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六) 邊跳邊唱的迷思與竅門

【圖片提供:受訪者及網上圖片】

音樂劇演員在台上邊跳邊唱,看似輕鬆。但只要稍為接觸過歌唱和舞蹈訓練的讀者,應不難發現兩種技巧從基礎上就有所衝突。究竟他們如何做到?以跑步練氣是否就足夠?前身為舞者及音樂劇演員,現職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助理講師的周詠絲 (Seesy) 在伯明翰戲劇學院(Birmingham School of Acting)修讀專業發聲訓練時,就曾以她的碩士論文來研究此題材,試圖結合演出及理論的方式,解開載歌載舞的迷思。

研究的起因

Seesy於演藝舞蹈學院畢業後一直從事音樂劇表演及教育工作。但她沒有滿足於現狀,2012年考獲獎學金到伯明翰進修專業發聲訓練。而她的背景彷彿已經為她選擇好畢業論文的研究範疇:「由於歌唱和舞蹈兩種技巧是有衝突的,所以我決定集中研究邊跳邊唱的音樂劇表演。簡單地說,歌唱時身體不應存有任何不必要的張力,但跳舞時卻很容易令身體肌肉收緊而形成張力。我的研究正是嘗試尋找一個策略,令正在舞動的身體不會影響歌唱的音質,或將影響減至最低,以及確保發聲的健康。」

結合表演與理論

或許有讀者會認為,只要身體狀態良好便能「夠氣」邊唱邊跳,但音樂劇所要求的可不是一般簡單的動作。Seesy 的研究分成實際演出及理論整理兩部份:「演出部份以我自己為研究對象。我以六個星期的時間,透過訪問及文獻理論作依據,設定一個合適的練習及排練方法去排練一首歌曲。歌曲牽涉一連串的舞蹈技巧動作,例如踢腿、轉圈、大跳等。而歌曲部份要用Belting1 的音質去演繹高音部份。訓練的目標是要令Belting音質不被舞蹈動作所影響,過程中觀察自己身體如何處理和適應這個演出。訓練以Jo Estill2的發聲理論作為基礎,以確保發聲健康。例如跳舞時身體會產生很大的氣壓,令聲帶受壓。Jo Estill則對聲帶的位置有特別要求,我的工作就是要從此找出平衡點,在肢體活動及呼吸急速的同時,又可以製造出所要求的音質。」表演藝術有時候很難以文字方式紀錄,這更顯得理論研究及整理的重要,好讓研究得來的資料得以保存及傳播:「另一部份就是文獻的分析及整理,例如魁根斯3 (Feldenkrais) 及 Kristin Linklater4 兩者的理論和練習結合起來可能會對音樂劇表演有幫助,我便從中搜集並加以整理。另外,還要將演出部份作文字紀錄,將自己在這六星期的身體及聲音狀態的變化紀錄下來。」

2013 東尼獎頒獎禮序幕

Neil Patrick Harris 要處理非常密集的歌詞,同時要跳舞、雜技及魔術(跑到觀眾席),而聲音仍然響亮,沒有給聲帶過多的壓力。

令身體熟習動作

絕大部份表演形式都要求表演者「熟能生巧」,然而「熟習」在音樂劇表演中到底意味著甚麼?Seesy 講解她的發現:「在排練初期我無法Belt 到歌曲中的高音部份。Belting需要運用身體某部份肌肉,我們稱之為Anchoring,因為排練初期我的身體仍在熟習舞步,加上呼吸急速,身體很容易鬆散起來,肌肉便不能好好參與Anchoring。但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身體的活動能力會有所提升,肌肉不需要多餘的力量也可以做出舞步,因此肌肉便可以專注於Anchoring和Belting,而當中我必需很有意識和自覺地留意身體的變化。到了排練中段我仍然覺得自己『未夠氣』,但細心分析後,發現實際身體狀況卻是『太多氣』。這是由於舞動時身體需要很多氧氣,呼吸自然會變得急速。但歌唱時,特別是Belting就更加不需要吸入太多空氣,以避免對聲帶造成過大氣壓,這亦是兩者的衝突所在。因此,簡單來說是身體要先建立耐力,身體就不用吸太大口氣。排練中段以後我清楚感覺到自己到底要多少空氣,然後還必須好好控制住。總括來說,排練初段是要必需很有意識地控制的,但在熟習後身體會變得自動化,亦即是所謂的『熟能生巧』。」

2011 東尼獎頒獎禮 Anything Goes 片段

可以見到演員對身體非常自覺,亦很有意識去調整呼吸及身體的張弛,特別是舞蹈部份後的Belting 仍然可以響亮。

控制肌肉令聲線響亮

歌唱和舞蹈的最大共通點,就是兩者同樣是講求身體肌肉的操控:「我們進一步看看腹部肌肉。一般情況下,舞者需要將腹部肌肉收緊,但歌唱則要放鬆,那麼怎樣才能平衡呢?在解剖學上,腹部大致上可分成腹橫肌 (Transverse Abdominis)、腹內/外斜肌 (Internal/External Abdominal Oblique)、及腹直肌(Rectus Abdominis) 幾組肌肉,腹直肌就是最表面的『朱古力』腹肌。

