中誘惑著我們進入更深層的想像,長軸的裝裱帶有幾分中國水墨的雅緻,作品共六幅置在中庭最末的一端,位置顯眼而含蓄。

而另一類則是早期作品和年輕一代的對話,時代的逆轉,兩代之間思想上的迂廻或糅合,這樣的碰撞,所顯現的是不尋常的趣味。邱良以平實的手法演繹六十年代香港的生活面貌,與劉衛的《此》和《相冊》由兩組作品交錯而成,以不同相關的影像,編輯排列成一個兩代情感的疏離和聯繫的故事,這種非線性的敍事形式是向傳統紀實一次瓦解式的挑戰。梁譽聰的《閃》系列作品, 乍看是一組很樸實普通的城市景觀,小人物隱蔽在怪誕雜亂令人煩躁卻又那麼熟悉常見的港式景觀裡,是作者的聲音──該如何尋找自我?該如何自處?對望的是翟偉良二十六張黑白作品,是斑駁和繁雜的社會紀錄,然而卻刻意地整齊而緊貼的併靠在一起,是誰在說──生活不過就是如此這般。何藩獨特的角度和線條、善用光線和陰影的對比,不但把我們帶回從前,也讓我們看到了另一面的香港;曾家偉對建築物主觀和實驗性的觀察,為我們慣常的認知經驗,帶來了新的體驗。

Fred對攝影的熱情,在這個展覽的策展細節充分體現,到訪的觀眾都能隱約感受到一股莫明的感動,香港的攝影作品能在異鄉有如此的知音,無憾矣!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8, 2017

「小朋友自由的狀態,正是許多藝術家所追求的」——訪藝術家鄭婷婷

三年前曾在台北觀摩過一堂雲門舞蹈教室的親子課,父母與孩子一同舒展肢體,大人們羞澀而尷尬的肢體動作與孩子們自然的舞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至今仍令...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