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香夭》演後談(二)

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63)《△志》

上期跟大家分享了我與合唱指揮兼樂評人朱振威討論《香夭》的主題、音效運用以及其音樂風格。今期繼續分享我們對作品的結構與及歌詞的討論。

伍:伍卓賢
朱:朱振威 

朱:《香夭》這部作品裡面蘊含了不同的音樂風格,以「香港」本身為題材的作品帶著強烈混雜性(hybridity)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因為香港就是一個混雜的社會,海納百川卻又提煉出獨特個性。
伍:的確,這部作品中,如何運用不同風格的創作技巧而又達到強烈統一性正是精髓所在。因為我想像的是一部完整的安魂曲,而不是由一首首獨立的歌曲組成的音樂劇場。完整性是極為重要的。

朱:真的,整部作品背後的邏輯很明顯是音樂式而不是戲劇式!除了很抽象的主旨「香港死了,大家都在悼念懷勉」,嚴格來說是沒有具體情節,甚至抽掉〈嗰斗零呢〉與〈針唔拮到肉〉的獨白也不影響作品完整性。對我而言,《香夭》的佈局根本是音樂上的典型arch form--〈再見〉是引子,然後由混沌的〈花落〉正式開始,情緒一直累積到〈吶喊〉爆發,抒情的〈萬里花開〉作為間奏成為全曲的中心點,隨後〈審判〉立即帶來另一次爆發,情緒卻慢慢退下來,到最後搖籃曲似的〈安魂曲〉來個虛假的結局,你跟Yuri及Patrick出來全體「三鞠躬」,才全體哼著〈花開〉也就是無詞版的〈萬里花開〉,列隊離場。而戲劇元素如兩段獨白以及最後的「鞠躬與離場」只是作為表現形式加諸音樂之上。
伍:對,從一開始我已是從音樂的曲式去構思,完全不是戲劇的思維。

朱:歌詞應是《香夭》的焦點吧?三首周耀輝作品都是先曲後詞,你在旋律創作上可算是絕對自由,成品也是一如你其他流行作品悅耳動聽。但令我更好奇的是其他樂章。之前提到不少段落都帶有強烈的微模風格,而有此風格的樂章正是用了粵語字詞作歌詞的樂章:〈再見〉的「再見」、〈慢慢〉的「慢慢再慢慢」、〈吶喊〉的「一步一步」,出來的旋律都是短小而細碎,似乎是粵語的緣故不得不靠反覆作為發展手段?
伍:除了三首周耀輝的詞以外,其他零碎歌詞都是我創作的,也就是說詞和音樂同步創作,才出現了你說的效果。例如〈再見〉,幾乎沒有第二個詞語可以選,所以說難度極高,因為這樣情況下所能應用的旋律概念會跟平時有所不同。這也引發我在〈安息〉嘗試創造一種沒有實際內容的歌詞,只憑音韻造一些詞出來,好像是天使用他的語言安慰逝者般。同時也是因為粵語發音在西方合唱模式中受限制,當我想用到這種藝術表達方式又不想用外語的時候,只能想其他辦法來達成這種效果,結果就想到自創語言。

朱:你提到〈安息〉,我聽的時候真的給那完全陌生的語言嚇了一跳。整體來說,我感到音樂的佈局是從緊張到最後得到解決,一來這本是傳統西方音樂美學觀(「張力-解決」),二來也是服膺西方安魂曲(來自教會安魂彌撒)「願死者安息」的本意;但你的標題,卻是以〈花落〉為始而〈花開〉作結,音樂上的氛圍是從渾沌到澄明,這是否反映你對香港還有希望?
伍:這個嘛......就讓觀眾看完作品各自領會吧!

(二之二,全文完)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指揮家, 樂評人
朱振威 (Leon Chu)

合唱指揮、藝評人。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音樂總監兼指揮,與朱耀偉及陳英凱合著有《文化研究 60 詞》。

......
藝術類型: 作詞人
周耀輝 (Chow Yiu Fai)

畢業於香港大學英國文學及比較文學系,後於阿姆斯特丹大學取得傳理研究學院博士學位。1989年發表第一首詞作〈愛在瘟疫蔓延時〉,從此踏足詞壇,於兩岸三地發表逾千首詞作,曾多次獲獎。除歌詞書寫以外,亦出版文集《突然十年便過去》、《假如我們甚麼都不怕》、《紙上染了藍》及創意練習《7749》。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
Nov 13, 2017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章

港樂在梵志登的帶領下不斷帶來令人驚喜的音樂會。譬如即將於十一月中舉行的喝彩系列音樂會,其中之一是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鋼琴家魯根斯基帶來的一...
Nov 07, 2017

【仁云亦云】藝術和土地

執筆之時,早晚已見颯颯秋風,雖中午仍感炎熱,然短暫的秋天畢竟來了。「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本是農夫忙碌的收成季節,不過在香港,秋天只是各...
Nov 0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二)

學習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是對外在環境賦予意義的過程,也是建構知識的經歷。 中二學生才十二歲,就讓他們看一套由一位十一歲男孩擔當主角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