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烏托邦生活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59)《△志》

從烏鎮展覽回來已有半個月, 自去年十月起,我在此專欄介紹過此古鎮,也在電台節目裡清談了三集,接下來的幾集都是參展藝術家的個人介紹。在此,我不詳談各藝術家的作品,反正上網搜「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都可以找到圖片。且聽我細數那八天的 「烏托邦生活」。

佈展和開幕期間,我受寵若驚,一場非想像得到的接待從機場開始。從到達到離開上飛機前,都有一個當地的「小天使」照顧著我,為的只是免我迷路,找不到工具等瑣事,提醒飯點,講座時間,走路搭車之時,還順便介紹一些地方特色和故事給我解解惑。落腳在一間有水鄉庭院風格的精品酒店,只有36間房,接待的全是藝術家。房中間的那個圓形大浴缸可不是每人都有時間享受,有位藝術家用來做了個「撲水行為表演」,圖片傳給我們,作為飯後的小玩笑。讓我們住在一起,聽說是主辦者方便我們見面,互相交流。的確,每天早餐都是和其他藝術家輕鬆談天說笑的最好時機。能將藝術家們的休息素質放在第一位的藝術展覽招待,能不感動嗎?午餐和晚餐都會安排在另一間酒店的大飯廳,藝術家、助手、策展人等,都可以隨意自己組合,誰也不打擾誰,因為大家還處於工作狀態。相比起突發的金碧輝煌國宴,我比較享受開幕後在大街上一望無際的火鍋晚宴。那是當地人的新年宴會排場,這次給我們破例享用了。兩邊商戶提早關門,街上遊人好奇地看著。每張桌子只有4對座位。我們隨意找個位子就坐下來,這樣做的組合很新穎,無法避免會認識一些平時不可能主動去握手的人。那晚,我同桌的除了一起去的策展人,還有住在北京的德國傳媒,來採訪的日本記者,來了才認識的旅居香港的台灣藝術行政人,德國藝術館長,韓國藝術人和本地藝術家助手。大家坐在街上,喝多了兩杯,也任性了一點,走來走去,這邊祝酒,那邊合照,過了這晚,也不知何時再見。

無法想像,就是這前後兩天,穿梭在身邊的人,幾乎都是來自各國各地的藝術家、策展人、藝評人、收藏家、藝術館長、畫廊主人、藝術學者、記者等等。我終於明白劉姥姥初入大觀園的大鄉里心情,目不暇接之餘,眼巴巴地看著那些偶像明星就在眼前,郤又似流星般在身邊擦過,不知如何捕捉,一閃即逝。

我也無法想像,開幕前一個星期,住在附近的中老年人才被召集來,將移來的竹子,大樹,灌木,花苗種植在展場旁邊的泥巴裡;不知何處來的年青人在旁邊的舊樓外牆上奉命「塗鴉」粉飾。轉眼間,開幕之時,會區鳥語花香,咖啡座外,已是另一庭院風光,坐滿了潮人。 

明知,這個邀請展是大型旅遊項目中的細節之一,策展人馮博一在策展言中說得直率:「烏鎮與其說是對歷史古鎮真實的勾勒,不如說它在整體上被作為一種恬靜、富足的『家園』想像,而這種想像帶有強烈的烏托邦顏色。」想來,還是讓我像那書生一般,誤入桃花源後離開,只帶走一場似夢的記憶。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Mar 28,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1)

近日「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件巨型畫作《時差》被禁展出,皆因法藉華裔作者胡嘉岷及妻子Marine在這幅大畫中畫了一張空櫈,櫈的設計款...
Mar 21, 2018

【仁云亦云】藝術大爆炸只是密集而已?

二月,一來較少日子,二來農曆新年假期佔去了不少日子,大部份人都會參與不同的親友聚會,所以藝術文化界普遍較少在二月期間舉辦矚目的活動,加上好戲...
Mar 14, 2018

【創作雜記】學樂理有用嗎?

在讀書時期和剛畢業後當過一段時間的樂理導師,主要是教坊間流行的五級和八級樂理,也偶爾教過一些較高階和深入的。在香港,我們說「學樂理」,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