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59)《△志》

創作音樂給別人演奏,有時會遇上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在難度和作品理想上作出平衡。即是,假設腦袋中所呈現的作品是需要對樂手的技巧和音樂理解力要求都很高的時候,而明知演奏者的能力未達到理想中的要求,我是否應該放棄心中理想的效果而去簡化音樂或降低作品的難度呢?

有幾個方案,過程和後果都不同。最容易當然是用作品去遷就演奏者,這樣可以解決即時的問題。作品首演的時候完成度相對較高,也容易得到演奏者和一般觀眾的歡心,但這樣就犧牲了能產生出理想作品的可能性。另一方案是堅持寫出理想的效果而選擇向高難度挑戰,如果演奏者未能花充足時間去練習和理解作品(和作曲者風格),到演出時也不會呈現出心中所想的效果,而且亦有可能受到一些不好心的演奏者在背後咒罵,說你作品寫得不好。而當演奏者這一關都過不了,首演大多數情況都不會好,觀眾也不會喜歡這首作品,樂評也可能會寫差,而辛苦創作的作品的首演可能就變最後演出。

當然,遇到態度良好又勇於接受挑戰的樂手就太好了,如果他們肯花時間去練習和理解作品,就算到最後首演時作品完成度不高,至少也有過中間美好的時光,令演奏者和自己都能從過程中提升。因為有很多現今的演奏/演唱技巧其實都是從高難度作品中產生出來。透過作曲家和演奏家,甚至樂器製造家的努力,有很多以前不敢做的東西和技巧都因而發明出來。有些在以前覺得是超難的東西到現在大家已經習以為常。有時和古典音樂演奏家傾談,我會問他們要花多少時間去學習、練習、參加大師班、聽音樂會,才能將一位作曲家的作品演繹好,比如說貝多芬或巴哈的作品?誰都知道這學習是花上一生都不夠的,你不下苦功研究和練習又怎能把作品演繹得好?新音樂作品的排練一般都不夠充足(當然又不能排除有很多作曲家都很遲交譜),那又怎能期望作品首演就很成功呢?所以,要培養好作品,或作曲家,道路都很漫長,也要有足夠的耐性。要不大家就只創作大眾易理解,演奏者易於演繹的作品。但這些作品不是前人已經寫了很多嗎?又何須新作?所以我的方案就是,盡量想辦法把作品多演幾次,有時甚至是一步步的去發展作品,希望若干年後,心中理想的聲音會實現出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
Nov 13, 2017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章

港樂在梵志登的帶領下不斷帶來令人驚喜的音樂會。譬如即將於十一月中舉行的喝彩系列音樂會,其中之一是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鋼琴家魯根斯基帶來的一...
Nov 07, 2017

【仁云亦云】藝術和土地

執筆之時,早晚已見颯颯秋風,雖中午仍感炎熱,然短暫的秋天畢竟來了。「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本是農夫忙碌的收成季節,不過在香港,秋天只是各...
Nov 0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二)

學習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是對外在環境賦予意義的過程,也是建構知識的經歷。 中二學生才十二歲,就讓他們看一套由一位十一歲男孩擔當主角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