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五) 走在West End木人巷的鄭君熾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低工作,全情投入地去實踐夢想,可能是很多人心中渴望已久的事,但能夠坐言起行的又有幾人?鄭君熾 (Jordan) 由仰賴收入穩定的政府工為生,搖身一變成為穿梭港澳兩地音樂劇的全職演員及創作人。轉變絕非偶然,而機會也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就在Jordan全身投入劇場工作之前,他決定要到英國,來一次徹底的自我增值。

獻身音樂劇的經過

Jordan說自己本來很少走入劇院欣賞演出,但一個音樂劇培育計劃改變了他:「數年前澳門文化中心推出了一個駐場藝術創作計劃,目標以三年時間培育一個由本土澳門人創作和演出的音樂劇。我自少學習鋼琴,亦喜歡寫作。本來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參與,但接觸音樂劇後覺得很特別,這種藝術居然可以將我所有喜歡的東西集合起來,於是便產生了濃厚興趣。計劃最終亦由我們一眾學員共同創作和演出《我的非常老竇》作總結。」計劃完成後,Jordan繼續以業餘身份參與音樂劇,直到一個突如其來的機遇:「2011年初,謝漢文*先生告訴我英國吉爾福德演藝學院(Guildford School of Acting)音樂劇學系的主管正在香港舉行工作坊,問我有沒有興趣參與。我一口答應,然而直到工作坊完成之後,我才知道那是一個入學面試!結果我就這樣被取錄,只要我答應便可以在下一學年入學。」幾經掙扎之後,Jordan 決定放下手上的工作,捉緊這機會到英國留學。

課程總結:好辛苦!

留學生活往往令人產生很多遐想,派對好像永遠開不完,但Jordan 經歷的卻是另一個版本:「要總結這次體驗我只有三個字 :好辛苦!每星期上課五天,共要修十七科,課堂緊密程度可想而知。課程分成歌唱、演技及舞蹈三大項。而歌唱再分成發聲、個別指導、曲目、遴選技巧等;舞蹈細分成踢躂舞、芭蕾舞、爵士舞等;演技則分獨白、排演等等。我可以舉一個例子,在曲目課堂中,導師每星期都會出一個題目 (例如Legit*或搖滾之類),要求學生在下星期的課堂中在導師及同學面前表演。學生要自行準備,演出後還要當眾接受批評,壓力之大可想而知。」課程雖然困難,但Jordan沒因此而放棄:「我本科主修傳理,正規的表演藝術訓練對我來說非常陌生,而且一下子便進入碩士水平,實在令我很難適應。課程務求跟英國的音樂劇業界接軌,要求特別高。加上離鄉別井,學校只有我一人會說粵語。但每當想到我已經放棄了工作而選擇這條路,便覺得一定要堅持下去,只好加倍努力。在一整年留學生活裡,除了上課之外,其餘活動就是給自己煮飯,然後又再練習。還有周未到倫敦西區看演出『偷師』,此外就沒有其他娛樂了。」

Legit 歌曲例子: Carousel (電影版本, 1956) - If I Loved You

成為有尊嚴的表演者

有時面對挫敗,反而會令人得到反思機會,在逆境中有所突破:「我大部份同學都已經完成了音樂劇本科訓練才修讀碩士課程,跟他們的差距令我自我形象很低落。但我又不甘願落後於他們,於是便強迫自己達致導師的所有要求。但結果卻是適得其反,令表演變得『縛手縛腳』。一位時常批評我表現的戲劇導師在一次曲目課堂之後當著眾人面前說,如果我的表現繼續維持在此水平,便要好好考慮自己是否適合成為一個音樂劇演員。回到家中我只好抱頭痛哭,心情低落,更加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然而,另一位導師曾經在課堂演出後問我,為何我總是不能夠好好接受同學或老師的讚賞。難道你覺得自己不值得被讚賞?難道作為表演者是一件卑微的事嗎?他的話很觸動我,令我反思為何我總是不能為自己所做的事而自豪。這種想法只會令人自我封鎖,不敢將真實的自己呈現出來。我發現一直以來我過份催逼自己,對自己提出很多不切實際的要求和目標。我需要的是放鬆一點,放鬆才能坦承地表達。後來開始排練畢業演出Hot Makado時,我對自己說,如果我再不振奮一下自己,這趟旅程就要完結了。於是我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情況亦改善了。在一年的學習之中,我感到最重要的不只是技巧,而是怎樣去成為一個有尊嚴的表演者。對我來說,這領悟比我所學到的任何技巧都重要。」

