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生活是一場隱蔽 一張紙劇場《請你安靜點,好嗎?》

【文:何阿嵐/圖:一張紙劇場】 本文轉載自三月號(vol 57)《△志》

他接過椅子,坐在我前方,挺直腰,時而拿起茶杯,等待著眼前這位剛認識的記者的提問。每一個動作,在言詞之間也滲透著他的思考。當我和陳煒雄交換著閱讀美國小說家瑞蒙‧卡佛(Raymond Carver)的作品時,就像在參加一場秘密會社,交換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秘密。這是熟知卡佛的讀者,也同樣會流露出來的,難以遮蓋的喜悅,一種獲勝一般的興奮。看卡佛的書,你要全神灌注留意每一個細節,因為在他銳利的眼神下,一字一句都隱藏著平凡人背後不為人知的思絮,讀者如欲了解必須要以同等的眼光注視。生命並非一襲華美的袍,但在卡佛筆下的爬滿了蚤子的場景裡,每一個平凡人都有著同等份量的珍貴,甚至,卡佛要與讀者一起經歷他們生命中最重要,但當時人從未察覺的時刻……

沉澱物

「我覺得卡佛是一個帶有人文精神的作家,他關懷平凡人的景況,這一點很吸引我。當我們傾向創造一個簡單、美好的世界,他就會用上另一種眼光,讓筆下的人物經歷一趟旅程,在一些意外後發現了生活中的底蘊,一些更根本性的事。他的作品裡都表現出生活裡的混亂,挫折以至失落,其實,這不正是我們生活上的主調嗎?不過這又不是我們日常所強調的,人生就是在亂混、壓抑、暗流之中。」導演陳煒雄愛卡佛的小說,更著意要將他的作品帶到劇場裡。卡佛出身寒微,長年從事勞動工作,卻懷抱著對寫作的堅持,更從低層生活熬練出寫作的養份,令他貼近藍領階層生活,文學也不再只是知識份子的玩意,更為多年來受後現代主義所困的美國文學帶來新局面。他的頭號追隨者,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曾直言,翻譯卡佛的每篇作品是無法估量的寶貴學習。「這確實是一個學習過程,他找到一個切入點,將生活底下很少處理的東西拿出來,這些雜物堆積起來,會慢慢變得更多;每一個人物都是這樣累積和塑造出來,雖然寫了十多年劇本,還是很想了解這一部份。他做得實在很出色。」 

沉默‧微小‧暗啞 

陳煒雄選取了卡佛其中三篇作品:《一件很小、很美的事》、《你是醫生嗎?》、《保鮮》來改篇,「這原是一個很任性的決定,但後來發現三篇也有其共通性,人物都處於一種絕望和憂鬱的狀況,經歷了一段生活過程後,帶出很強烈的希望。」其中《你是醫生嗎?》是兩名陌生人很短暫、真摯的接觸,讀者並沒有從中得悉這段關係的結果,但留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事,觸及到人性的需要。「這些人物活在苦難之中,卡佛最後為他們所帶來的希望,雖然不是主觀意願所要,但予人積極之感,因為改變是不知不覺發生了。」但卡佛的情節可有可無,人物表現著很微小的反應,如何在劇場表現出這份希望?「他的做法很接近戲劇,只會讓你看到一些關鍵,也有足夠線索推測。」那就好像重現每個人的房間那樣,將生活中的混亂鋪墊出來?「對,因為這種亂不是隱晦,而是生活本質,所以參考對像就不只是小說,演員首先要在那裡生活,觀眾也要主動起來,只要觀察舞台上發生的事,就會看到舞台上最清晰的狀況。」陳煒雄直言這是對演員相當大的挑戰,「因為戲劇演員向來被訓練要填滿每一秒鐘,而我們的做法,卻要令他們更有耐性,像兩個人物試圖交流,不知怎樣交流,想同對方講一些事,但最後無講到,這不只用對白講出來。我們就是要處理裡面的事。」 

「我們每一個人都很古怪」 

劇場於是成了觀察生活的望遠鏡,只從演員一些小動作、身體方向,便能理解他的感受;劇場更是一個放大鏡,感受到人在日常生活裡的震動。陳煒雄強調這種處理手法就是不當他們是故事和人物,而是你我身邊都會出現的人,「卡佛的人物很有活力,很有機,讓你不帶歧視觀察,定調他們,其實每一個人都很古怪,很有趣。古怪的意思,是每個人背後經歷過許多人與事影響了他的現況。我們能從他的習慣了解他,我想保持著這份古怪的感覺。」 以劇場手法表述這些主題,又能忠於原著精神,也是陳煒雄最希望達到的。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小時候愛幻想故事,代入其中,以文具作佈景、用手指演人物。喜愛能引發想像力、同理心的簡潔表達,及其背後的準確性。

......
一張紙劇場 (Piece by Piece)

劇團致力以簡潔的劇場風格,探索及呈現當代人的心境。

劇團歷史:
前身為「腦作邦」,成立於1998年,早期成員以學生為主。
2010年起,劇團邁向多元化發展,除劇場創作外,聯同多位畫家、攝影師,開展揉合視覺藝術和戲劇元素的“light up our heART”藝術教育計劃,到訪中、小學及社區,共享創作樂趣;並每年協辦「灣仔戲味」戲劇比賽,提供技術支援。
2011年,劇團改名為「一張紙劇場」。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