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逃港的視角——《境內景外》

圖:WYNG官方網站

第四屆WYNG大師攝影獎及作品展覽經已完滿結束,其主題「我們是誰」是對香港人尤其重要的課題,大師攝影獎得主蕭偉恒借自己的鏡頭,帶大家一同重返過去,回望一段大逃港的歷史。

用鏡頭進入大眾

六十年代,在香港經濟剛開始起飛的時候,正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不久,經濟困頓,人們生活困難,結果內地公民紛紛偷渡來香港,只為生活好過一點,這現象稱為偷渡潮,而蕭偉恒的父親便是偷渡來港的其中一位。於是他從2013年已開始了探索這段偷渡潮歷史和新移民及其後裔身份的資料搜集,並到了當年偷渡到香港的熱門之地如下白泥、尖鼻咀、梧桐河等地拍攝。後來遇上了WYNG「我們是誰」攝影獎,便一拍即合,也讓他的作品得以走出高貴的藝廊,來到大眾的中央圖書館展覽。

「我曾在藝廊展出這份作品,但不是全套,而藝廊的觀眾都是買家、收藏家,雖然他們也會顧念作品的理念,卻也未必清楚那段歷史背景。於我的作品而言,接觸大眾是很重要的過程,因為我的創作起點暫時而言都是與香港本土的歷史、文化有關,和香港人有關,所以想香港的大眾能看到,讓我的作品可以成為和大眾溝通的渠道。」蕭偉恒解釋。正因如此,WYNG的展覽定於中央圖書館,正好符合他的期望,他也談到籌備展覽期間遇到的一件趣事,「佈置場地那天,有一班佈置場地的師傅,就大約是我爸爸的年紀,佈置好了,看到照片便走過去,那時我還未貼上說明,按理他們不知道我的照片是關於甚麼,但他已經指著照片說:『咦!這不就是深圳嗎?從前我住在這兒,就是從這兒游水來香港囉。』我還沒有說甚麼,他們已經把事情都說出來了。」

逃入.進佔.逃出

蕭偉恒一系列照片的視角都是從幽暗處望向光明處,似乎就是當時的人偷渡時眼中所見的,然而,正在偷渡時應是從水裡向岸上看的,這些照片的影像卻更像是偷渡前望著大海對岸在沉思,想像如何從這處貧窮之地到達對岸的繁華之中,審視自己的決定。蕭偉恒做這研究時,參考了一名深圳記者陳秉安所寫的一本書《大逃港》,書裡記了很多人偷渡來港的故事,有大量人都在偷渡的過程中被槍殺、被鯊魚咬死、浸死、跌死,可是內地的人仍前仆後繼蜂擁來港,彷彿在逃避甚麼比死亡更可怕的洪水猛獸。「他們來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而且會努力,他們知道香港是個好地方,但不會濫用香港的福利制度。」蕭偉恒提到他們其實正是香港獅子山精神的代表人物,香港經濟起飛的果實也有他們的血汗在裡頭。

根據《大逃港》的描述,偷渡潮漸盛,警察受命需嚴格執法,把偷渡來的人全都遣返回去,香港人卻極力維護偷渡者,而至今,當年的偷渡者都在香港落地生根,甚至他們的下一代,也會逢年過節回「鄉」探親。然而現在香港人,尤其是八十後,卻對這些年的新移民和自由行深惡欲絕。「大陸人令人反感的表現是利用香港的福利制度,鑽空子,鑽盡一切香港的儲備、資源。」蕭偉恒解釋,其實我們很多人都會回鄉下探親,大家的上一代都是白手興家,靠的是同一種努力,從來沒有人討厭他們,這就是我們的獅子山精神,甚至獅子山精神就是由他們而來。「但現在的新移民,雖然都是由上面來,但是他們沒有那種所謂的獅子山精神,就只變成了佔便宜的精神,這個反差令我們覺得他們不是香港人,所謂香港,不是種族,而是指那種精神。」或許這不是逃來香港努力建設的新移民,而是要進佔香港的侵略者。

另一方面,從前向來只有內地人不惜一切要來香港生活,到了現在,形勢便大不一樣了,照片中繁華光明的那一邊,竟已成了不少香港人眼中的大陸。蕭偉恒指出,《大逃港》中對偷渡者的描寫,套用於今天也是一樣的,只是身份交換了。「很多年前開始,已經有很多人回內地工作,他們的原因和顧慮都是一樣的,為甚麼你回大陸工作?因為香港無法糊口;有甚麼擔心?怕他包二奶。地點不同了,但情況一樣。」

逃港、逃港,竟由逃到香港變成了逃出香港,如蕭偉恒拍的那段短片,沉浸在幽暗的海中望向光明處,載浮載沉、掙扎著如何前進的,是現在的香港人。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WYNG大師攝影獎為一非牟利的攝影獎,旨在以攝影項目,引發公眾對香港社會不同議題的關注。大師攝影獎每年設立不同主題,希望提升攝影藝術水平之餘,亦能喚起公眾對逼切社會議題的關注,並促進討論。

WYNG大師攝獎每年設立不同主題,2012/13年首屆WYNG大師攝影獎的主題是「貧窮」,其後為「空氣」及「廢/棄」。2015/16年的主題為「我們是誰」

......
藝術類型: 藝術家-影像
蕭偉恒 (Siu Wai Hang)

蕭偉恒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其後於香港中文大學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分別於2016年及2014 年獲得WYNG大師攝影獎及2016年榮獲第二十一屆ifva藝術家新秀獎。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
Jun 05, 2018

【仁云亦云】歷史

剛過去的四月,剛巧有三件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發生,面向不同、性質不同,但同樣值得寫寫。 第一件事,是小弟母校英華書院創校200周年的慶祝活動之一...
Jun 0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3)

俄國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經歷一連串革命後,布爾什維克終於在1917年10月25日上台,由列寧帶領建立了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成為...
May 31, 2018

文字可以是藝術嗎?——愛話:羅伯特印第安納與亞洲

羅伯特印第安納的「LOVE」雕塑,幾乎人人見過,但未必人人知道是藝術品。簡單的 L.O.V.E 四隻英文字母,宣揚大愛精神。訊息直截了當,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