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七) 歌曲流程與分類

【圖片提供:網上圖片】

西方音樂劇有百多年歷史,在結構上存在著一定的模式。就歌曲的功用及它在劇中的位置而言,我們可以粗略地將它們歸納成幾類。下文將配合網上片段作為實例,介紹音樂劇中每類歌曲的特色和功用。

第一幕

Overture
在香港較容易被忽略,可能跟本地製作較少由現場樂隊伴奏有關吧。但序曲作為樂隊的獨立表演,是展示樂隊的一刻及以示對作曲家的尊重。作為演出的首部份,序曲令觀眾集中精神,做好欣賞演出的心理準備。同時向觀眾介紹音樂上的主題 (Motif),及營造氣氛。

The Carousel Waltz - Carousel

Overtures – Anything Goes

 

Opening Number
進一步確立演出的風格及氣氛,以及介紹劇中主要角色、地點、背景、事件和衝突,可以說是劇中最重要的一首歌曲。所謂的「十分鐘規律」,就是在演出的首十分鐘,創作人如何天馬行空地去設定劇中的任何背景,觀眾一般都能夠接受。

Comedy Tonight – A Funny Thing Happened on the Way to the Forum

Belle (Little Town) – Beauty and the Beast

Tradition – Fiddler on the Roof

 

“I am …” / “I want …” Song
通常是主角的獨唱歌曲,以此去介紹角色和他在戲中所追尋的目標 (Objective)。對整個故事的建立而言非常重要,一般在演出的前半部份。

The Wizard and I – Wicked

I wanna be a Producer – The Producers

Part of Your World – The Little Mermaid

 

以Opening Number 及 “I am …” / “I want …” Song設定了故事的發展方向之後,接下來便會以不同的歌曲去推展劇情、介紹新角色和障礙 (obstacle)等。當中會用上獨唱和合唱等,這部份在不同劇目之中分別會較大。以下是一些從手法上分類的例子:

Conditional Love Song
在Rogers and Hammerstein 音樂劇中出現的 “Conditional Love Song”,是指男女角色在還未墮入愛河而唱的浪漫情歌。試想如果要到男女角排除萬難,正式相戀才唱情歌的話,那首情歌可能要放到演出的後段了。於是Rogers and Hammerstein為角色加入了一些「條件」,令情歌可以在演出早段出現。

People Will Say We’re in Love – Oklahoma!

If I Loved You – Carousel

 

List Song
List Song 是指在歌詞中運用一連串名詞來組成的歌曲。

You’re the Top – Anything Goes

La Vie Boheme - Rent

 

Commentary Song
由第三身去批評或敘述故事,受布萊希特的陌生化效果(Verfremdungseffekt) 影響。

Two Ladies - Cabaret

Left Behind – Spring Awakening

 

Comic Number
一般是劇中配角的歌曲,用以營造喜劇效果。

Mister Cellophane - Chicago

Master of the House – Les Miserables

 

Production Number
而Production Number 是指動用全劇演員的大型歌舞,以百老匯的音樂劇而言可謂不或缺。

Once a Year Day – The Pajama Game

Solidarity – Billy Elliot

 

Act 1 Finale
來到第一幕的尾聲,在情感上及劇情上都需要強烈地牽引觀眾,以確保他們不會在中場休息時離場。歌曲而言一般都是偏向強烈的,而內容方面可能是剛展開一個新段落,以吸引觀眾的好奇心,第二幕回來繼續欣賞。

So Much Better – Legally Blonde

One Day More – Les Miserables

 

第二幕

Act 2 Opening
西方商業劇的中場休息比香港長,因為中場賣飲品零食是劇院其中一個收入來源。第二幕的開場歌曲主要是令觀眾重新熱身,以及有「上回提要」的意思。《吉屋出租》是一個特別的例子,因為 “Seasons of Love” 一曲其實跟劇情沒有直接關係,但卻可以說是劇目本身的主旨。

Masquerade – Phantom of the Opera

Seasons of Love - Rent

 

11 o’clock song
創作人很多時會在劇中尾二的一首歌,以非常熱鬧的歌曲帶起觀眾的情緒,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早期的音樂劇大約在晚上八時半左右開場,於是這首歌大約在晚上十一時演出,即是所謂的 “11 o’clock song”。

Revolting Children – Matilda the Musical

Rose’s Turn – Gypsy

Brotherhood of Man – How to Succeed in Business without Really Trying

 

Finale
Finale 就是當所有衝突解決,劇中最後的一首歌曲。一般會重複Opening Number的主題,內容不會有新資料,而通常會強調全劇的主旨。

For Now – Avenue Q

 

Pacific Overtures 是一個特殊例子, “Next” 的強烈訊息及情緒上的震撼,意圖將觀眾從故事抽離,反思美國強迫日本開放港口這段歷史。

Next – Pacific Overtures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布萊希特 ( Bertolt Brecht)

1898-1956,德國戲劇家、劇作家及詩人。二次大戰前因逃避納粹黨而流亡歐洲多國及美國,其間一直創作劇本及研究其戲劇理論。戰後回到東德成立柏林人劇團(Berliner Ensemble) 實踐其戲劇理念。布萊希特的經典劇本包括《三便士歌劇》、《第三帝國的恐懼和苦難》、《伽利略傳》及《四川好人》等。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