Hot Mikado 改編自Gilbert and Sullivan 的The Mikado 成為爵士版本 – 片中為倫敦演出歌曲 Three Little Maids

期望從事創作

回流港澳兩地,全情投入音樂劇製作,原來Jordan 不僅希望成為一位演員:「現階段我當然很享受作為一位演員,能當演員是件幸福的事!而將來我希望可以多從事創作,特別是粵語音樂劇。我覺得粵語音樂劇可以從很多不同層面探索研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粵語有口語和書面語之分,還有聲調的運用等,它的複雜性同時提供了很多創作可能。另外是粵語本身的旋律感很強,就我所理解,所以填詞才這麼困難。我希望將來可以透過粵語音樂劇,探索音樂旋律跟粵語旋律之間微妙的關係,發掘兩者可以如何有機地結合就好了!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而且現時已經有不少前輩都在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及創作,希望我也可以成為一份子。」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Jordan很希望能看到:「我希望將來港澳兩地每當有角色遴選,參加者都可以唱粵語音樂劇的歌曲,而不用唱英文。因為這是意味著粵語音樂劇已經發展得比現在成熟,有足夠的音樂劇供演唱練習。」

演戲家族全新音樂劇
 《A Beautiful Day - 美麗的1天》

明月歌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每次都會邀請受訪嘉賓介紹對他影響最為深遠的音樂劇、創作人、表演者或一首歌曲。

Jordan:「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劇場空間翻譯為《點點隔世情》)是其中一齣影響我很深的音樂劇!接觸此演出之前,我從沒想過音樂劇是可以這樣寫的。劇中的歌曲結構及表現手法都很特別,例如Colour and Light等。再看DVD,我一看便愛上了。那敘事手法和劇本的深度是獨一無二的。另外它的故事內容很觸動我,即使是我現時偶爾感到迷失,我都會聽一聽它來鼓勵自己。」

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 Colour and Light (1986)

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東尼獎頒獎禮片刻 (2008重演)

*謝漢文先生就爵士舞及音樂劇舞的專訪《不街頭爵士舞》:

http://arts-news.net/node/1772/

 

**有關音樂劇歌曲風格,可參考《音樂劇裡的動人嗓音是如何煉成的?》:

http://arts-news.net/node/1149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演員
鄭君熾 (Jordan Cheng)

音樂劇演員、編劇、創作人。英國吉爾福德演藝學院(Guildford School of Acting)音樂劇演藝碩士。曾赴紐約美國戲劇藝術學院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ramatic Arts)研習音樂劇技巧。師承香港音樂劇藝術學院藝術總監謝漢文(Mohamed Drissi)。

......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舞蹈導師
謝漢文 (Mohamed Drissi)

謝氏來自法國南部的馬賽,是一位編舞家、導師、導演、監製及演出者。謝氏持有戲劇(導演)碩士學位、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舞蹈教育的研究生文憑及法國文化部頒發的爵士舞蹈文憑,現時是香港音樂劇協會主席及香港音樂劇藝術學院總監。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7, 2018

舞台上的時空穿越

近年,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解憂雜貨店》因電影版的上映,而在香港變得「紅」起來,中英劇團很懂得把握機會,在電影上映一年多後便搬演同名的舞台...
Dec 04, 2018

《好人不義》公義與憐憫,你會點揀?

若公義與憐憫不能並存,你會怎樣選擇?牧師張宇海外歸來後,遇上駝背的陳喜婆婆,他懷著善意,扶起她並送至醫院,怎料一個屈尾十,婆婆控告他用車撞倒...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
Nov 08, 2018

《原則》引起的校園風暴 擇善固執下的花火

「著體育服先可以去操場打波。」看似簡單的一個新校規卻暗藏危機?新人事,新作風,新校長帶着連串新校規來上任,由不准著校服去打波的規條開始,為這...
Nov 07, 2018

100種生活,100種可能——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會客室》

「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一個填海計劃,加上民間特首作旁白的廣告搞得滿城風雨,片段伊始的這句話,好像再無出路,將所謂的「希望」和「未來」寄托...
Oct 23, 2018

百年後的寓言故事——綠葉劇團《狂人》

一百年前,魯迅筆下的狂人在日記本子上,留下粗糙的五四式白話文,大聲疾呼他看見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無法改變的根本問題。人吃人的社會在不同時代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