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曲先定詞先?

本文轉載自四月號(vol 58)《△志》

在不同場合有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你創作歌曲時,是先有詞,先寫旋律,還是先構想和弦呢?」我想每個創作人都有自己的習慣。我自己創作流行曲時大多數是旋律與和弦同時出現,最後才填上demo 歌詞或找其他人填詞。但有時也會曲詞和弦三者一起出現,尤其是在創作重要的樂句時。可能由於廣東話是聲調性語言,即說話也帶有音調,所以歌詞會令人聯想到旋律。舉例,由吳浩康主唱,我作曲的《孩子王》,副歌第一句歌詞是「小孩子」,雖然最後填詞的是林夕,但「小孩子」這三個字在我創作demo詞中已有,而且是詞、音與和弦三者同時想到。在這首歌曲中,「小孩子」的音是mi-sol(低音)-mi,而本身「小孩子」這三個廣東話字的音調可以是mi-sol(低)-mi 或mi-la(低)-mi,如果用其他音的話就不「露字」(表達不到歌詞本身意思或變了其他意思),如用mi-sol(高)-mi 的話就變了「小high子」,mi-re-mi 的話就差不多要變「小蟹子」了。所以當諗到一兩句有趣的廣東話歌詞就差不多可以直接把他變成旋律了(當然好聽與否另作別論)。而這也是廣東歌先詞後曲的難度,因為詞會限制了旋律的進行,這樣創作旋律的難度就大大增加了,除非一字多音,如許冠傑的『鐵塔凌~~雲』,就可以脫離歌詞音調的框框去創作旋律。但現代的廣東歌盛行一字一音,一字多音會顯得古老,所以現在要創作廣東歌要先詞後曲就更困難了。

但當我創作普通話及英文歌的時候,我是較喜歡先詞後曲,或先詞後曲再修詞。因為普通話雖也有音調,但音調上的使用較廣東話自由,先詞後曲不會限死旋律創作,反而可以從文字中獲取靈感。尤其當為合唱團創作普通話歌曲時,一字多音的應用不會顯得過時,所以旋律創作的變化就更大了。而英文這種語文重節奏,先詞後曲雖然對旋律的節奏有一定規限,但在音調上就相對自由了。遇上句式很美很有趣的英文詞,創作旋律時也特別順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Jan 08, 2019

行得快就好世界?──梁基爵《順時針逆行》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
Jan 0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政治劇場

出任比利時NTGent劇院2018/19劇季藝術總監的瑞士導演及作家Milo Rau,在2018年5月為未來的城市劇場擬定「Ghent宣言」...
Dec 31, 2018

【雕文嵐女】時勢造藝術?

在最近的策展講座中,我以“Social Transformation”(中譯:社會轉化/轉型)為主軸,請來四位講者:黃國才、張怡敏、盧樂謙和...
Dec 28, 2018

【創作雜記】飛行的理由——《阿飛正轉》

一舖清唱跟台北人力飛行劇團合作創作和演出的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剛在桃園展演中心完成首演。首演當天正值台灣九合一選舉,除了要選出民意代...
Dec 21, 2018

【仁云亦云】聖誕怎快樂

每逢臨近近十二月,市面上的街道和大小商店換上了林林總總聖誕佈置及大減價促銷等宣傳後,四周看似熱鬧興奮;然而,年末其實總教人唏噓,既難免感慨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