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誰在代表文化界?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64)《△志》

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又事過境遷了,當選的結果早已塵埃落定,得出的問號卻是一大籮,先有不同媒體拍攝到一如上屆的情況,一車車老人被遙控投指定的建制派人士, 又有市民欲投票時被告知已有其投了票的記錄;還有記者細心地從各票站公開的資料中,發現不少票站總投票人數和票站總票數不相符,種種不合理的狀況,不但叫我們無法信任選舉的公平公正,相關部門至今(執筆之時)仍沒任何回應,更使大眾對政府失望。當然,不合理但毫無寸進的功能界別選舉制度,更為令人憤恨,也直接反映出政府的立法機關與人民的鴻溝是何等巨大、對立面的矛盾是如何兩極。

霍震霆和馬逢國?XYZ#*%

畢竟這是本藝術雜誌,不是報章的政治評論專欄,上述頭幾種有關選舉的懷疑個案可以暫不在此談論,但有關功能界別的荒謬制度,和當選者的無能,便值得在這專欄內談談了。當然,談的對象是被無理硬綑綁在一起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

先說霍震霆,由一九九八年當選至二零一二年(其中兩屆是零票自動當選),長達十四年任期當中,他連續五年並無在議會內提出任何動議和修正案;零六零七年度缺席率近五成,擺明混飯食亦無人能動其分毫之原因,當然是身份特殊,中共恩人霍英東之子嘛。在二零一二年立法會內正式當上赫赫有名的四大懶蟲之首,竟還可先後拿到特區銀紫荊星章和金紫荊星章,如此垃圾能代表業界十四年,市民除了能用盡所有懂得的粗口來辱罵一番外,基本上整整四個界別都對其無可奈何……

因為在畸形的功能界別選民資格下,體育和文化界只有團體票,沒個人票,文化界更要曾得到政府資助,或指定團體,才可登記做選民。結果,傳媒踢爆親建制的文化組織有多達百多個屬會,十幾個屬會竟然共用一個地址都得!早已無運作的殭屍組織仍繼續有票投,甚至只要舉辦過羽毛球活動的機構就可申請加入羽毛球總會旗下屬會,所以連染料公司都可在體育界別投票。反而曾代表香港參與海外展覽或表演的藝術家、本地著名填詞人、業內資深前輩通通不屬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選民,甚至上屆參選這界別的藝術家周俊輝亦只能和二百幾位藝術家共同手執一張團體票而已,試問當選者怎能具有實質代表性?上屆當選的馬逢國,先漠視業界對政府就免費電視台發牌一事的追究聲音,又發表不要「港產片」,擁抱「合拍片」的言論,在當流行音樂界殿堂前輩顧嘉輝先生已過身(當時人家還快將舉行演唱會!),而這廝今屆繼續受惠於千瘡百孔的制度下,獲得足夠票數連任!界別真正的需要和聲音都不能有效地上達,更遑論在議會內進行有建設性的商議了,這樣不知所謂的情況,我們還要忍受幾多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周俊輝 (Chow Chun Fai)

周俊輝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先後取得藝術學士及藝術碩士。近期曾參與展覽包括意大利威尼斯雙年展軍械庫的“威尼斯集合點” (2015)、香港文化博物館的 “時間遊人” (2015)、利物浦雙年展(2012 )。周氏的作品為德意志銀行藏品、香港文化博物館、香港藝術館、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及瑞士希克藏品所收藏。周氏現於香港居住及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
Dec 28, 2017

【仁云亦云】京都雜談

上月中,和太太帶著快滿兩歲的小女兒一同出遊,聽從不少朋友提議,到日本京都短逛了五天,初踏貴境,有些觀察和感想和大家聊一下。 型格長輩 自從A...
Dec 21,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五)

不經不覺寫到第五篇,還有彈撥樂組未講。有很多中樂人都說過,因為西方樂團沒有彈撥樂器,所以寫中樂時可以寫多一點彈撥樂來突顯中樂的特色。其實早如...
Dec 18, 2017

【太陽下的吞吐】11.11

十一月十一日為阿里巴巴天貓「雙十一」全球狂歡節。這日,中國和世界各地大城市瘋狂購物,無論是否真的有需要,因爲夠平,就買。結果,一日內累計商品...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
Dec 01, 2017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