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結他傳奇Larry Carlton

文:張時 ■ 圖:部分由Elaine Liu (Support Live Music Co. Ltd)提供 ■ 本文轉載自三月號(vol 57)《△志》

音樂界巨人Nathan East 於去年12月來港演出,Michael Thompson出發前不幸受傷。為支持老朋友,著名格林美音樂大師Larry Carlton決定隨團重臨香江,擔當結他手一職。

Larry Carlton 初中時因為聽到 The Gerald Wilson Big Band的專輯《Moment of Truth》(Joe Pass負責結他演奏)而發現了爵士樂之美,後來更受到傳奇爵士結他手Wes Montgornery、Barney Kessel、Blues大師B.B. King 以及著名爵士色士風樂手John Coltrane 影響。從職業錄音樂手(Session Player)到獨立演出,Larry Carlton四十多年來經常與不同樂手合作,演繹橫跨美式爵士、Blues、搖滾以及流行音樂風格,初學結他的個個都拿他的結他Licks(主旋律上部分簡短樂句,通常包括某些彈奏技巧)作參考,在YouTube上亦能找到不少教學影片。

已是四項格林美獎得主的Larry Carlton,直至現在,還是經常遊走各地,尋找新鮮,旨在擴闊音樂視野,豐富創作。去年11月,Larry Carlton第一次到中國演出,事因歌手孫楠對他欣賞已久,更專程透過友人發了一段音樂小樣給他,邀他一起完成創作。Larry Carlton對此十分感激,創作之餘,亦答應飛到上海為孫楠的演唱環節助陣。「雖然我之前對孫楠的音樂並不熟悉,但仍然深感榮幸。能在一個新的地方認識新的音樂朋友,誰能料到甚麼事即將發生呢?而且那是很美的流行歌曲呢。」Larry Carlton說道。

△:假若世上真有時光機器,你還會選擇成為結他手嗎?
L
: 我沒有想過做任何結他演奏以外的工作呢!我的意思是,很幸運地,小時候的我就能遇上和學習結他,不然我也想像不到我還能幹甚麼了!(笑)所以啊,我是完全別無異心的。

△:那從興趣上說,你會試一下鑽研結他以外的樂器嗎?像是Michael Jordan從籃球場上退役之後,轉戰高爾夫球賽場那樣。
L
: 應該不會了,而且到現在我也不打算停止演奏結他。而即使我真的不彈了,你知道啊,到了這年紀,想要開始研習另一種樂器也似乎太遲了!哈哈!

△:但你之前有試過嗎?
L
: 有啊!以前我就用鍵琴作了很多歌,小時候亦試過彈低音結他和打鼓。能夠接觸和學習不同樂器,說起來,那其實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體驗。

△:那些體驗是在接觸結他之前還是之後呢?
L
: 之後。結他是我第一種接觸的樂器。我第一次彈結他之時大概六歲,是一把放在祖母房子裡的古典木結他,也不知道那時我為甚麼在那裡,總之當時就這樣彈了起來。我母親也能彈一些和弦。從此之後,我就用那木把結他開始上課學習。

△:開始的時候是到一些小型的音樂學校去?
L
: 噢,我是從跟隨一位南加州本地的私人結他老師開始的,一段日子之後又換了另一位老師。我跟隨了第二位老師學習好多年呢。

△:這次來港表演,來得有點倉卒,那你和低音結他手Nathan East有事先作點甚麼準備嗎?
L
: 對啊,那像是最後一分鐘才發生的事情!因為Michael Thompson受傷了不能同行,Nathan 就立刻發電郵給我。我當然就答應了,因為我和Nathan是十分要好的朋友。看!好到願意從紐約飛來啊!(笑)他把歌單和MP3傳了過來,當中包括一些我們在Fourplay時創作的音樂,和某些我自己比較有名的歌曲,如《Smiles and Smiles to Go》。因為大家都很專業,又是很高質素的樂手,歌曲也不陌生,所以需要的排練時間不會太多。

△:今次你帶來了哪一支自家的特製結他呢?
L
: 今次我沒帶來我的 1969 Gibson ES-335,因為指板(fretboard)上的某些Inlay部份破損了,要掉出來,所以今次我會用那支1968年型號的ES-335。

 

△:可否說說你和你的結他英雄或偶像的合作經驗?
L
: (靜想了一會)我年輕時曾經跟偶像 Joe Pass 上過結他課,如果說是表演……那不得不說說我第一次和樂團The Crusaders的合作。那時我才21歲,能夠和從小追隨的偶像一起演出、錄音,你知道的,那是莫大的榮幸!是件大事啊!

