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試評〈順風.送水〉 ── 一首升降機內的狂想曲

文:黎曜銘 ■ 攝:Wing Hei ■ 本文轉載自三月號(vol 57)《△志》 ■ 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

人物:社運少年、老詩人、廣場大媽(下文分別簡稱為少、老、媽)

地點:上環文娛中心升降機

時間:《順風送水》首演完結後十分鐘

(剛看完《順風送水》,乘搭升降機離開,機件故障,三人被困)

 

媽:救命呀,這裡很熱呀,快來救我們呀!
老:心靜自然涼……
少:這位大媽,別擔心,管理處有管理員,他很快就會來。況且,升降機長期停在這層,旁人見到也一定知道有問題。
媽:你太安心了吧,你剛才不是看過《順風送水》嗎?順風佬和送水佬不就是一整晚被困在工廠大廈的升降機內嗎?
少:妳就別擔心嘛,這劇的情節根本就太不真實吧!如果有人被困在升降機一晚,管理員大概要立即失業吧!送水佬竟然無原無故死去,警察竟然親眼讓那個OL 拿走順風佬的貨物,移動現場證物,一切一切也不太合理。
老:(突然) 你們有看過人變成蝴蝶嗎?喝過假死藥嗎?
媽:大叔,你說什麼?是不是熱得有點暈?
老:那麼,為什麼從來沒有人說過《梁祝》與《羅密歐與茱麗葉》太不真實和太不合理?
少:但至少也要在情理之內吧!
媽:(見到有火藥味,轉移話題) 哈哈……說起剛剛那齣戲,我覺得都幾「搞笑」。你們還記得那一幕嗎?順風佬和送水佬合力想拉開升降機門,但一失平衡,便親了一下,真的把我笑翻了!還有還有…… 他們聽見門外有腳步聲,送水佬便扮可憐,一邊扮母親叫,一邊扮嬰兒哭,希望吸引別人來救,哈哈……
少:對,這齣戲喜劇感十足,我覺得與它的人物設定不無關係。一個是粗獷強壯、滿口粗言、滿身紋身的順風佬,一個是膽小瘦弱、無知天真、彷似宅男的送水佬,兩個充滿漫畫感的人物放在升降機這個狹窄的空間內,不看便知道一定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件。這令我想起一套多年前的一套港產片《破壞之王》,故事是關於兩個在現實生活中的失敗者。吳孟達飾演向現實低頭的鬼仔達,周星馳則飾演對愛情充滿憧憬、相信奇蹟的何金銀,他們在因緣際會之下,在武術比賽中得勝,最終抱得美人歸,成功衝破現實的困境。當然,這個故事與《順風送水》的結局卻有天壤之別。
老:這便是荒誕喜劇與娛樂性喜劇的分別。但解釋之前,必先要分清什麼是「搞笑」?什麼是「可笑」?「搞笑」大多是一些由情色、粗言穢語或者是消費角色的不幸所造成的喜劇感,而「可笑」則是透過角色的滑稽來反映社會或生命中的困境與荒謬,笑中有苦。例如差利卓別靈的《城市之光》中,飾演工廠工人的差利,在運輸線上負責扭螺絲,但下班後也繼續保持扭螺絲的扭曲動作,要一段時間後才能回復。短短一個滑稽的動作,已充分控訴現代社會將人類物化的問題。
少:說到底,你覺得《順風送水》好還是不好?
老:沒有好與不好,我只是覺得《順風送水》還是多了點「搞笑」,少了點「可笑」。笑料對於劇作家來說可以說是一種誘惑。它可以吸引觀眾,又可以把嚴肅主題隱藏於當中,讓觀眾易於接受。但這卻是兩刃刀。正如糖果可以使苦藥易於入口,但過多的糖果卻會影響健康。
少:我不認同你這種說法!我覺得《順風送水》以嘻笑怒罵的形式去反映香港的現實,實在是寫得出色。地鐵水貨事件、無良僱主、淘點騙案、骨灰龕問題、書局五人被嫖妓等……一件又一件荒謬絕倫的香港時事,都被寫進劇本之內。作者將這些事件一一諷刺,一一控訴,為我們這班小市民吐盡烏氣!
媽:哎呀,年青人,這次我也不幫你了。你們就是什麼事情也政治化,新聞政治化、娛樂又政治化,現在連舞台劇都政治化,這不是太沉重,太膩了嗎?
少: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誰都避不了,何況這不正是香港的實況嗎?我覺得,升降機就是一個大隱喻,這根本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香港!一開始,順風佬和送水佬合力撕破包着升降機的保鮮紙,破繭而出,這正代表着香港人的掙扎。可惜在掙扎的過程中,遇盡荒謬的事,幻想一一破滅,兩人反觀到自己生存的可悲。最後,順風佬看到送水佬的屍體被保鮮紙緊緊包裹着,對現實徹底失望,於是再一次用保鮮紙包裹着升降機,作繭自縛。這絕望的動作正正暗示出香港無法逃出困境的悲慘命運。
老:也許,你說得對,但是,你又有否反思過,反映社會現實的作品是否一定是好作品?與其只是反映社會現實,我們何不把作品的高度提升至反映生命的現實?以梁特首、以被嫖妓作話題,現在的觀眾可能很有共鳴。但是當十年後,二十年後呢?那時的人又會否對這些事件有感受?相反,一齣反映生命現實的作品,對任何時代的觀眾來說都有同感,因為它不單是寫一時一地的事件,而是寫人類千百年來的共通性,寫人類共同遇上的困境。這就是所謂劇作的生命力!貝克特的《等待果陀》、沙特的《無路可出》可以不斷重演,正正是這個原因。
少:……
老:你不是很喜歡反駁嗎?為什麼不出聲?
少:因為筆者要我們快閉嘴,字數已經無多了。
老:你是說,我們現在也被操控着?
媽:對,無時無刻──角色本就應該被作者操控。
少:那麼,香港呢?
老:也被操控着。
媽:人類呢?
少:同樣如此。是命運,或可稱為神。
老:也許正如《順風送水》所說,只有神才可以把自己定性,人類永遠逃不過被定性的困局。
媽:他人的目光就是地獄。
少:或者,我終於明白送水佬為什麼會死。
老:原因是什麼?
媽:和我們一樣,社運少年、老詩人、廣場大媽……就是沒有自己的名字。
少:筆者覺得我們的想法太消極,勒令要我們大聲朗誦出以下那一首詩,並且要充滿冀望地唸──
老: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媽: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少:但什麼是光明?
老:光明就是希望。
媽:但什麼是希望?
少:希望就是一個繼續生存下去的理由。
                  〈全劇完〉

觀賞場次:
香港話劇團「新戲匠」系列
《順風.送水》
2016年1月24日 3:00pm
上環文娛中心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Int'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Critics (Hong Kong))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Critics, IATC)於1954年成立,為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轄下團體,其宗旨是集合戲劇工作者與評論人,作不同的學術、文化交流。隨著不斷發展,協會關注的範疇亦擴展至各類型的表演藝術、電影與電視以及視覺藝術。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