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59)《△志》

創作音樂給別人演奏,有時會遇上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在難度和作品理想上作出平衡。即是,假設腦袋中所呈現的作品是需要對樂手的技巧和音樂理解力要求都很高的時候,而明知演奏者的能力未達到理想中的要求,我是否應該放棄心中理想的效果而去簡化音樂或降低作品的難度呢?

有幾個方案,過程和後果都不同。最容易當然是用作品去遷就演奏者,這樣可以解決即時的問題。作品首演的時候完成度相對較高,也容易得到演奏者和一般觀眾的歡心,但這樣就犧牲了能產生出理想作品的可能性。另一方案是堅持寫出理想的效果而選擇向高難度挑戰,如果演奏者未能花充足時間去練習和理解作品(和作曲者風格),到演出時也不會呈現出心中所想的效果,而且亦有可能受到一些不好心的演奏者在背後咒罵,說你作品寫得不好。而當演奏者這一關都過不了,首演大多數情況都不會好,觀眾也不會喜歡這首作品,樂評也可能會寫差,而辛苦創作的作品的首演可能就變最後演出。

當然,遇到態度良好又勇於接受挑戰的樂手就太好了,如果他們肯花時間去練習和理解作品,就算到最後首演時作品完成度不高,至少也有過中間美好的時光,令演奏者和自己都能從過程中提升。因為有很多現今的演奏/演唱技巧其實都是從高難度作品中產生出來。透過作曲家和演奏家,甚至樂器製造家的努力,有很多以前不敢做的東西和技巧都因而發明出來。有些在以前覺得是超難的東西到現在大家已經習以為常。有時和古典音樂演奏家傾談,我會問他們要花多少時間去學習、練習、參加大師班、聽音樂會,才能將一位作曲家的作品演繹好,比如說貝多芬或巴哈的作品?誰都知道這學習是花上一生都不夠的,你不下苦功研究和練習又怎能把作品演繹得好?新音樂作品的排練一般都不夠充足(當然又不能排除有很多作曲家都很遲交譜),那又怎能期望作品首演就很成功呢?所以,要培養好作品,或作曲家,道路都很漫長,也要有足夠的耐性。要不大家就只創作大眾易理解,演奏者易於演繹的作品。但這些作品不是前人已經寫了很多嗎?又何須新作?所以我的方案就是,盡量想辦法把作品多演幾次,有時甚至是一步步的去發展作品,希望若干年後,心中理想的聲音會實現出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07, 2018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六)

寫到第六篇,基本上樂團中的各個聲部都略略談過了,而管弦樂法畢竟是技術層面的東西,即是要多練習多實際應用才能提升技巧。工具書、樂譜、音樂片段和...
Jan 3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We are the World ?

1984年12月3日零晨兩點左右,印度小鎮博帕爾Bhopal的天空突然籠罩著一層灰白色的煙霧,原來它是因美國化工廠Union Carbide...
Jan 26, 2018

【雕文嵐女】木雕教學,靈修之旅

畢業二十年後,今年九月始在母校教授木雕。以前受課程所限,只能教授以現成物料為主的立體課,碰上木製作也只能做混合接駁結構法。 十二月中,期待已...
Jan 16, 2018

香港國際指揮大賽 得獎者誕生

由香港小交響樂團主辦,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於2018年1月14日 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決賽,由三強爭奪冠、亞、季軍寶座,並即場點算樂團大...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
Dec 28, 2017

【仁云亦云】京都雜談

上月中,和太太帶著快滿兩歲的小女兒一同出遊,聽從不少朋友提議,到日本京都短逛了五天,初踏貴境,有些觀察和感想和大家聊一下。 型格長輩 自從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