在身體舞動及呼吸時,腹橫肌及腹內/外斜肌都會自然運用到,但腹直肌就不會。因此如果表演者在舞動時自行收緊腹直肌的話,就會影響到呼吸,令呼吸變得不流暢,進而令聲音變得侷促。另外如提腿等舞蹈動作,亦應該運用腰大肌(Psoas Muscle)作主導,以減少腹直肌的緊張。其實不論歌唱或舞蹈,深層肌肉都是絕對需要用上的。因此在大部份音樂劇表演訓練中,都會集中鍛鍊深層肌肉,而不應過度鍛鍊表面部份的腹直肌。當然,要表演者一下子清楚自己正在運用哪一組肌肉,基本上是沒可能的。但表演者要明白在運用肌肉時要留意力度,不可以過度用力,還有透過反覆練習就可以逐步掌握竅門。」

如何鍛鍊?

Seesy 進一步介紹鍛鍊的方法:「要鍛練深層肌肉,便要透過一系列特定的訓練。例如部份彼拉提斯的練習,當中的『V』練習便是一例,動作中還可以檢查自己的呼吸深度夠不夠。此外,由於邊唱邊跳容易令呼吸急速,音樂劇表演者必需加強控制呼吸的肌肉的靈活程度。一套源自Kristin Linklater的熱身動作 “Breathing Gym” 是特別適合的。它的特別之處是可以令呼吸肌肉組織,包括橫隔膜更加靈活。之前提及過氣壓方面不可太大,Jo Estill也有練習令表演者熟習喉頭(larynx) 的肌肉及控制氣壓,那都是很實用的練習。最後,特別是還未適應舞步時,身體的張力會令假聲帶及喉頭啟動『自我保護模式』,令假聲帶合起來 (constriction),因此亦是要練習打開假聲帶,讓一切熟習後變得自動化。」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每次都會邀請受訪嘉賓介紹對他影響最為深遠的音樂劇、創作人、表演者或一首歌曲。

Seesy:「芭芭拉史翠珊在Funny Girl中的演出對我影響很深。她的聲線絕非一般所理解的『靚聲』,但卻演繹出有血有肉的角色來。她透過她的獨特音質將故事及角色呈現,而不是單純製造悅耳的歌聲。當中如 I’m the Greatest Star 和 Don’t Rain on my Parade更見經典!」

Funny Girl (電影版本, 1968) – Don’t Rain on My Parade

Funny Girl (1964) – I’m the Greatest Star

補充資料:

1 Belting 是一種歌唱技巧, 音質厚而雄壯。其基本技巧是將喉嚨升到較高位置,及令聲帶調到較厚的厚度。可參考兩段影片中高音部份的演繹:

2Jo Estill (1921-2010): 

美國歌唱家、發聲研究學者及教育家。年輕時為古典歌唱家,其後從事發聲研究,並於1988年創辦Estill Voice Training,透過一系列科學化的身體發聲機製研究從而歸納出來的聲線訓練系統。除歌唱外,亦適用於演講及戲劇等範疇。(www.estillvoice.com)

相關文章: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一)音樂劇裡的動人嗓音是如何煉成的?

http://arts-news.net/node/1149/

3魁根斯 (Moshe Feldenkrais, 1904-1984)

魁根斯方法創辦人。魁根斯方法是一套身意內導(Somatics)系統,用以幫助參加者減輕身體痛楚,提升身體自覺及活動能力。

相關文章:

「演藝形.動」系列:(五)身意內導研究 (Somatics)

http://www.arts-news.net/node/2369/

4Kristin Linklater

蘇格蘭資深發聲訓練導師,Kristin Linklater Voice Centre (KLVC)創辦人。現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任表演系主任,著作包括Freeing the Natural Voice 及 Freeing Shakespeare’s Voice。(www.kristinlinklater.com/)

相關文章:

Next Stop:B’way音樂劇系列:二《談演員聲線訓練》

http://arts-news.net/node/1161/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周詠絲 (SEESY CHOW)

歌唱及發聲指導、舞蹈教師及編舞。2012年獲得柏立基爵士信託基金研究生課程獎學金,遠赴英國伯明戲劇學院修讀專業發聲訓練碩士課程。課程期間曾參與不同資深發聲導師的課堂,包括Cicely Berry, Barbara Houseman and Edda Sharpe;此外更數次參與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聲音工作坊。期後在Tring Park School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實習,為戲劇及音樂劇學生作歌唱及發聲指導。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