△:那些經驗對你以後的音樂發展有甚麼重要啓發或影響嗎?
L
: 噢,那些當然都是難忘、令人興奮的經驗,是我音樂履歷上的亮點。但說道是生命的轉捩點呢?又說不上,因為那時我已經走在自己的路上,而且對爵士音樂滿腔熱情呢!(笑)

△:在你多年的表演生涯中,有發生過甚麼瘋狂又難忘的經典場面嗎?
L
: 我記得,在很多很多年前,在一個表演的中段,我向台下觀眾呼喊道:「在座有結他手嗎?有誰想上來玩一段看看?」然後我看見了好幾隻手舉了起來,於是便隨意挑了一位上台:「來!上來吧!」我把自己的結他遞給他,又問他:「你想玩點甚麼呢?」他說:「藍調(Blues)。」好吧,之後他便開始彈起藍調了,那應該是一段Shuffle,Key B……⋯

△:然後呢?
L
: 然後他就沒有再停下來了!他不停彈、不停彈、不停彈……足足彈了兩到三分鐘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樂團也不知如何是好。你要知道啊,我是把結他都交給了他,呆呆站在舞台旁邊看著等著的,哈哈!

△:那他應該會感到尷尬或氣氛怪異了吧!還是說他喝醉了呢?
L
: 他好像完全沒有尷尬的感覺啊!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喝醉了,還是甚麼的。只是台上一眾樂手,台下上千觀眾,我們只得強行停下來了。

△:下?怎樣停啊?
L
: 就這樣停下來不彈啊!哈哈,沒辦法!當你選擇問的時候,你就永遠無法預測甚麼即將發生。

△:但那亦是你所求的啊。
L
: 全對!反而你叫我回憶樂手間的趣事,一時之間卻想不起半件。(笑)

△:你有沒有留意或認得任何爵士界新秀呢?任何地方的都可以。
L
: 啊,很抱歉我沒有。即使在美國,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得知他們的情況,因為現在我都不上酒吧了。所以,我也不認得甚麼新一代了。

△:你說你有好多好多年都不上酒吧了。那麼工作以外,你會做些甚麼呢?
L
: 我經常周遊世界,一年間聽了好多好多音樂。現在的我,一有閒暇就只想靜坐家中,陪陪家人和孫子,因為我實在與他們相見得太少了!另外,我家後就是一片湖泊,我也經常去釣魚的喲!

後記: 訪問當日,Larry Carlton 顯得精神煥發,整整兩、三個小時的訪談、錄影、照相、簽名都完全不露疲態,對問題全部耐心回答,還打趣問大家要不要來個Selfie呢。Larry Carlton 本人,就與他的結他演奏一樣,老練中蘊藏著一種溫熱和細膩。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30, 2017

驚慄的《國慶音樂會》

我看這場演出前,未有聽過《愁空山》,完全沒有原先由中樂團演奏的印象、聲音和意義。吸引我入場的並不是這首相當出名的笛子協奏曲,更不是耳熟能詳的...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
Nov 13, 2017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章

港樂在梵志登的帶領下不斷帶來令人驚喜的音樂會。譬如即將於十一月中舉行的喝彩系列音樂會,其中之一是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鋼琴家魯根斯基帶來的一...
Oct 26,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三)

這一篇想談談如何編寫樂曲中吹管樂的和弦。上篇提過中樂團的拉弦樂組在演奏和弦時效果沒有西方弦樂團般理想。但用拉弦樂組配合其他樂器演奏和弦有時就...
Oct 19, 2017

台灣音樂的聲音《樂見台灣- 作曲大師之夜》——簡文彬、林惠珍、高雄市交響樂團

在古典音樂界的國際舞台上,多年來也由西方人主導,或多或少也與文化背景及教育程度相關。而在近年來文化風氣及教育普及下,不少華人逐漸登上國際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