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劇場服裝設計師的 最佳位置——《紅樓.夢三闋》林璟如專訪

文:橙 | 圖:香港舞蹈團 | 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62)《△志》

時裝設計師給人甚麼印象?一個劇場服裝設計師又應該是甚麼形象?香港舞蹈團剛於本月初上演的《紅樓.夢三闋》邀來了台灣首屈一指的劇場服裝設計師林璟如,親自為三位劇場導演裁製出舞蹈的靈魂,更也表現出劇場服裝設計師的靈魂。

聆聽

訪問設計師,問的當然是設計的理念,然而林璟如回答的卻是三位創作人黎海寧、楊雲濤和何應豐的理念。「我工作的整個過程裡面,聆聽跟討論佔據非常多的時間,我試圖理解他們每一個人,要用甚麼方式去詮釋他們即將呈現的作品。」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她總是花很長時間準備,正式裁製衣裳卻用不了很多時間。三位導演中,林璟如很熟悉黎楊二人,要理解他們的理念也較容易。她形容黎海寧的《夢未完》是遙想古時賈府中戲班子未做好扮相的時候來詮釋人生中的真真假假,所以她就立時想到了讓舞者們都帶妝,卻穿著底衣來舞,就如戲班子上台前的後台狀況;楊雲濤的《白》則是以《紅樓夢》的終語「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化為一段自身的內心獨白,林璟如從中看到楊對自己過去的省思和對將來的憧憬——站在人到中年的人生轉捩點上一時找不到答案,所以他還在轉,於是林璟如為他造的是一襲大得能把楊雲濤自己捲起來的裙子,要不被裙子淹沒,他就得十分努力。她一邊談到這些理解時,都流露出一份對老朋友的認識,舞衣也寄托了她對朋友的勉勵和信心。

何應豐則是林認為頗具挑戰性的合作伙伴,她從未接觸過何應豐,連日多番討論之下讓她明白了何導的想法,了解到借古諷今的《假語村內一塊石頭》,包含了很多警世的訊息和未來的不確定,以賈雨村、甄士隱(假語存、真事隱)兩個角色談今天的各樣真真假假、權力、物慾等話題,連演員都要剝離自我的外在,探討自己的內在。當中的未知與不確定,讓她和何應豐商定了要用純灰色的舞衣。

林璟如坦言這一切都沒有太多自己的主觀想法。「這也是我做了39年服裝設計師、那麼長時間以後的一個特質。」林強調一個劇場服裝設計師的角色,便是配合導演的想法,不喧賓奪主,因劇場中最大的是導演。

堅持的重點

然而,林璟如還是有她個人的堅持:「但是如果你說我全部聽編舞來告訴我要甚麼服裝嗎?絕對不是!我絕不允許他們告訴我要弄甚麼服裝。」她強調劇場服裝設計是一門專業,「我以我的專業來協助編舞、導演讓每一件衣服都成為這個角色必須要有的東西,幫助觀眾能快速地進入角色裡面,就是演員一亮相,觀眾就知他是甚麼身份。」林璟如是願意配合的,但她更是十分有個性、堅持的人,只是堅持的不是自己的好惡,卻是為了更好表現導演的理念,而這種不妥協的性格,是來自與台灣「雲門舞集」創辦人、藝術總監林懷民的合作。林懷民要求極高是眾所周知,林璟如回想第一次與他合作,是雲門的《紅樓夢》,她要造一條白色的細腰帶,而就是白色,林懷民都有意見。「米白、月白,要怎麼樣的白,看一屋子裡的白,椅子、牆壁,全都不一樣,他一個一個教我,一個一個換,他說你必須要去試,你才知道哪一個紅配哪一個白才是甚麼樣的感覺。」現在的她笑著說當年是怎樣一邊咒罵一邊說著以後都不要跟林懷民合作,卻不知不覺和林懷民合作了32年,現在雲門的服飾她做起來得心應手,她說是因為合作久了培養出默契,其實也是她早已變得手巧心更靈了。她造作品一絲不苟,買不合意的就自己做,沒有甚麼顏色的布她染不了,沒有甚麼道具不能做,燈光、佈景她全都有所涉獵,然而即使和雲門合作得那麼好,她竟感到不滿意,只因她不滿足於單單符合對方的要求,更希望自己不斷突破,和對方互有衝擊、啟發。

尊重

談到與雲門的合作,不免要提到雲門獲獎無數的《水月》,她的學生曾問她,就這麼一條白褲子,怎麼敢收那麼貴的設計費用,她只反問一句:「你這個問題不應該問我,你應該去問林懷民先生,林璟如就丟給你這麼一條白褲子,你為甚麼要付她那麼貴的設計費。」她又談到甚麼才是最珍貴的東西,她說年輕人總生怕別人看不出自己的設計才華,但其實藝術反而是以最簡單的東西直搗核心。「《水月》那麼大的口號『鏡花水月總是空』,那條白褲子我多給一點東西我都覺得丟人。」說到底,林璟如看清了劇場服裝設計師的核心,不是自己的設計,尊重導演作品的靈魂才是最重要的事。「不管是工作過程或是人生,我把持很重要的原則,就是尊重,如果跟我合作的人我都能尊重他,我自然會在裡面找到一條自己該走的路。」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設計師-服裝
林璟如 (Lin Ching-ju)

台灣劇場界最資深的服裝設計師,目前擔任風之舞形舞團服裝顧問、工寮企業社負責人。多年來合作對象遍及國內外各知名團體,參與演出設計作品超過兩百齣。作品廣泛包括傳統戲劇、現代戲劇、現代舞蹈、古典芭蕾、歌劇、兒童劇、偶劇、音樂等多重類型,橫跨東方到西方,傳統到現代,其作品以大膽將傳統服裝元素融入當代設計見稱。

......
何應豐 (Ho Ying Fung)

表演藝術、教育及文化工作者,美國侯斯頓大學戲劇系文學士及藝術碩士, 從事藝術工作三十多年。 1993 年與鄧樹榮聯合創辦 「剛劇場」,開香港獨立專業藝團先河。1996 年創立「瘋祭舞臺」,建立獨特的藝術風格。2011 年改名為「何必。館」,進一步藉藝術作文化橋樑,進行多邊多角度文化工作。何氏亦在過去10 年,以「表演藝術用於社群」為課題進行學術研究,並獲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頒發哲學博士學位。現仍堅持以獨立創作人身份,從事演藝探索、培訓、文化教育及藝術用於社會等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